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娘娘,那个我们就先回去了,不打扰您了。”夏若尘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个贵妃她又没见过,难道是原主跟这个贵妃关系很好吗?

  “打扰什么,容安宫平常没人来,宫里就本宫和芙儿还有几个扫洒丫头,你们来了正好热闹些。”常容一脸的笑容,千宸和洺儿的婚事一直定不下来,倒要急死她这个娘了。

  现在好了,千宸都有头绪了,洺儿估计也快了吧,真是了结了她的一番心愿了!

  “贵妃娘娘,我”

  “还叫什么娘娘,千宸都叫干娘了,你也跟着叫就行了啊。”

  夏若尘这下才明白,原来是贵妃把自己误认为儿媳妇了,所以才对自己这样客气。

  “尘儿,干娘不将就这些宫级礼数的,跟着叫干娘就好。”夜千宸很自然的环过夏若尘的腰,嘴角一抹邪笑,趣味的看着夏若尘。随后又附身贴近夏若尘的耳旁,轻声低语。

  “其实容安宫里外布满了高手,因为,干娘尤其讨厌陌生人,进出容安宫。”

  夜千宸这话说的,不就是明摆着让自己选,是喊干娘让她误会自己是儿媳妇,还是澄清关系然后被高手追杀。

  不过照夏若尘的性子,能把自己扔坑里吗?

  “干娘好啊。”夏若尘笑笑,挽过夜千宸的胳膊,甜甜的叫了声干娘。

  “诶!好好好!这地儿热,走,跟干娘去屋子里,干娘要好好跟你聊聊。”这句干娘喊得可真是甜到常容心里去了,常容笑的合不拢嘴,拉着夏若尘就往屋里走。

  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儿子~夜千宸笑着,想着夏若尘的那声干娘。

  ☆《最!m新章P节上/酷gq匠N&网)

  如果,以后能这么一直喊,该多好……

  “千宸小时候要是有你一半开朗啊,我得省多少心哪!”常容拉着夏若尘的手坐在榻上,聊着夜千宸小时候的事。

  “夜王小时候和现在一样腹黑吗?”夏若尘问,难道夜千宸这腹黑加内心阴冷的性格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夜千宸坐在一旁,挑眉看向夏若尘,哦?原来本王在你眼里是腹黑啊!

  夏若尘故意夸大动作,挑衅了回去,你不腹黑谁腹黑!

  两人的表情交流,在常容看来完全就是眉目传情,于是常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千宸小时候啊,腹黑倒是没看出来,只是不爱说话,也不爱玩,整天呢,就是跟师傅学武功,看书或者打理那些花,你来的时候应该瞧着了,容安宫所有的苜蓿花,都是宸儿自己种下的,只是后来宸儿回去王府了,所以这些花就一直是我来养的了。”

  夏若尘不可思议的看着夜千宸,她刚刚只是开玩笑而已,夜千宸说是他种的,她也只当玩笑听了,没想到竟然真是他种的。

  “说了那是本王种的。”夜千宸耸肩。

  “那就是说,你在这里住过了?”夏若尘问,不然哪有这么多时间专门跑到这种花。

  听到夏若尘问,常容接过了夏若尘的话。

  “宸儿的母亲,跟我是手帕之交,只是,宸儿出生后...他母亲就...去世了,加上他父亲南征北战的不怎么回来,所以宸儿就一直跟着我......”提起以前的事,常容脸上满是回忆。

  但夏若尘却敏锐的看到,常容在提到夜千宸母亲的时候,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不过夏若尘也没多想,饶有趣味的听着常容说,毕竟夜王殿下的童年史,可是很难挖到的。

  “那,夜王的父亲现在在哪?”从昨天认识到现在,了解了宫里好多人的情况,还真是没听到一点关于夜千宸关于夜王府的事。

  听到夏若尘提起父亲,夜千宸垂眸,握紧手中扳指,缓缓站起了身。

  “干娘,听说南宫今天也进宫了,我去跟他谈点事,一会跟他一起回来,若尘就交给干娘了。”

  夜千宸淡淡一笑,转身离开。

  此时已近黄昏,残阳拉长了夜千宸离开的背影,是孤冷...还是寂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