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说,楚子暮有了娶夏若尘的心思?”

  皇子府内,南宫洺一脸诧异的看着夜千宸。

  “嗯,在宴上就看得出来。”

  夜千宸靠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墨玉扳指,照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不应该啊,动机是什么?”南宫洺还是不理解。

  在他看来,夏若尘今晚确实出了不少风头,但是明摆着的事实,夜千宸是护着夏若尘的,夜千宸和楚子暮是不分上下的对头,这楚子暮怎么还会娶夏若尘呢?

  v更{新^h最+快上_酷匠%网0v

  “因为,夏若尘够聪明。”夜千宸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一脸严肃的跟南宫洺开始分析。

  “楚子暮跟本王政斗多年,双方可以说是势均力敌,本王想在他身边安插卧底的事,他未必察觉不出来,加之楚子暮在来访暄御前,楚皇曾提过有意与暄御联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是愿意联姻一个笨女人呢?还是愿意找一个聪明的?”

  “照通常情况来,常人都比较倾向于找个笨女人联姻,这样会少很多防备。”南宫洺答道,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仔细滤了一遍后,南宫洺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楚子暮若是决定与暄御联姻,那么必不可免的会接触到我们的人。

  在楚子暮非娶不可的情况下,他一定会在我们的人选中挑一个,尽量把覃洹可能被暴露的信息范围缩小。这样的话,聪明人自然最合适。因为跟聪明人打交道,各方面都很方便。

  不过我们的人,都不笨啊?”

  夜千宸听到这,挑眉看向南宫洺,表示认可,随后又接着南宫洺的话,开启了下一轮的论述。

  “还有一点,夏若尘算是本王这边的人,但楚子暮也看的出,夏若尘对本王来说很不一般,所以,娶了夏若尘,未必就是娶了本王的卧底,保不准,夏若尘可能还会反牵制本王。”

  “这样说,楚子暮的算盘打的不是一般的精细啊。”南宫洺调笑着,眼里尽是惊叹,既惊叹楚子暮的步步精算,也惊叹夜千宸的精准分析。

  若不是生在两个国家,又站在利益相对立的位置,这两人,该会成为很要好的朋友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还让夏若尘去吗?”南宫洺问,他当然也看得出来,夜千宸对夏若尘是有感觉的。

  “没打算,这一次,本王不插手。”

  夜千宸起身,将墨玉扳指戴于右手拇指,阔步离开。

  一路上,夜千宸就这样漫步,踏着一地的残月,冷风吹乱了他的发,邪魅妖治的脸庞显得更加冷戾,如同深夜里踏之归来的修罗一般。

  想着师叔临走前叮嘱自己不要动情。

  可是从今早到现在,悬崖下抱她,和她一起坐自己的马车,说要以命相护,为她杀了婢女,助她立下威严送了她紫色的衣裙,宫宴上任她所为,还亲自为她上药……

  这,不是动情是什么?

  若是平常,照自己的性子,看上的东西就是看上了,拿来就是了,哪还会管那么多,可是,对于夏若尘,他更多的,是想着怎么样去护着他,让她在这可以一世无忧。

  夏若尘是个随心而为的女人,如果她不愿意,不论是自己还是楚子暮,恐怕都左右不了她。

  所以,不插手,让夏若尘自己选择去留,恐怕是目前最好的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