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慌了神,场面一片混乱。

夏若尘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接着就被人拥入怀中,萦绕鼻尖的紫苜蓿的味道,让夏若尘有了放心的依靠。

凭借着前世敏锐的察觉力,夏若尘在黑夜中也能辩得人的方位,如此优势现在不用岂不是太可惜了。

夏若尘一把抓住叶桦,上去就是两巴掌,跟着又踹了两脚,随后又扯了她腰间的丝带。

“啊——啊!!”叶桦扇了两个耳光又被踢了两脚,正要反抗,却突然感觉腰间一松,对襟的衣裙散开,叶桦立马裹住身体尖叫起来。

宫人迅速将灯烛点燃,随着一盏一盏灯被点亮,画面又重新归于人们眼中。

大殿之上,叶桦尖叫着衣衫不整的蜷在地上,夏若尘则一脸淡然的坐在夜千宸身边吃水果,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怎么回事儿!你们这些掌灯的是不想活了吗!”南宫晹阳拍案怒吼,刚才突然一黑,可把他吓得不轻。

“皇上息怒!”一时间众大臣和宫人们都跪下请罪。

“皇上,您要为桦儿做主啊!”叶桦裹着衣服,哭的梨花带雨。

“怎么回事?”南宫晹阳不耐烦的说着。

  &酷#匠网:唯af一%正版,8其:他@&都#(是盗e版☆

“皇上,尘儿趁灯灭的时候扇臣女巴掌,还扯了臣女的衣带,大庭广众之下,让臣女颜面何存呐!”叶桦说着又哭了起来,真是哭碎了众多贵族公子的心啊!

“夏若尘,桦儿说的是否属实?”

夏若尘不急不慢的吃完最后一个葡萄,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坦然自若的走到大殿中央,没有跪下,只是鞠了一躬。

“回皇上,叶小姐所说,确实属实。”

夏若尘话音刚落,殿内一片哗然。

“果然是武将之女,没点教养!”

“哼,有着夜王撑腰就如此猖狂。”

“如此不知廉耻的事都做的出来,夜王怎会再护着她。”

“竟然一点也不愧疚,如此坦荡的就承认了 ,脸皮厚!!”

……

夜千宸听着殿内诋毁夏若尘的话,嘴角勾起了不明意味的笑。

确实,夏若尘扯人家衣带确实有些不妥,毕竟姑娘家最注重清白和名声,不过他却认为,这样做,最适合不过。

除了报了簪子划身之仇外,还可以为自己建一道防线,因为夏若尘表现的越是嚣张跋扈敢说敢做,别人就越不敢轻易招惹她,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若尘,下次可不能扯人家衣带了?”夜千宸把玩着手中的墨玉扳指,漫不经心的说着。

“要扯,就应该扯裙带。”

夜千宸紧接着的第二句话,让满心欢喜以为夜王会为自己做主的叶桦差点吐血。

“殿下说的有理,若尘下次一定注意!”夏若尘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夏若尘,你是不把朕放在眼里吗!”

南宫晹阳受到了挑衅,夜千宸他没法教训,夏若尘他还不能说两句吗?

“若尘不敢。”夏若尘嘴上说着,其实早就不知道把这个所谓朕的人,扔到哪疙瘩去了。

“这位夏小姐,叶小姐如此宽容心善,你这样就不对了。”

一直没怎么发言的楚子暮缓缓站起身,拿过仆人手里的披风,走到殿前,轻轻地将披风披在叶桦身上。

夏若尘挑眉看向这个谪仙般的太子,看着他绅士的笑容,跟夜千宸如此像的人,心里真会这样善良?

不比夜千宸更腹黑就算不错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