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9下山

  “死丫头,你懂个屁,给老子滚回去睡觉!”

  正当廖灿儿笑得正嗨时,天机子突出气愤的跑了回来。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使廖灿儿笑得更嗨了。

  “哈哈哈,老头,你能不能别欺负我陌哥哥啊!”捧着肚子没心没肺的笑着,强行收住了笑容,廖灿儿转头,十分惋惜的盯着陌君离,道:“陌哥哥,你就从了死老头吧,不然他还会欺负你的!”

  “啊啊啊!死老头,你干嘛啊!”

  天机子用力将她提起,快速把她提回房里,“嘭”的一声狠狠将她扔在床上。

  “砰”的一声将门带上。

  “哎哟,哎哟,疼啊。”

  廖灿儿吃痛的揉着屁屁,十分委屈的嘟起了嘴,看了一眼门,不屑的冷“哼”一声:“该死的臭老头,活该长得这么丑!”

  费力的摆正姿势,用力扯过被子,气愤的蒙在头上。

  外面黑压压的一片,就在隔壁房中,竟散发着淡淡的绿光,陌君离惆怅的望着窗外的夜景,心中无比苦B。耳边回荡着天机子那语重心长的声音:“离儿,这个为师也搞不清,毕竟书上没这个记录,只怪为师太冲动了,不过还好,你的武功恢复了。”

  “师父,那徒儿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这个,应该不会太长!”

  “……”

  五年后

  五年后炎炎夏日,茂盛的树木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光芒,透过树叶撒落在地。

  午时,正是烈日当头,寂静的树林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有节奏的随风摆动,听起来十分悦耳。

  绿色的树林中,一个黑色的身影快速的穿梭着,另一个白色的身影紧跟其后。很快,一阵巨响卷来。只见两人身后紧跟着一头黑色熊,凶残的熊露出两根尖锐的牙齿,白亮的牙齿上淌着恶心的涎水。

  一黑一白一熊快速跑到山间木屋前,只见一个身穿洗得发白的老头出现,老头先是一愣,很快又怒气冲冲的大声吼道:“你俩上哪儿去招惹的这家伙!存心气老子的啊!”

  酷匠|网永久;免费L看.小$A说o:

  黑色身影快速跳跃在房顶上,双手叉腰大声笑道:“死老头,哦不,是师父,这是徒儿给你带来的礼物!你就慢慢享受吧!”灿烂的笑容十分的耀眼,天机子看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那棕熊愤怒的向天机子扑去,廖灿儿欣喜的看着他们,只见那熊还未将其扑倒,就突然被甩飞出去了。廖灿儿灿烂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嘭”

  一声巨响后,廖灿儿这才反应过来,那棕熊竟压倒了一棵树,再次低头向天机子望去,只见他黑着脸正望着自己。

  心里暗道不好,廖灿儿立即跳下去,扑倒在天机子面前,可爱的小脸皱成了一坨,有灵气的大眼睛泛滥着泪水。十分可怜的望去他。

  “师!父!徒儿错了,求师父放过徒儿吧!”崩溃的眼眶强行流出伤心的眼泪,廖灿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腿,小脸紧贴在他的小腿上。

  “死丫头,把手放开!”

  “不放!只要师父不怪徒儿,徒儿才放!”紧紧的抱着,不管天机子怎么甩也甩不掉。房顶上看着的陌君离露出温柔的笑容,看着下面廖灿儿愚蠢的方式,暗自叹她依旧如此顽皮。

  “死丫头,再不放老子就踹死你!”气愤的将她扯开,无奈廖灿儿死死的将自己的腿抱住,天机子威胁的说着。自从收了这个徒弟之后,怕女人流泪的自己,已经对此免疫了。

  陌君离轻身跃下,白色的身影在空中飘落着,无声的落在天机子身旁,俊美的面容早已恢复,不染尘埃的模样让人有些痴迷。微微弯腰将廖灿儿掰开,提着她的衣领笑道:“小九儿听话,别闹了。”

  “切!”不屑的撇开头,廖灿儿嘟着嘴,不不满的说道:“我已经十四岁了,别总是叫我小九!”

  丫的,总算搞清楚为什么叫自己小九儿了,搞了半天是自己是在九月初九出生的,再加上当时自己九岁,就这么一直叫自己小九了!

  “噗,哈哈哈!”听到这话,天机子笑出了声,这个问题已经纠结了五年了。每次听到她这么说,天机子都忍不住笑出声。

  陌君离将她放了下来,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和的笑容没有让她减少不悦,微微低头笑道:“好吧,那小,小灿儿去准备一下吧,明天我们就要下山了。”

  “什么?”气愤的小脸一愣,随后惊喜的点头笑道:“陌哥哥,这次你真的愿意带我下山?”语气一改,甜甜糯糯的声音发出,廖灿儿乖巧的拉着他的衣角。

  “当然。”陌君离肯定的说着,再次看着廖灿儿,心中顿时一股莫名的暖流划过,五年了,这种莫名的感觉纠缠了他五年。

  第一次是廖灿儿晚上睡不着,缠着他,说长大以后要嫁给他。第二次是他在廖灿儿死缠烂打中,同意了以后娶她。第三次是他在廖灿儿受伤的时候……

  他知道,他理解,可他却有些难以接受,虽然她l现在可以嫁人了,但他却不知该怎样才能给她幸福。自己的命运注定不平凡,而她却是那么的单纯美好,想给她幸福,却又怕无法保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