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几个茅草屋围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大院子。廖灿儿被安排到了陌君离隔壁,方便陌君离照顾自己。

  这里的环境,让她即将崩溃!天啊,什么世道啊!皇子的师父竟这么穷你在逗我玩啊!廖灿儿无比郁闷的看着这一切。

  欲哭无泪的住进茅草屋,里面除了床和桌子加柜子,基本上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憋屈的躺在床上,自己惊奇的发现,床是软的。急忙掀开床单一看,下面竟全是茅草。

  “砰”的一声,无力的瘫在床上,看着敞开的窗户,认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算了,就当是体验生活吧。”

  “唉,睡觉!”

  认命的躺在床上,扯过被子便裹在自己身上。被子上陌生而又熟悉的清香让她很快沉睡过去。

  次日天亮了,屋外传来喧闹声。廖灿儿不由自主的蹙眉,翻了个身,继续睡。

  可外面的声音好似不把她闹醒不罢休似的。

  “臭小子!老子教你功夫你居然不学!你不学以后怎么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师父,徒儿有自己的方法。”

  “滚!给老子滚远点!老子教了十年,你TM的居然就只会点拳脚功夫!老子真是白养了十年!”

  “师父,我”

  廖灿儿不悦的拧起了眉头,辗转几圈后,她猛然起身。

  “陌君离,去给老子做饭!MD,气得老子都饿了!”

  “师父,徒儿这就去为你做饭。”

  “你个不争气的臭小子!滚一边儿去!”天机子的狮吼功将廖灿儿彻底激怒,愤然起身,不顾身上还没穿好衣服,直接推开门,大声吼道:“臭老头你丫的有种别冲殿下瞎吼吼,你要吼就走远点,老子还要睡觉!”

  气鼓鼓的瞪着他,廖灿儿此时只觉得火气大!

  天机子顿时憋红了脸,看着廖灿儿生气的样子,自己更是吹胡子瞪眼,怒气冲冲的上前去。上前就给她一锭锤。廖灿儿疼的立即蹲下身来抱着头吃痛道:“噢!死老头!”

  “你再乱吼!”天机子毫不留情的再给她一个爆头。

  “臭老头,你丫的全家死绝!”捂着头,瞪着愤怒的眼睛,廖灿儿毫不畏惧的吼着。

  天机子眼睛一瞪,嘴巴一噘,伸手便向她的耳朵拧去。“哎呀呀,疼疼疼!”毫无反抗能力的廖灿儿捂着他的手,生怕他将自己耳朵拧下来。

  “死丫头,你再乱说试试!”说着,他便又是一用力,廖灿儿的耳根顿时红透了。脸也跟着充满了红色。

  “老头,老头,我错了,疼疼疼!停停停,我错了还不行吗!”廖灿儿泪眼汪汪委屈的说着。

  愤然松手,威胁的说着:“死丫头,以后要是再乱吼,老子就把你耳朵给拧下来,当下酒菜!”

  “呜呜,好凶残!”廖灿儿委屈的看着他。很快,眼泪就直接被她强行挤了出来。天机子愣愣的看着她,随后烦躁的吼着:“死丫头不准哭!老子最怕女人哭了!听见没!不准哭!”

  廖灿儿一听,心里一乐,扯着嗓子就开始鬼哭狼嚎。“哇啊啊!!!”大声哭着,天机子顿时更加烦躁了。

  “啊!死丫头,不准哭!”烦躁的天机子挠着头发大声吼着。廖灿儿不管,现在的她只需要尽情的哭喊着就行了。

  很快,她的哭声引来了在做饭的陌君离。

  @7酷匠7{网K首发D

  “小九儿,怎么了?”慌忙的跑过来,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廖灿儿关切的问着。不等天机子说,他便直接将廖灿儿抱起来,就像抱着自己的女儿一样,安慰着她。

  “九儿不哭,陌哥哥一直都在,乖,不哭。不哭。”柔声安慰着。一旁的天机子顿时气得双手一撒,便直接离开了。

  为难的看着离开的天机子,陌君离紧紧抱着廖灿儿。见天机子离开,廖灿儿便很快止住了哭泣,红着眼眶,委屈的看着陌君离。

  “小九儿怎么了?”温柔的安慰着,陌君离温和的声音让她感到了一丝安全感。廖灿儿瘪瘪嘴,委屈的说着:“怪老头欺负我,他拧我耳朵,还要拧下来下酒。我怕怕。呜呜。”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廖灿儿的话刚落下来,天机子那暴躁的声音便从远处传来了。陌君离尴尬的笑着,随后解释道:“师父内力很好,这点距离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小九儿,别怕。”

  “臭小子,老子的功夫是天下第一,不要用很好来侮辱老子!”廖灿儿还没反应过来,天机子的声音再次传入耳边。愣愣的看着陌君离。只干笑一声,“殿下,我,我饿了。”

  “臭小子,老子也饿!”话才刚出口,天机子那欠抽的声音再次传来。廖灿儿一挑眉,不悦的转头看着天机子住的房屋,不屑的瞥了一眼。

  “小九儿乖,陌哥哥这就为你们做饭去。”说完,他便将廖灿儿放下,自己向着厨房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