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夏若尘还在床上跟周公约会,琳儿就已经把院子里外打扫了一遍,从菜园里摘了些青菜,煮了青菜粥送到阁楼上。

  本想着等小姐起床,可是在门口站了半天,里面还是没任何动静,眼看着粥就要凉了,琳儿又等了一会,最终决定敲门。

  夏若尘迷迷糊糊听到一阵敲门声,挣扎了好一会,最后还是起床开门。

  “怎么了吗?”夏若尘打着哈欠问。

  “小姐要是没睡好,就再睡会吧,奴婢先把粥热着等小姐。”

  琳儿看着夏若尘半梦半醒的样子,估计是自己扰了小姐清梦了,心里不禁愧疚起来。

  “不用了,进来吧。”夏若尘揉了揉眼睛,招呼琳儿进来。

  “小姐,奴婢去打水上来,您洗漱一下吧。”琳儿把粥放在桌子上,转身下了楼。

  不一会,琳儿便端着一盆水进来了,只不过,身后还跟着五六个姑娘,每个姑娘手里都抱着个大木箱,夏若尘一眼便看到了昨天刚认识的那个锦绣阁的老板娘,未柔。

  “未柔姑娘,这大清早的,怎么就来了?”看到未柔,夏若尘不好意思的笑笑,想起昨天她送来的衣服,好好的一件衣服,被那个叶桦用簪子划的一道一道的,真是可惜了,这老板娘要是看到衣服千疮百孔的样子,该是挺心疼的吧。

  未柔笑着,把手中的木箱子放到桌子上,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说道。

  “小姐您先洗漱,不用管我们。我是奉夜王之命来给小姐送衣服和钗饰的。”

  未柔说完,便吩咐身后的几个姑娘把房间衣柜里的几件衣服拿了下来,然后又把箱子里的衣服一件件的挂上去,随后又将梳妆台上的几样簪饰和几盒胭脂扔到了空箱子里,换上了她们带来的首饰和胭脂水粉。

  夏若尘也没管她们,自顾的洗漱好,把粥喝完,坐在椅子上静等她们收拾着自己的房间。

  忙活了好大一会,未柔她们才把衣柜和梳妆台倒腾好,夏若尘好奇的打开自己的衣柜瞅了瞅,柜门刚开,入眼的全是一片紫色,只有少数几件不是紫色,却也是稍淡雅的一些颜色,不张扬但也不算低调,夏若尘点了点头,是挺适合自己的风格的。

  未柔看到夏若尘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心里也沾沾自喜。

  “这些衣服都是按着夜王殿下的吩咐连夜赶制的,钗饰和衣服都是相应的,小姐也可以自己搭,胭脂水粉啊什么的,都是夜王殿下挑的,小姐在衣着服饰方面还有什么需要的,尽可以跟未柔提。”

  “又麻烦姑娘了,实在抱歉,昨天的衣服……”夏若尘从床上拿起昨晚回来换下的衣服,一脸愧疚的说着。

  未柔接过衣服,里外翻看了一下,然后扔到了木箱里,倒没有一丝可惜的神色。

  “一件衣服罢了,料子是有些难得,不过,锦绣阁最不缺的,就是衣服了。”未柔笑道。

  “行了,我就先走了,小姐没事可以去锦绣阁转转,锦绣阁随时欢迎小姐。”

  “嗯,我送你吧。”

  夏若尘客客气气的把未柔等人一直送到将军府门口,看着轿子离开,夏若尘正打算回去换件衣服,然后到街上把将军府名下的几家店铺都探探底。

  就在这时,一顶由几个小太监抬着的朱红色的轿子停在了将军府门前。

  然后下来了一个老太监,手里还拿着明黄色的圣旨。

  夏若尘认出这是南宫晹阳身边的贴身太监,安公公。

  “夏小姐,咱家来宣读圣旨。”安公公微点头。

  L+看b!正O版uU章H◎节.A上》x酷匠网

  “劳烦公公了,里面请。”夏若尘笑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正厅上,安公公手拿圣旨,众人跪。尖细且拖长的声音响起。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国将军夏昌黎之女夏若尘,多才多艺,贤良淑德,饱读诗书,天降良缘,特赐联姻覃洹太子,封正尚品公主,赐字嫣,于六月六日,以暄御公主之名,嫁予覃洹,以结两国之好,钦此——”

  “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谢旨。而夏若尘却还没反应回来,什么情况,这么快就联姻了?难道是夜千宸暗中推波助澜了?奇怪,这楚子暮是怎么愿意的......“夏小姐,上前领旨吧。”

  “是。”听到安公公喊自己,夏若尘立马站起来上前领旨。

  就当夏若尘接过圣旨的时候,安公公又尖声尖气的说道。

  “夏姑娘领了圣旨,要记得当日携旨进宫谢恩,咱家的事办完了,先一步回宫了。”

  “是。”

  送走了安公公,夏若尘便回了阁楼,换了件较为正式的衣裙,又让琳儿帮忙梳了个简单的发髻,打开胭脂盒,一股淡淡的紫苜蓿香味传来,又想起这胭脂都是夜千宸挑的,夏若尘不禁好笑,这家伙是有多喜欢紫苜蓿,穿的衣服是紫色的,身上也种有淡淡的紫苜蓿味道,现在好了,自己马上就是二号夜千宸了...“琳儿,让他们备轿子,我们一会进宫。”

  “小姐,夜王殿下的马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琳儿笑道,三皇子说的真没错,夜王殿下对小姐可真不一般呢,就连夜王殿下的干娘,常容贵妃,可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啊。

  夜千宸来了?夏若尘挑眉轻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确定自己的衣着打扮基本上不会被挑出什么毛病后,夏若尘带着琳儿下了楼,将军府门口,夜王殿下的王驾很高调的停在那,搞得附近百姓都绕道走,位处繁华地带的将军府此时竟然不是一般般的安静。

  上了马车,看见夜千宸依然一身紫色广袖袍,只不过夏若尘发现他衣服的颜色虽然都差不多,但暗纹和边样却都不一样。

  此时夜千宸正倚在白玉座上,手支着下巴,闭目养神,看到夜千宸眼周的黑眼圈,想来该是昨晚没睡好吧,夏若尘也没有说话,静静的坐着。

  “圣旨,本王没插手,你若不愿,退了就好,后面本王来处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