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夏若尘所料,楚子暮在为叶桦披完披风后,顺手捡起了叶桦慌忙之下掉落的簪子。

“这个,是叶小姐的簪子吗?上面怎么还有血迹呢?”

楚子暮一脸碰巧看到才捡起来的样子,看着没有一点要找茬的意思。

叶桦瞥了眼簪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可想了想,还是决定从楚子暮手里接过簪子,拿到手里,簪子上根本没有血迹!叶桦慌张的把簪子往袖子里一塞,屈膝福礼。

“多谢覃洹太子。”

“叶小姐还没跟本太子说簪子上为什么会有血迹。”楚子暮仍然是清风淡然的微笑,问的话却直击叶桦要害。

“哦?血迹吗?是我身上的吧。”夏若尘嬉笑着给了楚子暮一个眼神,脱下了罩衫。

就在夏若尘脱下罩衫的那一刻,众人惊呆,本应指责夏若尘此举不知礼仪廉耻,但当他们看到夏若尘的胳膊上,锁骨处,都是一道道的血痕时,所有要指责的话全都对准了叶桦。

就现在这情况,明眼人都知道是叶桦趁跳舞时用簪子伤夏若尘,这样看,夏若尘扇叶桦几个巴掌倒是情有可原。

“这…这,来人,快传御医!不!把冷神医请来!!”

南宫晹阳看到夏若尘身上的伤痕,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夏若尘在宫宴上受伤,自己也不好跟太后交代啊。

“是本太子错怪夏小姐了,不曾想夏小姐竟能忍受如此伤肤之痛。”楚子暮嘴上说着,却依然一副淡然模样,看不出慌还是喜。

  …酷“j匠网DO正y版0k首发

“覃洹太子多虑了,本小姐乃武将之女,这点痛,还算忍的住。”跟前世受杀手培训的时候比,被簪子划伤,真的不算什么。

夏若尘说着,看了一眼南宫晹阳,不禁皱眉,这皇帝,当的也太窝囊了吧。

“叶小姐,没什么要说的吗?”

夜千宸冷冷的问道,连看都没看叶桦一眼,接过夙送来的披风,小心的为夏若尘系上,看着夏若尘身上或浅或深的血痕,紫色的眸变得阴冷,大殿内的空气瞬间凝重起来。

叶桦两腿一打软,跪了下来,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终一咬牙,貌似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

“夜王…皇上……臣女,臣女是因”

叶桦话还没说完,一个穿着官服的老头突然跪到地上。

“皇上!您就看在老臣衷心为国几十年的份上,饶了桦儿吧,桦儿她是无心之失啊皇上!”

夏若尘看着这个跪下的老头,黛眉轻挑,叶桦的老爹?他不是应该去求夜千宸吗?怎么去求那个窝囊皇帝了?

哼,这个时候才吭声,刚才干嘛去了?他闺女衣带被扯的时候也没见他出来啊。

南宫晹阳看了看夜千宸,终究还是没说话,看表情,倒有种怪叶丞相多事的意味。

“叶盛天,叶桦犯了什么事需要饶恕啊?”夜千宸一只手搭在夏若尘肩上,一只手晃着手中的酒杯。

楚子暮看状,也适时插了一句。

“这位就是叶丞相吧,叶小姐如此心狠手辣,丞相以后要多加管教才是。”对他来说,今晚的宫宴,搅的越乱越好 。

叶盛天被两人问的有些不知所措,后悔自己鲁莽行事,只好牵强地敷衍道。

“夜王,皇上,楚太子,臣…臣突感不适,一时有些胡言乱语,臣请先行退下!”

“谁不适呢?爷来瞅瞅,看看是不是缺心少肺了?”

一抹张扬的红色出现在殿门口。

听声音就知道,是冷文魅这家伙来了。

“冷神医来了,快请进!”南宫晹阳急忙招呼着。

“爷的朋友被伤了,爷能不来么?”冷文魅扫都没扫一眼 ,直奔夏若尘。

将夏若尘身上的大致看了一下后,冷文魅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瓶子,正要给夏若尘上药,就被夜千宸抢去了瓶子。

冷文魅即刻回了个白眼过去。

夜千宸直接忽视冷文魅,将瓶子打开,把白色的粉末小心的倒在夏若尘的伤口上。

“这是什么,怎么有种凉凉的感觉?”夏若尘问。

冷文魅笑着,一脸神秘,凑近夏若尘,小声的说

“这是,云南白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