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静好,宽大奢华的夜王府里,一名男子正闭着眼睛倚靠在白玉榻上。

  一身紫色的云丝绸袍,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一条黑色暗纹丝绦,一头墨发披散于肩上,手里把玩着墨色的玉扳指,浓密的睫毛微颤,白皙的皮肤,坚挺的鼻翼,绝美的脸型,嘴角还挂着一抹勾人的浅笑。

  一张妖治邪魅的脸,浑身却散发着睥睨天下的王者霸气。

  一眼看去仿若画中仙,却给人莫名的一种狱血修罗的感觉。

  这就是绝才天下,只手遮天,有着不败战神之称的暄御夜王——夜千宸。

  “明天就是第十天了,你可探好那丫头的性子了?”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头走了进来。

  “差不多了,师叔。”夜千宸睁开了眼,一双泛着笑意的紫眸尽显邪魅。

  “嗯,差不多就别看了,开天眼对你的武功也是有损耗的,我明天要出海,明天那丫头来了你自己该处理的来。”

  千宸这小子,不知道从冷文魅那听来了什么东西,半个月前自己无意间说了一句,夏将军家的女儿要被异世人魂穿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让自己给他开天眼来洞悉这个异世人的性格,等这人来到暄御,将她作为卧底嫁给覃洹国的太子。

  W7酷匠W=网正ky版首发ud

  想法固然好,可是覃洹太子人家好歹也是冠名天下的才子,也算的上是敦煌大陆唯一可以与他夜千宸齐名的人,想在他身边插卧底又哪是这么容易的? 可夜千宸的心思和计划又岂是他这么一个天师就能推断的?

  可怜自己耗费二十年的功力给他开了十天的天眼,只要闭上眼睛集中意念,就能看到那位异世人的一举一动,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连句感谢也没有!

  更可气的是,夜王府的下人都说堂堂夜王殿下最近变得嗜睡了?那这不就表明夜千宸整天都在看那位异世人?他可不想浪费二十年的修为换来一个魂穿来的夜王妃~这太不值了~“那丫头来了,你可不要光顾着谈情而忘了正事。”看着夜千宸半天没反应,江悯又加了一句以增强自己的存在感。

  ”师叔慢走。“夜千宸低头冥思了一会,剑眉微蹙,随后又舒展开来,没有接着江悯的话,而是来了一句慢走,然后又加上了一个礼貌到极致的微笑~送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而江悯口中的异世人,此时此刻正在和死党一起在计划着逃跑路线。

  这位异世人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富家千金,叫夏若尘,说是千金,其实也是个作战能力极强的杀手,只是,她一个人也没杀过。而死党秦默,跟夏若尘同样有着千金与杀手的双重身份,不同的是,秦默杀人无数,基本上夏若尘的杀手任务都被秦默承包了。

  因为夏若尘和秦默无意间抓住了夏若尘后妈叶桦的把柄,于是叶桦砸下重金雇了人杀夏若尘和秦默,只不过保密工作没做好,秦默在计划实施的前一天便得知了消息,由于敌人太多,解决不了,于是秦默大晚上的把夏若尘叫来商讨逃跑路线。

  “他们明天凌晨两点的行动,也就是说我们最晚十二点就得出发,才有可能逃脱掉,路线我已经定好了,按照这个地图走。”秦默自顾的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张手绘的地图。

  “你说我们开兰博好还是开奔驰好?”夏若尘躺在秦默房间的大床上,晃着手里的两把车钥匙像秦默征求意见。

  “大哥,我们这是在逃命,不是春游~”秦默白了夏若尘一眼,这丫头真够心大的,她后妈可是请了一帮人对她们进行连环追杀,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这丫头竟然还在纠结开什么车?!

  “我感觉还是开兰博好,拉风!”夏若尘直接无视秦默的白眼,紧张和担心是肯定有的,不过事情竟然都到了这地步,还不如淡淡定定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指望你开枪是不可能了,你就负责开车,记住了到了这个路口,要向左转,左边是野生生态区,右边是山崖,左转后过了生态区就有人接应我们了,记住没有啊!”

  秦默也直接忽略夏若尘选车的问题,手指着地图跟夏若尘比划着,对她来说,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制定万无一失的计划和路线才是关键。

  “知道啦,放心。”

  “OK,就这么定了,现在十一点半,我打电话确定一下那边的接应,你把柜子里的几把枪拿着到车里等我,十分钟后我们出发。”

  “哦啦~”夏若尘把柜子里装着枪的箱子拿了出来搭在肩上,熟练的从二楼阳台跳了下去。

  ~十分钟后,一辆招眼的红色兰博基尼奔驰在高速公路上。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啊哈给我一杯忘情水~喝下你藏好的毒~”

  两个杀猪般的歌声在高速公路上如同鬼哭狼嚎般回荡着……

  十二点多,三辆黑色法拉利出现在了兰博的后视镜上,不用问就知道,那帮人追来了。

  “这么快,看来你后妈这回找的人不傻嘛。”秦默扫了一下后视镜,利落的将肩后的卷发扎了起来,进入备战状态。

  “我看挺傻的,开法拉利?还是乌漆墨黑的,这样一比我们是不是炫多了?”夏若尘仍然一副轻松的语气,但眼神一直警惕地留意着后视镜,并且不断的改变车的行驶路线,因为车子一直左右动,那后面的人要是想开枪就不是那么容易打中了。

  砰砰砰!

  法拉利上的人最终还是耐不住了,在距离兰博还有一大段距离的时候就开了枪,但是由于没瞄好目标,子弹只是蹭到了前面兰博的车身。

  “现在车子开稳,准备射击。”秦默也从箱子里掏出一把枪,开始瞄准目标。

  因为秦默也要射击,如果车子乱动的话,一样也瞄不准目标,所以夏若尘稳定住方向,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哼,看姐不把你们打成蚂蜂窝!”

  扣动了扳手,却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枪声,秦默愣了一下,又连着扣动了好几下,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秦默看了一眼箱子里的几把枪,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秦默连忙蹲下把箱子里的枪全部检察了一遍,果然!枪里没装子弹~“夏若尘你脑子被鸡踩了吗?丫的拿枪不拿子弹留着枪当砖头用啊!!”

  “你让我拿枪又没让我拿子弹~怪我喽~”夏若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其实内心已经在为自己揪了一把汗了,原因呢?当然不是因为子弹的事,而是……

  “丫的不怪你还能怪我不成!!”

  “诶,我怎么感觉车子越开越高了?”

  “夏若尘!!你往哪拐了?!”

  “你都知道了还问~”夏若尘小声嘀咕着,刚才后面开枪,她手一抖,方向盘就自己往右拐了,不关她的事~“夏若尘!!!”秦默此刻整个人都处于暴走状态,真是不怕猪一样的对手就怕神一样的队友啊!

  砰砰砰,又是几声枪响,兰博基尼的后车胎开始泄气。

  因为上了山路,路太窄,根本没法左右移动,所以这次可没有上次那么巧了。

  于是拉风的兰博基尼以三百六十度的姿态华丽旋转了三个回合,最终掉下了山崖~夏若尘这神级别的队友可真真是送她们上了天国的阶梯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