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一阵疼痛感传来,刺激了夏若尘的大脑神经,睁开眼,明晃晃的太阳直射眼球,夏若尘反射性的想用手遮住眼睛。

  可是手刚一抬,浑身上下就像是被撕开了一样,凭借着之前做杀手的训练经验,夏若尘很快的确定,自己是骨折了,而且还是全身粉碎性的骨折。

  “要不要这么倒霉~”夏若尘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自己四仰八叉的躺着。

  “秦默,秦默?”夏若尘试探性是喊了几声,自己既然都没摔死,那秦默这么命大,肯定也还活着。

  可是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应,秦默这丫的不会摔死了吧?!想到这,夏若尘不淡定了,顾不了身上的疼痛,咬着牙坐了起来。

  好不容易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道好听的男声就从身后传来。

  “还能坐起来,不错。”

  夏若尘闻声转头,只见那人如画勾勒的脸庞,薄唇带笑,眉角微挑,一双紫眸仿若含括了万千星辉,墨发随意的散于肩上,任风飘扬,一身紫色云锦袍尽显华奢之风。

  帅哥一枚啊!都帅的不要不要滴啊!活脱脱一个画里蹦出来了啊!夏若尘顿时花痴泛滥。

  等等!这帅哥身上穿的…这不是古代的衣服吗?

  “不……会吧~”夏若尘往自己身上瞅了一眼,自己身上竟然穿着古代的裙子!!

  穿越了?!

  是吧?!

  酷(匠网正e$版首;t发p

  小说里都这样的~可那是小说啊!

  但自己确实穿着古代的衣服啊!

  小说就这么照进现实了?!

  “哦呵呵呵呵~”夏若尘一脸懵逼,她是该感谢重获新生好呢?还是该骂老天太会开玩笑呢?

  “笑够了?”夜千宸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夏若尘。

  “啊?干嘛?帅哥你哪位啊?”这个人帅是帅,可为毛看人的眼神一点也不友善~“暄御夜王,夜千宸。”夜千宸冷冷地答道,看着夏若尘一副不知南边的样子,他真的有点怀疑这个夏若尘到底能不能作为自己的卧底嫁到覃洹去。

  哎呦不错嘛!穿越来还碰上个王爷!

  “诶,那你……”夏若尘话还没问完,突然就跳出来一名黑衣男子,架着夏若尘的胳膊就要走。

  “啊——啊啊——啊啊,丫的别动!疼死老娘了,不知道老娘摔下来骨折了吗!”夏若尘杀猪般的叫着,把那男子吓得一愣,但仍然没有放手,看向夜千宸请求指示。

  “啸,放手。”夜千宸看着夏若尘一脸扭曲的表情,脸上划过一丝情绪,也是,暄御的夏若尘可是一个胆小文弱的千金,身子骨差,从山崖上摔下来,身上该骨折了不少吧。

  “是,殿下。”那名唤啸的男子应声收了手。

  夜千宸顿了一会,向夏若尘走去,揽手将夏若尘一把横抱了起来。

  “殿下!让属下来吧!”

  “不用。”夜千宸放轻动作,避免牵扯到夏若尘身上的伤。

  “额…是!”啸此刻的眼睛瞪的都快比上鸡蛋了,这是什么情况,王从四岁起就不愿让女人碰他,就连王的干娘——常容贵妃都没例外,今天居然抱了这个夏小姐?!他没看错吧?!不行,他要冷静冷静~“那个,王…爷啊,咱两还不熟呢吧?你这样搂搂抱抱的不合适吧?”夏若尘一本正经的说道,看起来真跟个大家闺秀似的。

  实际上,夏若尘内心已经激动的不得了了!帅哥啊!这么帅的帅哥抱自己,而且是公主抱!她长这么大还没被男人这么抱过呢!矮油!还矫情个啥?有啥不合适的!

  “那个王爷,你除了我还有没有看到其他人啊?”自己既然来到古代了,那么秦默也应该在啊。

  “没有。”回答夏若尘的时候,夜千宸已经开始运转内力准备离开崖底,因为抱着夏若尘,使用轻功就会牵扯到她身上的伤,所以用只好用内力。

  其实对于夏若尘的问题,他也很奇怪,昨天在天眼里确实看到夏若尘和另一个女人一起掉下山崖,可他确实只在崖底看到夏若尘一个人,不过那女人在不在,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一个思绪的瞬间,夜千宸已经抱着夏若尘来到了崖顶。

  这速度,比电梯还快啊!夏若尘用一种乡巴佬进城的眼神看着夜千宸,从夏若尘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夜千宸绝美无瑕的脸廓,果然!古代人不但长得帅而且还牛逼!

  “王,是不是要给夏小姐另安排马车?”在崖顶上等着的暗卫——夙看到夜王殿下抱着夏若尘上来,整个人就傻住了,但该问的还是要问,因为以往任何人都是没有资格上殿下的马车的。

  “不用。”夜千宸抱着夏若尘径直上了夙身旁那辆奢华至极的马车。只留下夙和啸两个人在风中凌乱。

  其实不止夙和啸是凌乱的,夏若尘此刻也属于凌乱中,这人是很帅,但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崖底?而且好像对她很熟,又这么好心抱自己,啥情况……

  “我们去哪?”坐在暖玉榻上,夏若尘感觉自己身上的伤都不是那么疼了,尽管很舒服,但还是先搞清楚状况比较好,免得到时候被人卖了~“见个人,跟你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冷文魅那小子也是异世来的,异世人跟异世人应该沟通的来,这样计划进行的也能顺利点。

  来自同一个地方?夏若尘听到这句话,第一个就想到了秦默,跟她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除了秦默还有谁?就是嘛,一定是秦默!

  不过这个什么王爷好奇怪啊,他怎么知道自己是穿来的?而且还知道秦默也是穿来的,并且知道秦默在什么地方,难道这王爷是个算命的?

  夏若尘的脑子正飞速的转着,而旁边的夜千宸却已经闭上了眼,最近半个月来他一直在通过天眼看夏若尘,还有就是计划着夏若尘嫁到覃洹的事,一直都没休息好。

  不知怎的,这女人在旁边,他感觉不到一点反感,反而觉得放松,刚才抱着她,竟然心里还有点悸动?难道自己是太久没碰过女人了?

  ~马车跑的很快,不多会就到了目的地,当马车停下来时,由于马车很宽敞,前面大概还有一米多的距离,又加上夏若尘从来没坐过马车,所以一时没稳住,以至于整个身子都往前飞去,就在夏若尘以为自己要和车壁来一个激情的撞击的时候,夜千宸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稍用力往后一拉,于是夏若尘又被带了回来,并且还坐到了夜千宸的怀里。

  ”啊——啊,哎呀我去,疼死老娘了。“夏若尘完全忽视了自己在帅哥怀里这一点,只感觉到疼,开始了杀猪般的嚎叫。

  ”不想下巴碎了的话就别说话!“夜千宸实在受不了耳畔的高分贝嚎叫,开始吓唬夏若尘。对于为什么拉住夏若尘,其实夜千宸也不知道,纯粹只是反射性的想要拉住她,但为什么会到自己怀里,这一点纯属偶然......额...好吧,其实夜王殿下是故意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