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公元352年,春,今乃镇南王大婚之日,全城上下皆在庆祝着。

  婚礼现场,礼数已行,可送新娘送洞房后,新郎便再也没有出来了,在座各地都当作新郎心急,不再去询问。

  可无人知晓,两位新人早已不在城内。

  断情崖上,岩石屹立于崖边,上面刻着“断情崖”三个大字。悬崖峭壁,下面是望不到尽头的深渊。

  周围树木茂盛,但草丛却稀疏得能看清道路上的一切动静。

  通往崖边的道路上,四个女子慌乱的逃跑着。见前方是悬崖,都纷纷止住了脚。四人面色各异,但可以看出,她们这是在逃亡。

  四人当中,有一个身着凤冠霞帔,手持宝剑。她的面容更为惊艳,满脸惊慌的望着身后的道路,她就是本应今日出嫁给镇南王的廖灿儿。而她身边的三个女子,则是她的三个徒弟。

  廖灿儿身旁年龄最小的一个小姑娘,她的大徒弟,挽颜九歌。紧张的看着廖灿儿,慌张说道:“狮虎,怎么办,没路了!”

  说着,廖灿儿眉心拧在一起,成川字,犹豫的上前一看,下面是无尽的黑暗。不过,脚下不远处出现的小路让她散开了眉心。

  狡猾的眼珠一转,廖灿儿勾了勾嘴角。

  “驾!”

  “驾!”

  突然传来的马蹄声让四人为之一惊。廖灿儿急忙向三个徒弟走去,一副难为情的模样,纠结的说道:“猴儿们,为师刚刚看见下面有条路,为师先去探探路,你们就在这儿先替为师顶住,为师很快就回来了。”

  话一说完,她便纵身一跃,抓住悬崖边上的腾蔓快速滑了下去。只留下自己的三个徒弟,在悬崖上进退两难。眼看后面的镇南王就要追了上来,三人更为慌乱。

  挽颜九歌索性直接坐在地上了,俊俏的小脸皱在了一起,欲哭无泪的望着悬崖,想着自己不靠谱的师父再次将自己抛弃,心中有着无法衡量的哀怨。

  三人中,年龄最大的琉璃珑,廖灿儿的三徒弟。沉重的看着她们,也上前去看了一下,悬崖很高,悬崖边上有着很长很长的腾蔓,与悬崖的高度一样,几乎望不底。

  仔细看着,她意外发现了脚下的这块地面下面是空的,再仔细一看,下面的确有条道路,不过,看着这道路着实有些诡异。

  下面的小路看似像路,可却没有路那么安全,而且,这路太短了,看起来,更像是悬棺!

  琉璃珑勾了勾嘴角,狭长的凤眼煽动着睫毛,不知名的笑意流露出。

  二徒弟南宫依雪不解问道:“珑,怎么了?下面真的有出路?”柔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南宫依雪缓缓上前一步。

  琉璃珑转身轻笑,拉起挽颜九歌,冷俊的面容扯出怪异的笑容,对两人笑道:“放心,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下面没有路,那是悬棺。”看着两人不解,琉璃珑收敛了笑意,冷声说着。无意识的扫了一眼悬崖,琉璃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说出你们师父在哪儿,兴许本王会放过你们!”话到人未至,三人立即转身望去。三人正准备坐等廖灿儿回来,没想到镇南王到先来了。

  只见镇南王一袭红袍披身,身前的大红花也足以证明他来得有多急。手持碧色长剑,轻身一跃到三人对面,缓缓落在地面。

  冷冽的双眸扫过三人,刚抬手,只见挽颜九歌拉着其他两人跪在地上,求饶道:“师夫饶命啊!师父让我们在这儿等着你,她要跟你玩个游戏,她就下面!”

