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夜王的童年(一)

  看着夜千宸离去的背影,常容叹了口气。

  “宸儿的父亲,在宸儿十二岁的时候,被别国算计,战死沙场了。”

  夏若尘心中猛地一紧,出生开始就没有母亲的陪伴,十二岁父亲也离开了,夜千宸,到底是怎么走过这二十一年的?

  常容看出了夏若尘心中所想,心里纳闷,千宸父母双亡的事不是秘密,这丫头怎么一副刚知道的样子?

  “若尘跟宸儿什么时候认识的?”

  夏若尘顿了顿,在考虑要不要跟常容说明自己的来历,毕竟常容是夜千宸的干娘,算是自己人了。就在这时,琳儿突然跑了进来,向常容行了个礼之后,站到了夏若尘身后。

  “小姐,冷大人说要给你养伤的药已经送到将军府了,大人让我转达,如果小姐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第一时间要去找他。”

  “养伤,若尘哪里受伤了吗?”常容着急的问道,她的儿媳妇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琳儿在后面轻轻碰了一下夏若尘的肩膀,夏若尘立即会意。

  “只不过是昨天从高处摔下来罢了,倒叫干娘担心了。”“小姐可真会轻描淡写,冷大人都说你可能有短暂性的失忆了,这可不是小事啊。”琳儿立马接过话来,主仆二人配合相当默契。

  看,g正9版7章节/上^酷匠网…h

  “失忆?若尘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好还好,没受伤就好,以前的想不起来就算了,不要费那个精力去想了啊。”既然之前的疑惑有了解决,常容当然不会再纠结这个问题,现在儿媳妇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常容关心的话,夏若尘笑了笑,有个这么温暖的干娘,夜千宸的童年或多或少也该是有阳光的吧。

  “干娘,算计千宸父亲的,是覃洹吗?”夏若尘问道,她目前只知道有暄御和覃洹两个国家,并且算得上势均力敌,两国该是死对头吧。

  常容不自然的眨了眨眼。

  “覃洹是不会与暄御为敌的,更不可能去算计宸儿的父亲,害死宸儿父亲的,是暄御周边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家,冥吟。”常容说着,眼眸里露出了仇恨的神色。

  “冥吟皇室的人,都该被碎尸万段!!”常容绞着手中的帕子,恨不得那帕子就是冥吟的人。

  夏若尘有些不理解,明明覃洹与暄御才应该是竞争对手,为什么常容说覃洹不可能与暄御为敌,相反的,却恨极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冥吟的皇室的人,夏若尘感觉,冥吟做的事,肯定不止害死了夜千宸父亲那么简单。

  “若不是冥吟的人,姐夫就不会死,千宸好歹也有个亲人陪,若不是冥吟的人,千宸又怎会有这样充满杀戮的童年!!”常容愤愤的说道,眼角已经积满了泪水。

  “干娘,千宸,怎么了?”夏若尘揣揣不安的问,常容的话告诉她,夜千宸的童年,不只是父母双亡那么简单。

  常容长叹了一口气,思绪回到了二十一年前,也就是夜千宸出生的时候。

  “千宸天生异眸,出生时震撼了整个敦煌大陆,这是继弑煞以来,第二个异眸之人,要知道,异眸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