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暗潮

  第二天一早,童话还是按照帝拂歌所说的,装出一副暗查的模样,向水吟宫上上下下的宫女太监打听贤妃的事情,平时是否与人结怨等,一边心里又止不住烦躁,这种一举一动都在他人视线的样子真让人讨厌!

  “贤妃娘娘是这皇宫里最好的主子了呜呜呜呜……从来也不打骂下人,有时若是得了皇上多看两眼还有赏,可偏的娘娘就这么去了……”

  每问一个人都是一样的回答,童话听得不免有些心烦意乱。她捅了捅身旁的柳月,问:“贤妃在宫里风评怎么样?”

  柳月歪头思考了会儿,道:“基本上和他们说的差不多,没什么区别。”她顿了一顿,又道,“姑娘您现在是以宫女的身份在查案,不妨以身份之便去其他妃子宫里探探。”

  童话点点头:“嗯,这个可以。欸,对了,你知道宫里哪位娘娘和贤妃不对头么?关系稍微不好的也说说。”

  “仔细说来,宫里的主子哪个不是看起来和和气气的,背地里使阴招的不知道有多少。皇帝陛下只有一个人,而后宫却有那么多妃子。就拿咱们水吟宫附近的几个主子说吧。近的有户部尚书的千金——惠昭仪,还有婉昭仪、史昭媛等,远了也有方、离两位修仪,李修容、钟修容,美人、才人更是不计其数,都是不好惹的。”她沉吟一声,思索了片刻后说,“唔,里边斗得最厉害的应该是惠昭仪和婉昭仪了,经常吵得连皇上也头疼。贤妃娘娘素来和人相处都是淡淡的,但是……”

  “没事儿,想到什么你就说吧,我来担着。”再不行还有帝拂歌那货呢!

  “奴婢记得有一次,贤妃娘娘对惠昭仪争宠的手段颇有微词,不知道……”柳月看着童话欲言又止,童话让她说下去,她却再不肯多说一个字了。

  她顿觉无趣,耸耸肩作罢。而后又对柳月说她要自己去惠昭仪那儿探探消息,告诉她不必跟着去了。

  柳月目送她出了水吟宫,暗自松了口气。

  确认她不会再打道回府之后,柳月趁着没人注意,悄悄往角门里出去了。确定周围无人之后才放心往后边御花园的方向去。

  水吟宫的贤妃死得突然,谁也没有想到,一时间宫女太监都在忙着水吟宫里的一应事宜,各宫的主子面上伤心难过,暗地里却都作壁上观,看着好戏,因而柳月一路上畅通无阻。

  她行至假山后面,伸手用力一推,眼前就突然出现一条暗道。

  她走进去,单膝跪地。举手投足间的神态,已不是面对童话时的“柳月”。她敬畏地拱手而道:“属下参见主子。”

  *惠昭仪所在的芙蓉堂离水吟宫不远,走几步便到。

  不知是否受了贤妃之死的影响,芙蓉堂显得有些冷清。童话避开人群,仔细打量着芙蓉堂的陈设,心想惠昭仪因该是倍受皇恩,里边用度竟一丝一毫不比贤妃宫里的差!

  正想着,前方拐角突然传来说声,童话心下一凛,翻身跃上房梁。

  “……娘娘不必灰心,这个月皇上统共才来后宫四次,有两次来看您,一次去了太后宫里,那婉昭仪也不过才分得了一夜的恩宠……”穿着华服的女子,应该就是惠昭仪了。至于旁边那个,狗腿的模样让童话不进有些鄙夷——看样子是惠昭仪贴身的宫女,八九不离十。

  “本宫倒还不把她放在眼里,也不看看她自己是个什么出身!一介府尹家的女子,还敢和本宫争!本宫现在比较在意的,是水吟宫突然去了的那位。现在朝廷越来越不平静,本宫想,这事儿来得太过突然,处处都透着蹊跷,说不准和前朝有关系。回头给府里捎个消息,让父亲多多注意。”

  “是,娘娘。”

  ……

  童话等到惠昭仪走远了才从房梁上下来,盯着她远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看来这惠昭仪也不是傻的,懂大局又知道分寸。

  若是个男人,指不定会是翻手云覆手雨厉害人物,可惜了,生错了性别,这辈子大概只能在这皇宫里孤独终老了。

  男子转过身,双手负在身后,俊美的面容挂上一丝笑:“起来吧。查探到什么了?”

