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灿儿狼狈的样子,让他哭笑不得。

  慢慢的爬了上来,廖灿儿张开双手,全身都湿透了。陌君离毫不犹豫的将她抱起。走到床前,轻轻的将她放下。

  廖灿儿利索的脱了衣裳,一丝不挂的裹紧了被子。陌君离拿出干净的衣服,躲在了屏风后面换上。

  待陌君离出来时,床上的廖灿儿裹紧了被子,一圈又一圈的裹得紧紧的。只露出一个头发湿漉漉的小脑袋。

  “嘿嘿,陌哥哥,你换好啦?换好了就顺便帮我一下吧,我,我出不来了!”见陌君离换好了衣裳,廖灿儿蠕动着身子向他讪笑道。

  陌君离无奈摇头笑道:“傻丫头,别闹了。”说着,便伸手一把扯来被子。

  顿时,廖灿儿一丝不挂的出现在他眼前。别扭的看着眼前的陌君离,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廖灿儿扯过被子遮挡着,虽然还是十二岁的小女孩,但她好歹也活了十几年,再怎么厚脸皮也没到不要脸的程度。

  从衣柜里挑出几件男装,陌君离看了一眼,果断的选择了那件对于廖灿儿来说有点大的太监服。

  拿着太监服,走到她面前,亲自为她穿上。认真的为她穿上,陌君离眸中柔情似水一片真。

  穿着完毕,廖灿儿看着挽起的袖子和裤脚,直接扑进了陌君离怀中,甜甜的说道:“陌哥哥,我们什么时候进宫啊?”

  “头发擦干了就进宫。”陌君离拿起一旁干净的白布,认真的为她擦拭着头发。

  一刻钟后,陌君离为她挽好头发,两人便进宫了。坐在马车上,看着窗外的天气,貌似有点不给力啊。

  天空乌云密布,看样子今天应该不会有好事发生。不过,貌似基本上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

  静静的窝在陌君离的怀里,廖灿儿故作天真的抬头看着他,问道:“陌哥哥,你的衣柜里怎么会有太监的衣服啊?”

  陌君离在她头顶蹭了蹭,温和的说道:“是阿星以前出宫时穿的,衣服湿了,没有拿走。”

  “那陌哥哥为什么会放在自己的衣柜里呢?陌哥哥是不是不爱灿儿了?陌哥哥是不是爱上了哥哥?”一时无聊的廖灿儿嘟嘴,追着这个话题不放过陌君离。

  陌君离轻笑道:“廖灿儿可懂爱屋及乌?”认真的看着怀中人儿,怀中廖灿儿抬头,两人的目光对上一秒后,廖灿儿撇开了头。

  不屑的嘟嘴,似乎自己从未说赢过他。廖灿儿冷“哼”哼着,不再理会。

  进了宫,陌君离带着她去见了皇后,又见了皇上,最后与太子碰面。两人行走在御花园里,对面走来的是太子陌君焰和陌君越两人,身后跟着两位随从。

  陌君离冷眼望去,无意识的撇了一眼,左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廖灿儿跟在自己的身后,陌君离毫不犹豫的带着她,绕道行走。

  不知为何的廖灿儿上前狗腿的问道:“殿下为何要绕道行走?”廖灿儿弓着身子,十足的太监相。

  “灿儿想被一只母狗追着咬?”陌君离意味深长的说着。廖灿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陌君离无奈的轻笑道:“到时候灿儿就知道了。”

  今日,天启皇帝寿辰,各小国都派有使臣前来祝寿。其中,除天启之外的南江大国也派了人来和亲。

  南江公主,南江王最疼爱的女儿。此次前来天启,一是为了给天启皇庆寿,二是为了南江公主的婚事。

  晚宴即将开始,陌君离带着廖灿儿早早的入了座。身为皇子的陌君离当然是坐着的,而廖灿儿,理所当然是站着的。

  由于天气原因,晚宴安排在了殿内举行。站得脚疼的廖灿儿无比心塞的看着龙椅上的空位,自己都站了这么久了,这狗皇帝怎么还不来啊!

  看着在座的公子小姐都笑得那么嗨,廖灿儿只想立即罢工不干了。

  很快,南江公主来了,南江公主身着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衣长裙,头上金银满是,脖子上,一大串纯金圆环挂着。就连手上,也带着金手镯。一眼望去,不知道还以为是个纯金雕像呢。

  满身的铜锈味让廖灿儿感到不适,这样的人,在她眼里,就是乡下人生怕别人知道她是乡下人,所以用金银来掩饰自己的俗。

  很快,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南江公主不屑的看了一眼。当她的目光扫过太子陌君焰的时候,她却愣了一秒。

  “皇上驾到!”

  太监细腻的声音响起,众人起身行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整齐响亮。

  “今日朕寿辰,众爱卿平身吧。”皇上陌如烈沉稳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大家这才起身。回到座位上,但却无一人敢大声说话。

  “下面,有请各位佳人献礼。”

  看着各位献礼,要么送宝贝,要么送字画,更有的,献歌舞,献技术。廖灿儿十分无聊的看着她们送东西,唱歌跳舞。

  直到南江公主。

  南江公主抿嘴浅笑着,她优雅的走到中间,道:“皇上,倾城愿为皇上在场献画,请皇上准许。”

  南江公主名为慕容倾城,慕容,也正是南江皇室的姓。

  陌如烈点头准许。

  慕容倾城温雅道:“来人,把布带上来。”说着,众大臣皆是疑惑不解,既然是画画,拿布来做什么?难道要在布上面画画?

  没错,四个人,牵扯着一块很长的布上来,那布比慕容倾城都大得多。

  H酷匠网g永久免)“费0看@_小8说A

  很快,一旁的人端着一盆墨水上来。慕容倾城自信的看着在座众人,直到陌君焰时,她顿了一秒,随后很快掩饰下去。

  不知何时,一个小太监竟拿着类似现代的拖把一样的东西交于她手中。慕容倾城自信的点了点头,随后沾了许些墨水,快速举起往白布上舞动。随着她的节奏,一旁的乐师开始敲打乐器。

  快速的舞动着,她的身子也随着节奏开始舞动。这不像是画画,反而倒像是在跳舞。

  看着她这种小把戏,廖灿儿真的想告诉她,这种游戏自己幼儿园的时候就玩过了。

  很快,慕容倾城稳稳的落下最后一笔。同时,发簪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众人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慕容倾城的身上,没几个人去看她的画。

  慕容倾城尴尬的看着大家,顿时红透了耳根。

  而这时,陌君焰却突然起身,走到她的身边,捡起地上的发簪。对她温柔的笑道:“还好掉下去的是发簪,以后小心点。”

  说着,便亲手为她戴上。认真的看着她,陌君焰温柔的笑着,转身离去,留下红透了脸的慕容倾城。

  很快缓过神来,慕容倾城一脸娇羞的说道:“皇上,倾城献丑了。”这话一出,众人再次看向她的画。

  一副放大版的水墨画呈现在众人眼前。

  顿时,掌声轰然而起。陌如烈欣慰的笑道:“倾城果真是才貌双全啊!”说完,便拍响了双手。

  “皇上,其实此次倾城前来天启,不仅是为了给皇上祝寿,更是为了父王的心愿。”说着,慕容倾城一脸娇羞的跪在地上。

  “朕知道,焰儿,你觉得倾城如何?”陌如烈轻笑道。

  陌君焰点头道:“倾城公主才貌双全,就算不看她公主的身份,也无法挡住她所散发的光芒。”

  “好!好!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