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你个死丫头!”弓着身子不稳的跳动着,风尘染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看着陌君离那无奈的表情,风尘染直接哀声叫道:“师兄,奴家受伤了,快来扶一下,奴家脚好疼。”

  委屈的模样让陌君离不由自主的拉着廖灿儿后退一步。廖灿儿嫌弃的看着他,扯着陌君离的衣角遮掩着,生怕看到了那“唯美”的画面。

  看着风尘染哭的梨花带雨,不忍牵强的抽了抽嘴角,陌君离汗颜道:“师弟,小九儿还小,别闹。”

  被嫌弃的风尘染蹙眉嘟嘴,委屈的看着两人,受伤的捂住胸口,摇头离去。离开时,还不忘回头嘟嘴冷“哼”一声。

  纤长的背影看起来是十分的凄凉,廖灿儿探出脑袋,巴眨着眼睛。那红色的身影微微撇头,风尘染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她。

  廖灿儿缩了缩脖子,冲他吐舌头。

  “小九儿,我们先从基础开始吧。”陌君离揉着她的脑袋,柔声说着。

  练武了,这就代表自己将成为一代宗师了!

  想到这儿,廖灿儿二话不说,使劲点头,欣喜的看着陌君离。只见陌君离牵着自己向悬崖边走近,廖灿儿开始心慌了。

  右眼皮开始不停的跳动着,不详的预感!

  越靠近悬崖,廖灿儿就感觉自己的腿越软,强撑着与陌君离一起向崖边走去。

  青山,没有绿水,悬崖边,一眼望去只有无尽的绿色。这种自然的美丽在现代很少见了。

  地上的小石子那么圆滑,踩在上面有些疼,也有些滑。崖边只有一棵高大茂盛的树,看起来应该有几丈之高。

  陌君离看着大树,笑道:“小九儿,只要你爬上这棵树,今天就不需要再练其他的。”轻松的说着。廖灿儿听着却是心里发凉。

  说着轻巧,这十几米的树,中间几米都没什么枝干,也没什么突出的地方可以爬上去。这不就是让自己抱着树爬嘛!

  深沉的看了一眼陌君离,心里暗想道:“好有心机的人啊!”

  一天下来,廖灿儿最终成功的爬上了树,衣服蹭出了口子,手也蹭掉了皮。陌君离嘴上说着心疼,可却一直没有让她停下来。

  回到家里,风尘染幸灾乐祸的拿出了药水替她上药,陌君离被天机子的叫药房。

  看着风尘染对自己残忍的虐待,可怜廖灿儿最终被他虐晕。这才第一天,自己身上就有这么多伤口,廖灿儿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

  药房内,大大的药池内装满了红色的药汁。陌君离脸色苍白的坐在里面。红色的药水渗入体内,每个血管都在膨胀,白色的面容逐渐变红。

  “只要毒渗入骨髓,两种毒相融合,不仅你的内力会恢复,还会得到六十年的内力。但这个过程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离儿,为师是看着你长大的,为师早就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了,说不帮你是假的,但为师这么想你在考虑一下。”

  “师父,徒儿知道,可徒儿不愿做个懦夫,师父不也长常说弱者无法保护自己身边人吗!”

  “可这样做风险太大了!一旦失败,轻者经脉尽断,重者身亡。”

  “师父,相信徒儿!”

  半个时辰前,天机子与陌君离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当陌君离进入药池时,天机子便谨慎的盯着他,观察着他的变化。

  每隔半个时辰加重毒量,天机子小心翼翼的做好每个环节。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陌君离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虽然天机子知道成功的几率有七成,可依旧有风险,犹豫的他最终确定了。看着陌君离成功的融合可两种毒,他吐了一口浊气。

  还需要半个时辰,陌君离就可以出来了。看着外边的天早已黑尽,想必此时丫头已经睡了吧。

  半个时辰过去了,呼吸平稳的陌君离变得有些绪乱,天机子急忙上前,看着陌君离微微颤抖的睫毛,急忙替他把脉。

  “师父。”

  还未等他探出一二,陌君离虚弱的声音传入耳中。天机子将他扶了起来,披上衣物,便扶他回房休息。

  “离儿,好生歇息着,为师替你熬些安神的药来。”天机子淡淡的说着,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陌君离,纠结的转头离开了。

  陌君离抬了抬手,活动了一下,并没有任何不对,正疑惑着天机子的纠结之处,门轻轻的被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畏手畏脚的缩了进来。

  廖灿儿轻轻的将脚伸了进去,后脚轻轻的也跟了上来,轻轻的转身带上门,这一切都是怕被隔壁的天机子发现!

  欣喜的转头一看,廖灿儿顿时煞白了脸。

  ◎更新S.最$z快}U上c¤酷;$匠l网

  “哎哟我擦,大哥,你这是再玩变脸啊!”很快的反应过来,虽然颜色变了,可人却是陌君离。惊奇的看着他的脸,廖灿儿欣喜的上前。

  “变脸?小九儿何出此言?”温和的笑容不变,可在不一样颜色的脸上出现,显得十分的诡异。

  “陌哥哥,你还不知道啊!”听着他这话,搞了半天他还不知道这事儿!廖灿儿顿时乐开了花,跑过去将镜子拿了过来递给了他。

  镜子放在他的面前,陌君离顿时愣住了。

  眼前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绿色面孔的人,没错,脸是绿色的,而且居然有着自己的五官。陌君离顿时明白了天机子的难言之处了。

  “陌哥哥,你该不会是被那老头给坑了吧!”欢喜的看着他木讷的表情,廖灿儿没心没肺的笑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