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想背着覃洹太子跟本王搞暧昧?”夜千宸拥住夏若尘,侧近夏若尘耳边轻呵着。

  没有预料之中的痛感,夏若尘猛的睁开眼,一张放大了的邪魅面孔呈现在眼前。还是一如既往的坏笑,一如既往的开着玩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那刚才,那一掌,是怎么回事?

  “殿下,人已经死了,是噬魔教的人。”肜琛泽急忙跑过来禀告情况,“殿下,是琛泽的疏漏,才导致噬魔教的人钻了空子,让王妃受了惊吓,请殿下责罚!”

  夜千宸一手搂着夏若尘一手玩着夏若尘散下来的头发。听了肜琛泽的话,夜千宸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说“嗯,确实该罚,去领一百军棍吧。”

  “怎么了?”夏若尘被夜千宸拥的很紧,紧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只好老实的待在夜千宸怀中。

  “你身后,练兵场三十里外,有苍蝇偷窥,本王拍个苍蝇,你吓这么厉害干嘛?看来,本王以后还不能在你面前杀人呢。”夜千宸笑笑。“啸,拿件披风来。”

  夏若尘没有说话,裹紧夜千宸为她披上的披风,理了理散发,便匆匆离开。

  尽管不清楚夜千宸具体因为什么要灭口,可是,夜千宸在动手之前,却没有对自己有任何提醒,哪怕是暗示。显然,夜千宸在测试自己,而自己也在他预料之中的,没有信任他,如果不是夜千宸那句挑衅,使自己会错意放下了簪子,那么现在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情况。夏若尘想想,都觉得有些后怕,跟夜千宸交手,那自己得死的有多壮烈~“唉……”夜千宸轻叹一声,突然想到要试她一试,却使她在两人之间筑起了防线,怎么一遇上她的事,就步步失算,估计这丫头最近几天得躲着自己,这下好了,自己现在跟楚子暮没差了。

  ————————————————————“小姐您回来啦。”琳儿看到夏若尘进了院,连忙迎上去,“宫里来信,让您明天进宫参加册封仪式,教礼仪的嬷嬷这会已经在厅里侯着了。”

  “嗯,我换身衣服就去。”夏若尘淡淡一笑,转身上了阁楼。

  ……

  一下午,夏若尘的心情不大好,夜千宸的心情更不用说,一个老老实实在将军府学习礼仪,一个则是跑到了冷神医那里,对冷文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全方位审问~~~~“老二,我..我求求你了,你回去吧...呜呜呜,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饶了我吧~~~”

  冷府,冷文魅被绑在椅子上,在正厅中央冲着盘腿坐在桌子上的夜千宸鬼哭狼嚎着,冷文魅此时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从吃过午饭,夜千宸就来了,先开始还挺友好,到后来就开始变本加厉了,为了不让自己有机会跑,夜千宸果断把自己绑到了椅子上。

  “你跟夏若尘从一个地方来的,怎么不知道她的情况?”夜千宸盘腿坐在桌子上,手支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

  “世界这么大,谁知道她是哪旮瘩的?,再说了她又不是我媳妇,我知道这么详细有毛用啊.....”

  “你不是说你参透万千女人心么?”

  “我说的怎么了...夜千宸你不会是从夏若尘那受了气故意来找我茬的吧?!”

  “是啊~”.......

  最新章"节上…B酷8匠7◇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