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6上&`酷%*匠网:#

  听到回答,夏若尘不禁翻了个白眼,云南白药,呵呵呵呵……

  “那个,包子,去太医院,把那什么洋参啊,鹿茸啊,什么灵芝雪莲的,都包起来,送到将军府去,给夏小姐好好补补啊。”

  “还有那个谁,叶桦!敢欺负爷的朋友!爷今天把话放这了,从今往后,叶家的人,别想找爷看病!!!”

  说话间,夜千宸已经给夏若尘上好了药,把药瓶一扔,将夏若尘拦腰抱起,旁若无人一般,霸气离场。

  只留下冷文魅在后面气的跳脚。

  “夜老二!爷千年冰莲磨的粉啊!!

  你就给爷扔了?!

  呜呜呜~你赔爷的冰莲!!”

  ……

  坐在马车上,夏若尘感到周围空气有点不对劲,再看着夜千宸快要结霜的脸,顿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怎…怎么了?”夏若尘小心翼翼的问道。

  “其实你可以避开叶桦的簪子对吗?”夜千宸目光敏锐的看着夏若尘。

  “当然啦,我的身手可不是盖的。要躲她轻而易举嘛,不过那个太子不是在吗?他要是知道我的身手,肯定会对我有防备的啊,有防备还怎么做间谍?”

  夜千宸顿了一下。

  “你打算帮本王?”

  “嗯,算了算,我也不亏,那楚太子看着不赖嘛,而且你也说了,护我周全的,那我还担心什么。”

  夏若尘理所当然的说着,其实若不是夜千宸对她如此关照,她才不会没事去给人家当卧底呢~“楚子暮,确实不赖。”

  夜千宸嘴角划过一丝笑,楚子暮虽然表面温雅,但,敦煌大陆,能和他夜千宸齐名的,怕也只有楚子暮了。

  “而且这个楚太子貌似在帮我。”夏若尘想着宫宴上楚子暮看似不重要的几句话,一点点的理着思绪。

  “你看,叶桦的簪子那么细,又是金属质的,若说能沾上血迹,该是不可能,而这个楚太子却一直揪着簪子上的血迹问叶桦。

  所以,楚子暮绝对看到了叶桦趁跳舞时用簪子伤我,也绝对看到了我在暗中扇叶桦巴掌和扯她衣带。所以他才会来了这么一出,把叶桦的手段公之于众,不过,他为什么这样做呢?”

  夜千宸听着夏若尘的话,加之自己对楚子暮的了解,整合之后,得出了结论。

  “他是想探探你,看你能聪明到什么程度。”

  听到夜千宸的回答,夏若尘摇了摇头。

  “这楚太子,看着挺温雅的,没想到每一步都是算好的,不简单啊。”

  这么看,这楚太子跟夜千宸还真有的一拼。

  “那你还愿去覃洹,嫁给楚子暮吗?”夜千宸把目光转向别处,漫不经心的问。

  夏若尘以为夜千宸是担心自己害怕不愿帮他了,于是拍了拍夜千宸的肩膀,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他既然帮我,那就是没有害我之心,我为什么不愿意?放心,我会帮你哒!”

  夜千宸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回了夏若尘一个笑,夏若尘的这个回答,是他愿意听到的,却不是内心期望的。

  夜千宸没有回答,夏若尘也没再说话,两人各有所思,一时间只听见车轮滚动的声音。

  ……

  马车终于停住。

  “殿下,将军府到了。”夙提醒着,两个人沉默了这么久,不会睡着了吧?

  “那我先进去了,路上小心啊,晚安。”

  夏若尘从马车上下来,笑着跟夜千宸打完招呼便带着琳儿进了将军府。

  夜千宸看着夏若尘离开的背影,勾起一抹笑,薄唇轻启,轻轻呢喃“晚…安。”

  ……

  夏若尘来暄御的第一夜,对夜千宸和楚子暮来说,都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暄御皇宫内,楚子暮一身月牙白的素袍站在窗前,刚沐浴完所以略带湿气的墨发披散着,那双似墨非墨的异眸,静静地注视着四墙高院也禁锢不住的满天繁星,手执玉骨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窗柩。

  “延庭,今晚的宫宴,你怎么看?”

  那个被唤延庭的男子,靠在墙上,低头想了一会,随后答道“宫宴么,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但那个夏小姐,倒是有趣,不过她跟夜千宸,看着关系不一般。”

  楚子暮手中一顿,想着宫宴上夜千宸对夏若尘的种种,挑眉一笑。

  “是挺不一般,延庭,你还记得来暄御之前,父皇说过什么吗?”

  “额,皇上说,目前覃洹和暄御,需要一个联姻。”

  延庭说着,顿了一会,突然想通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子暮。

  “太子殿下,你……”

  楚子暮点了点头,玉骨扇在手心敲了几下,转而看向延庭。

  “本太子,要娶夏若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