  柳月:“回太子殿下,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她的注意转到惠昭仪的身上,现在估计正在芙蓉堂里。只是……”

  ☆酷匠网正p◎版首发

  太子孤独锦看她一眼,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属下不明白,按理说贤妃的事情应当交由宗人府或大理寺处理,怎么皇上会让国师插手?”说罢,柳月抬头望着独孤锦,等待他的回答。

  独孤锦沉吟了片刻,道:“朝廷之中,除了八弟与世无争之外,哪一个不是对皇位有想法的?三弟五弟表面上对本宫和和气气,背地里则是勾结朝中大臣,其党羽之多,纵使父皇再相信每一位朝中重臣都有一颗忠心,但始终也会有疑心。

  “帝拂歌是朝廷内特别且唯一的存在,不结党营私,又心高气傲,能力出众,还是德高望重的庭龟山玉镜君的关门弟子,这些,足够让他得到父皇信任,并且将贤妃之案全权交由他处置。

  “贤妃背后是三弟,父皇这么做,想必有他的考量。”

  “可是属下看国师派来的人……”柳月的脑海里浮现了那张笑起来毫无心机的脸,实在想不出那女子有什么特别的,“并不像是什么很厉害的人物……”

  闻言,独孤锦冷哼一声:“帝拂歌这人深不可测,他身边的人又岂是平庸之辈?柳月啊,你眼光也太过浅显了。”

  柳月连忙垂首认错:“太子殿下教训的是!是属下思虑不周。”

  独孤锦不耐烦似的摆摆手:“罢了罢了,你好好给本宫把人盯着。本宫倒是要看看,她究竟能从惠昭仪那里探出些什么东西来。记着,别露出了马脚!”

  “是!”

  *童话从芙蓉堂回来时,前脚才踏进水吟宫的大门,后脚便听见一道尖细的嗓音在高声喊道:“国师大人到——”

  吓得她迅速闪身到门的一旁跪下,脑袋压得低低的。

  耳边是纷乱而嘈杂的脚步声,水吟宫内所有的宫女太监都已跪下,一时间安静得不像话。她心里暗骂道:该死的,姐姐我这辈子头一次跪人,就这么送给你了!帝神经病!

  她敛了敛心神,双脚不舒服地动了动,眼前就突然停住了一双白色锦鞋,以及纹云边的锦袍一角。

  帝拂歌侧眼瞧了一眼低伏在地上的童话,接着沉声道:“引本座进去吧。”

  张盛德脸上堆起笑容,忙不迭道:“是是,国师这边请。”

  童话:“……”

  帝拂歌今日穿着与平常不同。银白色的锦袍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住,颀长的身形在众多人当中尤为突出。加上他周身萦绕着的清冷气质,让人忍不住往他的方向看过去,却又不敢直视。

  童话在人群中搜寻了一遍,终于在小角落里找到了柳月。

  她悄悄挪到柳月身边,道:“国师今日怎么突然来了?”

  后者则是以惊诧的眼神望她,眼神似乎在说,“你是国师的人你不知道?”

  童话眨眨眼,表示不解。柳月轻叹一声,小小声地告诉她:“听说国师是奉了皇上的口谕,来送贤妃娘娘最后一程的。”

  “哦~”她了然状点点头,转过头看他时,映入眼底的是他冷然的侧脸。心下暗叹了声:美则美矣,奈何美人心冷若冰霜啊!可惜了!

  “姑娘你真幸福欸,天天能够陪在国师身边……国师啊,长得真好看……”

  童话:“……”美人有毒啊,姑娘你可要考虑清楚。⊙﹏⊙帝拂歌按着规矩给贤妃上了柱香,接着她看见他从绣袋里掏出了圆形铜盘,倾身放在了贤妃棺椁前的香案上。

  童话见着心里一惊,思绪瞬间乱了。

  柳月发现她不对劲,叫了几声也不见回应,于是壮着胆子用手肘推了推她。童话心神不定,险些被推倒,经过柳月这么一吓倒是回过神来。双眼再往那铜盘方向看时,发现并不是摇光。

  虽说造型类似,但她知道那不是摇光。摇光中心呈圆状的字体,刻着的正是古代的铭文——摇光。当时看着没察觉出什么,但事后仔细一琢磨,发现有那么些相似。

  不过……帝拂歌怎么会有这东西?

  童话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来,侧过脸给了柳月一个安心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帝拂歌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但是回头一定要好好跟他探探关于这铜盘内的玄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