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宸天生异眸,出生时就震撼了整个敦煌大陆,这是继弑煞以来,第二个异眸之人,要知道,异眸之人,天生就非同与常人,无论各种方面的能力都远远超于常人,说白了,只要他们想,那么整个大陆,都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弑煞便想方设法的要把夜千宸解决掉。”

  怪不得所有人都这么怕夜千宸,原来是因为夜千宸的能力太强大啊,不过这算是超能力吗?说不定自己戴个美瞳也能糊弄糊弄这里的人呢。

  “这个弑煞,是冥吟国的人吗?”夏若尘问。

  “不是,弑煞也是异眸之人,当年,就在他闭关成功即将要统一大陆之日,千宸正巧在那时出生,打破了他所有的计划,第二个异眸之人的到来,无疑对弑煞是个极大的威胁,他带着噬魔教,和跟暄御是仇敌的冥吟勾结,所以,千宸从出生开始,就被算计和追杀重重包围。”

  夏若尘点了点头,这样就理解的通了,夜千宸出生暄御,又算是半个皇室的人,这个弑煞若想统一大陆,夜千宸绝对是最大的阻碍,加上冥吟是个小国,一定不希望自己一直被暄御压着,反抗之心一有,两人自然结成同谋。

  常容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拉着夏若尘走向内室。

  “我没有多大能力,护不了他,千宸三岁的时候,被噬魔教的人绑到了冥吟,他的师父赶去救他,听他师父说,他到关押宸儿的暗室的时候,冥吟的一个巫女正对宸儿跳巫舞使媚术,企图控制宸儿的心神。

  却不想宸儿咬破了舌头保持清醒,扯下自己衣服上的丝线,勒死了巫女,自己逃了出来,从那以后,宸儿便不让任何女人碰他,即便是我,也再也没......”

  常容脸上满满的心疼,夏若尘也是揪心的不忍,一个三岁的孩子,竟比常人承受的还要多!!

  “千宸的父亲死后,他便回到了夜王府,挑起了大梁,从那以后,他便很少来这,千宸总说很忙,没空来,可我心里明白,宸儿是因为自己树敌太多,担心那些追杀的人会把目标放到容安宫来。”

  “行了,不说伤心事了,现在好了,千宸找到了想要拉住手的王妃,脸上的笑也真了不少,若尘,你们俩一定要好好的生活,尽早给干娘抱个孙子啊。”

  说到孙子,常容立刻转悲为喜,从自己的大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檀木盒,郑重的交到夏若尘手里。

  看到常容开心又期待的样子,加上那句想要拉住手的王妃,让夏若尘突然很想把那封圣旨退了,夜王妃,嘿嘿,听起来不错嘛。看着手中的盒子,夏若尘好奇的问。

  酷%_匠F网唯O一正-版eM,◎》其K他都}是盗v版}.

  “这是什么?”

  “是宸儿生母怀宸儿时就预备着的,给儿媳妇的见面礼。”

  夏若尘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只浅紫色的玉镯子,颜色很通透,上面还有细密的琉璃纹,还有种温凉的触感。这下夏若尘犹豫了,夜千宸妈妈给儿媳妇的,自己又不是真的夜王妃,怎么好接受这样的礼物......就在这时,夜千宸突然出现在门口,倚在门辕上,剑眉微挑,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还不收着?夜王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