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张管家嘴上还想反驳,但心里面却打了怵,这丫头突然变得如此猖狂,莫不是真的有人撑腰了?

“以后,跪着跟本小姐说话。”夏若尘扬起一抹坏笑,哼,丫的还真是不治不行了。

“小姐,老奴知罪!”张管家一咬牙,跪了下来。

还是先服软了再说,万一她真有夜王殿下的后台,那自己就不仅仅是挨了一巴掌这么容易了。

“知罪说给本小姐听什么,本小姐想看的,是你忏罪。”夏若尘处处找茬,话语也毫不留情,她要把原主之前受的欺负全都双倍奉还!这样也不枉原主牺牲把身体留给了自己。

“说事吧,来做什么?”

“额,小姐,上午老奴为您定的正装到了,今晚参加宫宴要穿的,以往都是小颜服侍小姐的衣着妆容,如今…这…要不老奴再找个丫鬟伺候小姐?”

  b酷r√匠网VY首发S《

“不用了,把衣服拿来我看看。”

“是。”

夏若尘接过张管家端上的衣服,晾开一看,粉色的绸料子上还有几处扯丝的地方,衣服上绣着几朵歪歪扭扭的大红牡丹,线头全都露在外面,没有一点正装的样子。

夏若尘皱了皱眉,一把将衣服甩到地上。

“张管家拿这种衣服来糊弄本小姐?”这样的衣服估计连青楼的妓子都看不上眼吧? 颜色俗,图案丑,做工烂,穿这衣服去宫宴?开玩笑吗?!

“小姐息怒,这衣服可是出自皇城最好的制衣铺,锦绣阁,只不过因着时间太紧,锦绣阁二十位绣娘同时赶制,自然线法糙了点,还请小姐见谅。”说完话,张管家已经满头大汗。

这衣服其实就是刚刚派下人去集市上买的,因为以往都是这样的,夏若尘根本不会说什么,他要是知道夏若尘现在变得这么不好惹,他还会拿这样的衣服来作死吗?

“锦绣阁?二十位绣娘绣制?”这丫的扯得有点不靠谱了吧,正经的一家铺子能搞出这样的衣服 那这铺子也不用做了~

“是的,小姐。”

“呦!我怎么没听说过将军府今早下了锦绣阁的单子呀~”

一道满含嘲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后又是几声娇笑,满满的嘲讽之意。

“夏小姐,民女锦绣阁掌家人,未柔求见。”

原来是老板娘来找麻烦了,夏若尘黛眉轻挑,饶有趣味的看着满脸尴尬的张管家,这下有趣了。

“进来吧。”

话音刚落,走进来一位女子,容貌虽不算倾城,但绝对无愧佳人二字,一身橙色襦裙,不奢华却很典 雅,眼角眉梢举手投足都有独挡一面的风范,看来是个不简单的女子。

手里也端着东西,不过上面覆了绸缎,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大致看貌似也是件衣服。

“民女未柔,见过夏小姐。”未柔将手中托盘举过眉毛,跪下行礼。

“姑娘客气了,未柔姑娘此来何意?”夏若尘微微一笑,扶起未柔,跟刚才对张管家的态度形成了极大反差。

“民女是奉夜王之命,来给小姐送晚上宫宴的衣服,正巧刚上阁楼,就听见贵府管家提到我锦绣阁的名字, 民女一时好奇便站在门外听了几句,还请小姐见谅。”未柔说着,稍稍低了头,把手中的托盘又往前递了少许。

“无妨,姑娘不必拘礼。”夏若尘仍然笑着,但却感觉有点怪怪的,这姑娘礼数也太周到了吧?周到的都有些古怪了,难道是刚刚在外面听到自己刁难张管家吓到了?不应该吧~

夏若尘想着,揭开了盖在托盘上了绸缎,一抹紫色撞入眼帘,将衣服晾开看,夏若尘顿时就愣住了。

紫色云锦的抹胸流仙裙,裙底由深入浅渐变紫色,裙身绣着浅银的暗纹,外面还搭了一件紫罗兰色的绸制罩衫,典奢优雅,大气高贵,美到极致!

夏若尘此刻已经看傻了眼,不是她没见过世面,只是这衣服真的是美的没话说!

“小姐,这件流仙裙的选料都是夜王定的,两个时辰前夜王才吩咐下来,又因小姐晚上就要穿,所以民女自己带着二十位绣娘一起上针,方才赶制了出来,如有针线不到位的地方,小姐可以指出来,民女为小姐现改。”

“啧啧啧,张管家,同是二十位绣娘赶制,又同是出自锦绣阁,本小姐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呢?”夏若尘挑眉看向张管家。

“小姐…小姐恕罪。”张管家满头大汗,一脸的尴尬。

他刚才去锦绣阁拿衣服的时候,听说锦绣阁接了笔大单子,老板娘带着二十位顶级绣娘齐上阵,还用了锦绣阁的镇店之宝,全大陆只三匹的琉璃紫云锦!

谁知道竟然是夜王殿下给夏若尘定的!早知道的话他就不会扯上锦绣阁的名头来糊弄夏若尘了!

“诶,管家身上的这件衣服好像就是出自锦绣阁的呢,我记得锦绣阁的次等品就是这个料子的。”未柔一脸认真的说着,半点看不出故意找茬的样子。

“老板娘见笑了,小姐,老奴还有些事要处理,先退下了。”再不走估计自己就要跪死在这了,还被这两个女人一唱一和的找麻烦,哼,次等品!次等品还花了他一百多两银子!

“嗯,那就麻烦管家把账务处理好拿过来了?”

看着张管家满脸悲痛的一瘸一拐的离开房间,夏若尘顿时感觉心情舒畅了不少。

“未柔姑娘,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观察了半天,夏若尘大概是明白未柔为什么把礼数做的这样夸张,而后又言语挤兑张管家。无非是想帮自己立点威,原因呢?自然和夜千宸脱不了关系。

“小姐,夜王殿下说事情没处理完,所以让夙大人来接您进宫,此刻夙大人已经在将军府前侯着了,民女还带了几个丫头留下来伺候小姐的衣着珠钗,锦绣阁是跟着夜王殿下的,小姐用人尽管放心。”未柔说完话,几个衣着一样的姑娘端着首饰盒走了进来,向夏若尘屈膝行礼。

“时辰不早了,还请小姐梳妆打扮,民女就先回锦绣阁了。”

“姑娘慢走,替我谢谢夜王。”夏若尘站了起来,把未柔送到门口,看着未柔离去。

夏若尘回到房间坐在梳妆镜前,嘴角泛起了笑意,没想到夜千宸虽然有点暴力,但还是蛮体贴的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