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后,夏若尘在将军府上下所有人惊叹的目光下,上了夜千宸的专属王驾扬长而去。

王驾畅通无阻的驶进了皇宫,没有像其他马车一样在宫门口停下,而是张扬的一路驰进直到宫殿门口才停下。

夜王殿下的王驾到来,无论是殿内的还是殿外的,还是正打算进殿的,全都一窝涌的跑到王驾前跪下,向马车里的人行礼。

听着外面喊着‘参见夜王殿下’夏若尘正要下车的动作滞住了。

什么玩意?他们太草率了吧?看到马车就跪,怎么办?还下去吗?他们要是看到自己跪错了人,会不会一时恼羞成怒把她打一顿?

“夏小姐,到皇宫了。”看着里面的人半天不出来,外面的人也半天不起来,夙只好提醒一下,示意夏若尘可以放心出来。

夏若尘的心思他能理解,这外面跪着的人的想法他更清楚不过。

殿下的王驾向来只是殿下专属,王驾至就象征着殿下到,殿下所到之处万人跪拜,所以他们看到王驾跪下的举动完全符合常规,当然如果哪天王驾坐了另外的人,那么他们巴结还嫌来不及,哪还会找她麻烦。

夏若尘也会意了夙的意思,深吸了一口气,一步一步的走下了马车。

众人看着一位女子走了下来,皆是一愣,随后便是惊诧。

这女子是哪家的小姐?竟然坐在夜王的马车里!再看那女子样貌,确实倾城,一身紫色琉璃云锦更衬的其清雅高贵,恍若天人!敦煌大陆可没人敢穿紫色的衣服,谁不知夜王向来一袭紫衣,这紫色早已是夜王的专属了,难不成…这小姐…是夜王妃?!

“不知姑娘是哪家的小姐?老臣怎么从未见过?”

夏若尘看着那人微微一笑,屈膝福礼。

“镇国将军之女夏若尘见过叶丞相。”

刚才在马车上夙就把出席宫宴上的人都花名册拿给自己了,不得不说,里面写的真的很详细,画像,家室,性格,以及跟将军府和自己的关系程度等等都有,凭借自己前世训练出来的记忆能力,今天宫宴上的所有人,她都能绝无差错的认出来。

这个叶丞相,是原主的爹,也就是现在自己的爹的死对头,不过他女儿貌似跟原主关系很好,不管怎么说,基本的礼仪不能少,总不能给原主和她爹丢脸吧?

“你是…夏若尘?!”叶盛天诧异的看着夏若尘,以往夏若尘来宫里都穿的跟个花痴似的,低着头唯唯诺的,要不是太后护着,皇上根本不会让她出席这次宫宴。

这次宫宴可是专门为覃洹太子送行而设的,在他国太子面前冒出个土包子多么损害皇家的颜面!

不过这个夏若尘怎么勾搭上夜王了?而且浑身上下的气质也大不相同了,哼,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麻雀也风光了。

“若尘!哎呀,你怎么现在来?爷都等你好半天了?”冷文魅一身招摇的红衣,挥着手从远处向夏若尘奔来。

众人又是一愣,怎么回事?冷神医性格怪癖,说话也常常让人听不懂,平常跟他们说话都是拿鼻孔对人,怎么也跟将军府的小姐搭上关系了?而且看样子关系好像也挺不错的。

“你怎么在这?”夏若尘看着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冷文魅,因为都是一个地方来的,夏若尘看着冷文魅总有一种老乡的感觉。

  Kx酷匠网R正版n2首'!发9

“因为爷是神医啊,这谁要是吃着吃着中毒挂了,也好有个人做鉴哪!”冷文魅吊儿郎当的瞥了一眼旁边的人,毫不避讳的开着玩笑。

“行了行了,跟这帮老头巴拉啥呀!走走走,爷带你玩去。”

“诶你别说,你穿这裙子还真怪好看的!”

“要不是看到夜老二的车,爷当时都没能认出来你。”

“不过夜老二真够舍得的啊!这么贵的料子,啧啧啧”

“哎,谁让人有钱任性呢?”

……

夏若尘一路被冷文魅拉着,听着他滔滔不绝的家长里短的八卦,一直拐了七八个弯才停下来。

这处风景不似前面繁华,枯树叶也落了一地。树旁站着一位男子,身旁还有一个姑娘,只见那男子墨发高高束起,白皙的皮肤,清澈的眼眸,嘴角挂着云淡风轻般的微笑,给人一种清风淡雅的感觉,一身亮黄色的正袍,腰间一枚玉佩。

夏若尘一眼就认出,这男的是花名册上唯一一个,只有画像和身份标注而没有其他任何信息的人。

暄御三皇子,南宫洺。

夙说这南宫洺是夜千宸那边的,和冷文魅一样都知道自己的来历。

“夏姑娘。”南宫洺友好的向夏若尘点头示意。

“见过三皇子。”夏若尘微微福礼。

“叫我南宫就好,千宸跟我打过招呼了,情况我差不多了解,不用这么拘谨。”南宫洺笑道。

“哎呀哎呀,客套啥,说正事,快点,那边马上开始了。”冷文魅催着,要不是夜老二让他把夏若尘带来找南宫,他才不大老远跑宫里来呢!

“时间不早了,我也就不啰嗦了,千宸说你身边没有信任的丫鬟,让我指个丫鬟给你,这丫鬟叫琳儿,是我一手调教的,会点小功夫,跟着千宸身边的修在玄密阁练过情报,机灵着呢,做事情你尽可放心。”

南宫洺话音刚落,旁边的姑娘立马上前行礼。

“琳儿见过夏小姐。”

“那琳儿以后就跟着夏姑娘了,有什么事情尽可以找我,三皇子府绝对鼎力相助!”

“有劳三皇子费心了。”

“无妨,宫宴要开始了,快回去吧,我一会也过去了。”

“嗯,待会见。”

夏若尘笑着跟南宫洺和冷文魅挥了挥手,便带着琳儿往宫殿处跑。

看着华盛殿内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寒暄客套的场面,夏若尘理了理衣裙,从容淡定的踏入殿内。

就在夏若尘踏入殿内的一刹那,万籁俱寂,静到仿佛听得见人的心跳声,所有人都为夏若尘的倾华容颜而惊叹。

原来这个夏小姐如此漂亮,堪称倾国倾城哪!怎么以前没有注意到,暄御还有如此绝色!

夏若尘挂着官方式的微笑,从容自若的接受着惊诧的目光,只有她才知道,夏若尘,一直都很漂亮,只是那一身俗气的衣裳和人尽可欺的样子在她的容貌上蒙了一层灰,没人拭去,自然没人注意。

“呵,将军府的千金胆子就是大呀!敢穿紫色的衣裙,真是让本小姐自叹不如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