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如烈连说三声“好”,又转头看着慕容倾城,问道:“倾城,你觉得焰儿怎样?”

  慕容倾城低了低头,一脸娇羞的说道:“回皇上,倾城,倾城觉得殿下,殿下很好。”

  “哈哈哈!既然你俩都中意对方,那朕便牵个线,焰儿,倾城乃南江王的手中宝,可要好生对待啊!”说完,陌如烈便意味深长的看着二位。

  看着他们眉来眼去,一旁的廖灿儿只想给他们一人一巴掌,说这么多不闲累啊。老娘站了这么久,你们不累我累啊!

  很快,他们的婚事成了,其他人又开始眉来眼去,挑选自己心中如意人。晚宴很快到了尾声,陌君离带着她离开了皇宫。

  马车上,廖灿儿不顾陌君离的感受,直接将鞋脱了双腿不停的抖动着。可爱的小脸皱在了一起,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脚。

  陌君离将她抱起放在自己腿上,抬起她的腿,为她轻轻揉着脚。廖灿儿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看着他不言不语却认真的模样,心中怒火顿时不知该怎么发泄了。

  天已黑,今晚,乌云遮挡了月亮,风也很配合的“呼呼”作响。京城街道里,所有的店铺都打烊了,周围黑压压的一片。

  马蹄声渐渐响起,慢慢的,越来越轻,直到除了风声,和树叶摇曳的声音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回到府中,府内静悄悄的一片,下人大多都已经休息了。现在,除了守门的大哥和守夜的下人之外,都已经睡了。睡得很沉,很沉。

  送廖灿儿回屋后,陌君离便来到了书房。

  推开门,书房内一片狼藉印入眼帘,漠然的眸子顿时一冽,周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陌君离冷“哼”一声,便向着书架旁的那副画走去。画是卷起来挂在墙上的,五人知晓它里面画的到底是什么。只有作画人,陌君离知道。

  抬手,握住那卷画,用力的转动了一百八十度,顿时“轰”的一声,墙壁顿时旋转了一百八十度,陌君离快速进去,墙壁也不给谁机会,快速关闭。

  ……

  皇宫内,太子寝宫里。

  偌大的寝宫,仅三人存在。书桌前,白衣男子提笔认真的绘画着。站在桌前,低头认真的看着桌上的画,看着画上的少女,轻轻的落下最后一笔。

  男子对面,有两个黑衣男子半跪在地战战兢兢的看着地面。几人都很安静,静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窗外,风声“呼呼”作响,窗户也总是会发出轻微嘎“吱”的声音。笔在纸上运动的声音停了下来,较急促的呼吸声让人感到不安。

  许久后,一直盯着画上人的白衣男子突然“叹”了口气,抬手抚上画上人的面孔,哀愁道:“你们说,本宫还能和她见面吗?”

  淡淡的忧伤让气氛变得格外诡异,陌君焰的话,让地上两人不知如何回答,更不知他所说的“她”是谁?

  两人之中,一个胆子较大的人突然开口道:“回殿下,若是没有见面的机会,殿下可以创造机会。”

  冷冷的声音衬托着他的一袭黑衣,微微抬头,深沉的眸子对上陌君焰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男子急忙低头。

  陌君焰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半跪在地的两人,放下手中的笔,轻笑道:“好一个创造机会!”

  话刚说完,陌君焰又拿起画,细细端祥,半响后,又冷声道:“东西找到没有?”

  半跪在地的两人顿时一愣,随后低了低头,战战兢兢的回答道:“回殿下,属下,属下今夜未能找到东西。不过!”

  “嗯?”话还没说完,陌君焰便冷眼向他望去,许久不再说话,直定定的看着他。他的冷,好似能把空气凝固,地上的两人呼吸沉重的跪着。

  “继续!”

  两个字一出口,陌君焰便缓缓的坐下来,看了一眼手中的画,似有似无的笑意让跪在地上的两人不知如何开口。

  刚才开口的男子犹豫了几秒,道:“殿下,三皇子,他,他府中多了一个下人。那人于太医院的廖太医有几分相似。”

  “嗯?”听到这话,陌君焰顿时收敛了杀气,双眸微眯,充满危险的盯着他。半响后,陌君焰又道:“廖太医?廖星?”

  陌君焰喃喃自语着,再次看了一眼那画中人,头也没抬的招了招手,示意让两人退下。

  两个黑衣男子微微一愣,很快又反应过来,两人一同出了寝宫。两人刚踏出一只脚,方才那胆子较大的男子只觉得小腿一疼,自己便重重的摔倒在地。

  本以为自己是意外,谁知自己的伙伴也随之倒下。男子不顾自己的腿,惊慌的将他扶起。谁知自己的伙伴竟已经没了呼吸。

  不敢置信的回头看了一眼陌君焰。

  “咻”的一声,一个黑色的不明物体突然向自己袭来。男子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觉眼睛一疼“啊”的一声,自己便没了意识。

  黑夜笼罩着整个京城,风吹着房梁上挂着的灯笼,灯光微微闪耀着,大街小巷里,都已经关了门窗,就连打更人,也早已回家休息了。

  风在“呼呼”作响,好似想要吹散那肮脏的铁绣味。天空一片乌黑,渐渐的,便下起了雨。雨水狠狠的敲打着房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雨水在冲洗着一切的不愉快,风在吹散着所有的难过事。这几日,注定不太平。

  ……

  》最◎新章节上^酷U/匠#l网

  清晨,雨未停,雨水沿着窗沿渗梦里面,“滴答”的水滴声让人感到平静,可“呼呼”作响的风声却让人很早就没了睡意。

  廖灿儿所住的屋里,简洁的屋子里让人感到安逸,墙上挂着字画,墙下放着盆景,桌上杯具具备,梳妆台上简单整齐,这里的一切看来都那么的美好。

  可是,床上出现的一坨天蓝色不明事物破坏了这美好的一切。那坨不明物体微微移动了一下,半响后,那不明物体便开始蠕动,用着神龟般的速度。

  一步一步的移动着,直到最后那坨物体半个身子都悬在了床边,它这才停止行动。

  许是那物体体力较大,当它正准备转身时,只听见“嘭”的一声,那不明物体重重的摔倒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