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尚且没明白,领子就被人一把抓起来。一个晃神之间双脚就落了地。

  马车所有的木质结构都已损坏,残缺不全地躺在地上,车帘子也被撕毁成烂布,上面还沾上了些许泥土。总的来说,就是惨不忍睹。

  车帘子与木块的质感,稍稍一摸就能感受出来——不便宜啊!

  童话只得认命。

  正欲回头时,耳边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没钱可以做劳工抵债,总会有还完的一天。”

  说话的语气太过欠扁!

  童话咬牙:“……哦。”

  三千多两银子,要什么时候才能还完啊!

  “等一下!劳工抵债总要有个期限吧?”

  帝拂歌用眼神示意,青玄立马拿出一张纸。

  黑色的墨迹在纸上铺开,字体行云流水。童话勉强看懂了上面的繁体字,在看到时间时睁大了眼睛,语气中不可思议:“五年!”

  对方云淡风轻地甩甩袖子,头也不回地说:“做得好的话,酌情减免。青玄,看着她签字画押。”

  青玄对着帝拂歌的背影恭敬地应答:“是!”

  童话:(╯‵□′)╯︵┻━┻*芒山位于夏、梁、大楚三国交界,山高千百尺,常年被云雾包围,听闻山中常有现任居住在此,但不知是真是假。终年苍郁的树木宛如钢铁般屹立不倒,巨人一样令人敬畏。峡谷间流淌出淡淡的碧色,乍看之下好似上等翠玉。空气中厚重的湿气钻入呼吸,胸腔受到强烈洗礼,瞬间变得神清气爽。

  林间偶有清风拂过,如果不是经过长途跋涉,那倒是件乐事。

  “你还想磨蹭到什么时候?”帝拂歌停下来,回身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抬眸吩咐青玄,“青玄,把她拉起来。”

  童话闻言,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不服气地将青玄的手甩开:“大爷我自己会走!”接着双手提起碍事的裙摆,一步一步地朝帝拂歌的方向走过去,擦肩而过时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后作对似的先他一步往前走。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后面在说:“是这边。”

  童话:“……”王八蛋帝拂歌!

  芒山极其陡峭,到达目的地时已接近傍晚时分。

  橘红色的光渐将天边的云霞染得通红,炫目的光芒落在前方佝偻的白色身躯上,银白的发丝变了颜色。老人在听到声响后直起腰望过来,看到来人时眼睛笑弯了:“哟,来了啊。”

  *童话头一次在深夜中的山野吃饭,紧靠着悬崖峭壁,以及面前瀑布扑面而来的的淡淡水汽。明明不久前她还在和大哥讨价还价,从他手里拿过摇光,这会儿却在异世界里和素不相识的人对饮。而将她带来这里的“嫌疑人”——摇光,却已不知去向。

  提到摇光她就想起她的祖父曾和她说过,童家当年还未隐退时,就是凭借那一块小小的摇光,击退了十方妖魔,成为名噪一时的驱魔一族。但是好景不长,也不知是谁先放出的谣言,说童家人与妖魔鬼怪勾结,答应了某些无耻条件才能使邪魔远离人间。流言蜚语总是令人畏惧的。童家先租只能由掌控摇光的族人隐退,从此不再有人使用过它。

  “与摇光有类似能力的,并不只这一块。当年先辈们也是一时机遇而得,至于其他的,连你爷爷我都不知道现在何处。”

  “它们也都叫摇光么?”她问。

  “这个我怎知道?小童话若想弄个明白,那就要靠你自己的本事了。”

  她依稀记得年幼时祖父曾这样与她说过,那张慈祥的笑脸,今生不知道是否还能够见到。

  HY更"新最…h快=上酷匠网

  她面前的老人看起来很健谈,一直在找话题和她聊天:“帝拂歌很不讲理吧?”

  原本以为住在这里的,不是仙人,好歹也该是隐世高人。高人确实是高人,只是好像性格有点奇怪……听青玄说还是现今六国争相寻求的大家,为了躲避尘世纷扰才找了个这一般人上不来的高山避世。

  满腹诗书的老爷爷——她是这么以为的,她嘴里咬着小糕点,差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噎住,急忙接过对方给她拿的水,喝过之后抬眸便看见老人笑得一脸慈祥(?),她莫名有点心虚:“还、还好吧……”悄悄往帝拂歌的方向看一眼——嗯,还好他没有听见~璇玑子笑了笑,凑过去笑声说道:“没关系,他听不见。你说实话吧。”

  “!”这是不怀好意的表情对吧!

  鬼使神差地,童话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帝拂歌的方向,确定他不会注意这里的之后,便将脑袋凑上前:“岂止是不讲理啊!他那是高傲臭屁自恋目中无人神经病!一天到晚摆着个面瘫脸,又不说话,好像自己很厉害的样子!╭(╯^╰)╮我只是欠他钱啊,又不是他杀父仇人夺妻小人!”

  璇玑子直接被她逗乐了,抚着长长的胡须笑起来,吓得童话忙要捂住他的嘴:“喂喂喂,你笑这么大声会被听见的啦!”话一出口,她一想,觉得不太对,“不对啊,大爷我说的是实话,干嘛怕他听见!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璇玑子笑够了才停下来,正色道:“人啊,不会没来由地变得寡淡,都有一段难以启齿的过往……你以后会明白的。”

  “……”这和她没多大关系吧……左右她低完债就走了,他怎么样又与她不甚相干……

  识相的,她没有把后面那句话说出来,闷头吃着东西。

  山中的时间似乎过得十分漫长,吃完饭后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于是便趁着帝拂歌与璇玑子说话的时间绕着小径四处走走。

  林间的风凉得沁人心脾,借着月光看过去,风吹来的方向是泛着光的河。

  仔细回想穿越那天晚上的细节,她始终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促成了穿越?

  好像变故是从扔出摇光开始的……可是醒来之时就没有看见摇光啊……不对,按照帝拂歌说话的,她掉下来的地方应该不是那间房间,而是在另一个地方。并且当时他还把她带了回去……

  卧槽!不会是帝拂歌拿走的吧?

  旋即又摇摇头,否定了方才的假设。依照帝拂歌臭屁又高傲的性格,应该不屑于拿她的东西,即使看见了应该也会告诉她……

  那么……摇光在哪儿呢?又落在何人手里?她不知道若是被有心人拿去了会怎么样,不过,和她一样有能够使用它的特殊能力的人并不多,即便被普通人拿到了,应该也构不成什么危险。

  思及此,童话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当时就不那么冲动地把摇光扔出去了。唉,要不然现在也不会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这是玉衡。”璇玑子把一个雕有花纹的棕色木盒递过去,坐回椅子上,“照你说来,那个丫头,便是摇光了?摇光破空,玄墨归位……但愿真的能够归位。”

  盒子被打开,里边的铜盘也暴露于空气中,空气中仿佛涌动着一股奇怪的气流,在两块铜盘之间形成了无形的联系。

  “归不了位我也要让它归位。”帝拂歌将两块铜盘收起来,垂着的墨色瞳仁里似有暗潮汹涌。

  *三人在芒山逗留了几日便启程归去,璇玑子也不多做挽留,将人送到山脚便回去了。

  童话依依不舍地一直朝身后的芒山挥手,帝拂歌淡淡地看着,道:“都走远了。”

  童话回过头,看见他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就来气:“大爷我乐意!你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是不会理解我们凡人的感情的。”她在“仙人”二字上加了重音,语气里充满嘲讽。

  男人冷漠地望向她,一秒后移开视线,脸上写着“懒得理你”。

  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