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呵,这帅哥开玩笑呢吧?这玩笑可不好笑,呵呵呵呵,还是不要说话了......光看这帅哥抱着自己还能从崖底不费吹灰之力的上来,夏若尘完全相信他有能力捏碎自己的下巴,出于生命安全,夏若尘明智的选择了闭嘴,这件事让她明白了,长得帅不一定脾气好,脾气不好的一定武功高,这帅哥就是个典型的例子~看到夏若尘闭了嘴还变得那么老实,夜千宸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还是像之前一样,横抱着夏若尘下了马车。

  安静的夏若尘在夜千宸怀里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紫苜蓿味道,很香,但是不刺鼻,给人一种纯净淡然的感觉,味道很淡,不过她刚才怎么没闻到?难道是刚才看到帅哥太激动了嗅觉都不灵敏了?

  ”参见夜王殿下。“管家带着一大堆仆人齐齐跪在挂着冷府牌匾的大门下。

  夜千宸连看都没看一眼,抱着夏若尘径直踏入府内,过了大堂,又穿过了几个玄关,来到了正房外。

  ”啸,让冷文魅穿好衣服。免得夏姑娘长针眼。“夜千宸邪笑着,手下人说昨晚冷文魅逛青楼半夜才回来,这个点一定还没醒,这家伙一直有裸着上身睡觉的习惯~还是注意点好.....”是,殿下。“啸领命进了正房,没想到他堂堂一个暗卫之首,现在竟然要去喊一个男人穿衣服?~夏若尘此刻算是懵了,什么情况,秦默咋没穿衣服呢?

  不会吧,这女人没有裸睡的习惯啊!

  难道...她被人睡了!!

  OMG!!不要吧~“那个,跟我一个地方来的人,在这?”夏若尘觉得还是有必要问问的,就算冒着下巴被捏碎了的危险,也要确认死党的人身纯洁!!当然,不排除八卦的好奇性~”嗯,本王可是帮你找了个好朋友呢。“夜千宸低头看着怀里的人,笑意更深了,他差不多已经猜出来,夏若尘问的跟冷文魅不是一个人了,但他还是很好奇这个夏若尘见到冷文魅的时候是怎么样一个表现,所以就给了这么一个棱模两可的答案。

  看着夏若尘一副兴奋又纠结的表情,夜千宸轻笑出了声,抱着夏若尘踏进了房间。

  房间内,啸一脸无奈的站在床边,床上趴着一个男子,身上的裘衣松散的穿着,抱着被子在那打哈欠,抬头瞟了一眼进来的人,顿了一下,然后又用手揉了揉眼睛。

  ”啸,你家王爷呢?再不来爷就睡啦,爷没睡好,这都出幻觉了!你家王爷能抱女人?抱个男人爷都信!抱女人?戚~开玩siao“如果是平常,冷文魅说完这句话后,应该就永远的躺在床上了,但今天不一样,因为夜千宸知道,如果现在动手的话,后面的戏就不好看了。

  夏若尘盯着床上的人看了半天,确定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男人后,又向夜千宸投去了疑问的眼神,得到夜千宸的眼神肯定后,夏若尘一脸悲壮,长叹了一口气~“放我下来。”夏若尘神色变得沉重起来。

  夜千宸忍着笑,慢慢的把夏若尘放了下来,一只手扶着夏若尘的后腰,防止她重心不稳摔倒。

  而夏若尘脚尖刚着地,就奋不顾身的奔向床上还处于半睡状态的冷文魅。

  “呜呜呜,秦默啊!你咋穿过来还变性了呢!都怪我忘了拿子弹又走错了路,才害得你穿过来变成了个男人,你放心!你就算变成人妖了,我还是会一直把你当做朋友的!”夏若尘说完,壮烈的擦了一把鼻涕,啧啧啧,怎么感觉自己这么讲义气呢?

  “噗嗤”夜千宸笑出了声,他没想到这个夏若尘竟然真的把冷文魅当做她的那个朋友了,这逻辑思维可真够跳跃的~床上的冷文魅只觉得迷迷糊糊中有个人扑了过来,然后就是叽里呱啦一大串的话,依稀听到一句‘才害你穿过来成了个男的’。

  冷文魅想都不想,脱口就是一句“爷TM没穿来前就是个男的OK?”

  扑通一声,夏若尘一下坐到了地上,我擦!什么情况?没穿来前就是个男的?

  没想到啊!她夏若尘竟然和一个男人做了十几年的好基友!!并且还一点也没察觉到!不应该啊?

  “那你胸哪来的?”秦默那身材可是标准的前凸后翘,一点也不像整出来的好吧。

  “什么胸?”冷文魅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怎么还扯到胸了?揉了揉眼睛,使自己清醒过来。

  只见到夜千宸站在一旁笑着,床下还有一个女人坐在地上,用一种看人妖的眼神看着自己,冷文魅被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酷5匠)网永o{久6免费看X小说(◇

  “夜老二,这姑娘你带来的?”难道自己刚才看到夜千宸抱个女人进来不是幻觉?

  “你不应该先跟夏姑娘解释一下你的胸是哪来的吗?”夜千宸嘴角挂着坏笑,却是一脸认真的表情,搞得好像冷文魅真的有胸似的。

  “我擦!夜千宸你……行!行!那个,姑娘啊,你搞错了,那个我确实是穿过来的,而且我穿过来前确实就是个男的,知道不?”冷文魅黑着脸跟夏若尘解释道。

  话刚说完,冷文魅突然又楞了一下,仔细品味刚才自己说的话,怎么感觉味道不大对呢?

  夜千宸这下彻底笑了,这家伙是把自己越描越黑啊。

  “我竟然跟一个男人当了十几年的闺蜜?!那为什么咱俩一起睡的时候你表情还那么自然呢?”夏若尘感觉自己十九岁的人生都白活了,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我…你…咱两什么时候睡过了,爷跟你很清白的好吧!

  得得得,姑娘你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你先到厅里等爷,爷换好衣服再跟你好好理理啊。”

  冷文魅扶额,他这是摊上了什么破烂事啊!

  “行,哎呦呦,帅哥,扶我一下~”身上的疼痛感后知后觉的来了,夏若尘一把拉住身边夜千宸的手,接着夜千宸的力站了起来,另一只手攀着夜千宸的肩膀防止自己摔下去。

  冷文魅看着夏若尘这一系列的动作,又看看夜千宸毫无厌恶打算动手的意思,反而在夏若尘拉他手的时候还反拉了一把?

  冷文魅咽了口唾沫,他该去喝口陈酿二十年的白开水冷静冷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