大殓之后便要将棺椁抬出,童话垂着头跟在最后面。

  独孤寂看到行过去的“引魂幡”,不顾周围王孙公子、后宫嫔妃看着,就笑着对帝拂歌道:“听闻国师乃玉镜君之关门弟子,这贤妃娘娘都要下葬了,怎么不见我们的国师大人使使本事,给贤妃昭雪啊?”

  这句话恰好被路过的童话听见,她心头一跳,这是在讽刺他尚且未能将来龙去脉查清,徒有其表么?

  她下意识看向帝拂歌。后者十分冷然地回击过去:“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生在世逃不过命理,贤妃娘娘何时能够昭雪,亦有天数。王爷若是有那个心力的话,倒不如多花花时间,看看是否能多为皇上解忧。”

  听言,独孤寂一口气憋在胸口,面色涨得通红。

  酷B匠7C网正b版Q首vd发

  谁人不知道,晋王殿下进来屡屡惹得皇上不快,帝拂歌这是当着众人的面打了他的脸。

  童话忍住笑意,敛着面上表情快速走过。

  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独孤寂耳尖地博捉到周围人脸上强忍住的笑意,怒瞪。

  帝拂歌冷冷地斜他一眼,甩袖转身便走。

  齐山于京城西郊两百里外,沿路搭着祭棚。

  到齐山时已是车马俱疲,帝拂歌主持完入葬仪式后,留下任命的几名宫女太监守陵,其余人复又回到宫中。

  一天下来,童话几乎没有休息的机会。回到水吟宫时,已是掌灯时分。才坐下没多久,张盛德便敲开了她的房门:“姑娘,请姑娘到净庭阁。”

  净庭阁?李修容的寝宫!

  她打起精神来,简单收拾了会儿,欲言又止地问道:“劳烦公公,那个……柳月……”

  张盛德笑了笑:“柳月也跟着姑娘。”

  童话咧嘴:“谢谢公公了!”

  在去净庭阁的路上她被告知,自己现在是李修容的贴身丫鬟,也不知道帝拂歌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做到的,总之,她对现在的结果很是满意。

  到净庭阁之后,简单见过李温华。行过礼之后便服侍她睡下,自己则是睡在李修容屋子外的耳房里。

  临睡前感叹李温华性子挺温和的,人如其名。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自是一夜无话。

  *子夜,承乾宫灯火通明。

  独孤鸿拓将批示好的奏折扔在一边,手肘撑在桌上,疲惫地单手揉着鼻梁。“苏盛,苏盛?”

  苏盛闻言,快步小跑进来:“皇上有何吩咐?”

  “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皇上,已经子时了。皇上,您批了很久的奏折了,该歇息了,保重龙体呀!”

  独孤鸿拓摆摆手:“朕没事。”

  殿内的纱窗尚未关严,风吹过时,殿内的灯火明明灭灭。苏盛一惊:“皇上恕罪,奴才这就把窗子关好。”说着便要去关上。

  独孤鸿拓眯了眯眼,开口叫住他:“不用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朕再叫你。”

  苏盛愣了愣,最终将步子收回来,低低地回了一声“喏”便退了下去。

  大殿门关上后,独孤鸿拓沉声对着空气低喊:“出来。”

  不多时,梁上跃下一个黑影,单膝跪在了地上:“皇上。”

  独孤鸿拓阁下笔,冷声问:“何事?”

  左英犹豫了片刻,最终将怀里的东西呈了上去:“李修容虽已入宫,但背地里还是与太子殿下纠缠不清、私相授受。这是前几日太子与她私会时亲手交给她的,说……说是……”

  独孤鸿拓看着手里紧握着的玉牌,面色一沉,大喝:“说了什么?、给朕交代清楚!”

  左英大惊,整个人伏在地上:“太子说,不会让她等太久。”

  “砰!”独孤鸿拓拍案而起,“放肆!太子这是等不及要当皇帝了!很好!很好!”他一时气极,不停地在殿内来回踱步。看到左英整个人都要趴在地上了,心里更是来气,当下踹了他一脚,恨然道:“你还在这儿做什么?还有何事?”

  “属下当时还看见了……看见了国师派进宫的女子,和逍遥王在一起。那日他们也在净庭阁,想必已经知道了这事。”

  独孤鸿拓片刻后冷静下来,又听见左英这么说,眉头皱了起来,压着声音问:“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属下不知。按照皇上的吩咐,属下一直紧盯着净庭阁的动静,实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一起到净庭阁的。”他抬头瞧了瞧独孤鸿拓的脸色,吞吞吐吐,“要不属下派人把她……”

  她自然指的是童话。

  独孤鸿拓打断他,理顺了思绪道:“不行。那小妮子是帝拂歌身边的人,动了她,帝拂歌会不知道是朕下的手?其次,那女子身手未必就差,朕可不相信帝拂歌身边会留无用之人。再说,要动手现在还不是时候。”

  “是,属下明白了。”左英末了又问,“那么,皇上打算如何处置?”

  独孤鸿拓冷笑一声,狠狠地将手里的玉牌往地上一砸,瞬间便支离破碎:“此等丢我皇家脸面之事不可声张,李温华是断断不能留了……太子也是时候该吃个教训了。”他重新坐回龙椅上,气定神闲地拿起笔,好似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淡然说道:“李修容因为争风吃醋,当众顶撞贤妃,从此心怀怨怼,并且蓄意下毒谋害,罪无可恕。”

  左英立刻领悟,拱手道:“属下明白!”

  接着一个闪身便不见了人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