  G酷!‘匠网n永久O免费#A看小W说B

  毫无骨气的跪在地上,三人同时指着悬崖,纷纷给他让出了一条道路。陌君离满脸黑线的看着她们,果然是怎样的师父教出怎样的徒弟。

  “我TM还真是养了三个白眼狼啊!”突然出现的廖灿儿凶神恶煞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

  三人同时回头,悬崖边,一个红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了。凶神恶煞的她并没有让三人感到害怕,反而,镇南王的出现却让三人感到心虚。

  廖灿儿拔出腰间配剑,气冲冲的对同样一身红的镇南王吼道:“陌君离!你TM还让不让我活了,你都追了老子两年了。”

  陌君离上前一步,冷声道:“灿儿,随本王回去,再闹今晚就不用睡了。”

  冷声威胁着,俊美的面孔铁青着脸,看着廖灿儿一直在不情愿的摇头。美眸微眯,危险的气息散发出来。

  语气微缓,陌君离迅速上前,向她冲去,速度快到几乎看不见。廖灿儿快速反应过来,迅速躲开,惊险的看了他一眼。

  见她仍在逃避,陌君离拔剑向她刺去,剑未伤人,剑气却断了她几根秀发。廖灿儿身子向后倾倒,双腿跃起,向他腹部袭去。

  陌君离立即收剑,身子一侧,单手抓住她的一只脚便往上提。廖灿儿顿时被他提了起来,双手蹭在地上,被蹭破了皮。凤冠散落在地,秀发倾撒在地。

  被倒吊起来的廖灿儿感觉头晕,不断的挣扎着。

  脸色一变再变,拼命挣扎几下无果,廖灿儿气愤吼道:“陌君离,你个挨千刀的,不弄死我你是不会满意是吧?!”

  手中佩剑“哐”的一声被他扔在地上,轻轻的将她放下,再次将她扶起来,将她抱在怀中。看着她通红的小脸,陌君离心疼道:“本王怎舍得让你受伤?”

  狡猾的眼珠一转,廖灿儿很快收敛的气焰,如同猫咪一般的乖巧,蹭了蹭他的胸膛。

  轻轻的将她放下,再次揽入怀中,下巴抵着她的脑袋,柔声说道:“时辰不早了,该回去洞房了。”

  廖灿儿点了点头,头发凌乱,凤冠早已散落,这样的她看起来甜美依旧。

  陌君离松开了手,见此,廖灿儿迅速闪开,站在悬崖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陌君离,你要是再逼我,老子就从这儿跳下去!”

  “灿儿,别闹了,该回家了。”美眸一冷,陌君离淡笑着。不受印象的上前走去,一步步的靠近她。

  廖灿儿惨笑着,他这是算准了自己不会跳?距离拉近,廖灿儿毫不犹豫的纵一跃,这次,她什么都没想,直接跳了下去。

  顿时,陌君离脸色微变,手中凝聚内力将佩剑吸到手中,没有一丝犹豫,快速跳了下去。两人的隔着一段距离,陌君离运用内力,加快了降落的速度。

  “啊啊啊!陌君离救我!”刚跳下去几秒后,廖灿儿顿时后悔。看着下面一片漆黑,顿时觉得全身都软了。

  一直在下坠,廖灿儿只感到腰间一紧,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将自己抱住。

  陌君离用力将剑插进崖壁,剑在崖壁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两人依旧往下坠,但速度却是越来越慢了。直到最后剑被卡住,两人悬在空中。

  发觉到没有再继续下坠的廖灿儿睁开双眼,眼前依旧一片漆黑。温热的气息喷撒在自己脖子上,廖灿儿惊险的吐了一口浊气。

  “咣!”

  刚松了一口气,剑“咣”的一声,断了。

  “啊啊啊!陌君离救命啊!”剑断了,两人再次继续坠落,廖灿儿紧紧的抱住他。

  “别怕,我在。”温和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但却感觉不但一丝温暖。廖灿儿死死的将他抱住。

  “陌君离,我还没给你生猴子呢,我还不想死。”无力的贴在他的胸膛,廖灿儿沙哑着嗓音说着。

  “好!”

  整个悬崖,都在回荡着两人的对话,就连悬崖上的三人,也都无奈的看着下面,虽然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