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22勉为其难的接受

  “二位商量好了吗?”男子双手环抱于胸前,笑意吟吟的盯着她们。

  廖灿儿拔出宝剑,双眸一冽,便向他刺去,男子身子一侧,伸手一抓,“哐”的一声,剑落地,廖灿儿被他抓住腰带。

  “师父,你没事儿吧?需不需要我去找帮手?”一旁的挽颜九歌见此,立即拔腿就跑。

  男子另一只手一抬,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紧紧抓住,“嗦”的一声,挽颜九歌也被他抓住,提了起来。

  廖灿儿小手一转,运用内力将剑吸起,身子一转便脱离了他的魔爪。快速向他另一边袭去,男子手一松,挽颜九歌被他狠狠的向廖灿儿扔去。

  廖灿儿身子微侧,被扔过来的挽颜九歌正好砸中她的右边身子。廖灿儿抱紧她,原地旋转一圈后,将她放下。

  冷冷的看着对面笑意吟吟的男子,手中宝剑一横,毫不犹豫的向他冲去了。在他周围快速的转了一圈又回到挽颜九歌身旁。

  “猴子,我们走。”说完,便抱着她拔腿就跑。速度快得让那人来不及拦住。廖灿儿抱着她,马不停蹄的跑着。

  那男子站在原地,望着她们刚才离去的方向,美眸顿时暗下来,冷冷的看着,手一摸腰间。方才只是感觉腰间有点轻微的触动,没想她居然真的偷走了自己的钱袋。

  男子冷“哼”一声后又轻笑道:“看来这方州到处都是卧虎藏龙啊。”说完,袖子一扬,转身离去。

  城外小树林里,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廖灿儿瘫坐在地。一脸欣喜的挽颜九歌任没有从方才刺激的场面回过心来。

  “师父,刚刚真的好刺激啊!我们明天还去,好不好?”挽颜九歌惊喜的说着。回想方才廖灿儿抱着她一直跑,速度快到她都睁不开眼了。

  “还来,一次就够了,多的不说,咱们三七开。”说着,廖灿儿便拿出刚刚摸到的钱袋,打开一看,里面竟有三张银票。

  看着上面的面额,廖灿儿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数了数里面有多少,一共一万两。

  “师父,好多一千两啊!”挽颜九歌惊喜的看着她手中的银票。廖灿儿不屑的撇了一眼道:“切,大惊小怪的,跟没见过世面似的。”

  数了几次,廖灿儿揪心的拿出了三张一千两的银票给她,朗声笑道:“哈哈,猴儿啊,跟着师父有肉吃,以后好好跟着学。”

  看着她浮夸的表情,挽颜九歌笑眯眯上前道:“师父,那以后能不能平分呢?”顿时,廖灿儿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很快,黑着脸说道:“平分?等什么时候你能帮得上忙就可以了。”

  “那我还要再练多久才能帮得上忙啊?”有些泄气的挽颜九歌垂头说道。廖灿儿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我当初也只比你好那么一点点,因为为师当初只会逃跑。”

  “哦,难怪方才师父跑得那么快!”一副我懂得的模样,挽颜九歌笑道。

  “好了回家!”拿起剑,廖灿儿一把将她抱起,便往城内跑去。

  最新章节上酷'匠y网

  送她回到家中,廖灿儿便去了“锁情楼”,看着进来的局势,虽不是很稳定,但也没出过什么大事。来到“锁情楼”,这才下午。

  看着“锁情楼”外一个白色身影在晃荡,廖灿儿好心的上前去询问道:“这位兄台,现在是白天,“锁情楼”的姑娘都不接客。你要是想找个姑娘的话,可以进去找林妈妈帮你安排一下。”

  说着,高大的身子转过来,惊喜的看着她。

  “小哲,终于找到你了。”寒涵欣喜的说着。廖灿儿顿时瞪大了眼珠,转身准备逃跑。

  寒涵一把将她拉住,手臂一用力,廖灿儿再次回到他的面前。快速反应过来,廖灿儿欣喜的扑到他的怀中,仰头笑道:“啊,哈哈,寒哥哥,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可好?”

  看着怀中紧抱自己的小少年,寒涵谦和的笑道:“小哲,近来几日你都去哪儿了?为何她们都说不认识你?”

  “啊?!寒哥哥,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边吃边聊!”说着,廖灿儿便扯着他的袖子就开跑。不明所以的寒涵也只好跟着她跑,许是身前人儿太小,寒涵生怕她摔倒。

  两人急匆匆的跑了许久,直到廖灿儿将他拉到自己所住的客栈里。叫了一些菜,两人便坐在楼下靠窗位置。

  小心翼翼的瞅了他一眼,见其一直盯着自己,廖灿儿心虚的说道:“寒哥哥,其实我并非居住在那儿,我只是替林妈妈宣传“锁情楼”,林妈妈顾及到我没有家,便让我住在那里。后来又觉得我一个男孩子住那儿不合适,便将我送来了这儿。”

  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变化,只见寒涵面不改色的说道:“小哲到我家中来吧,没有地方住,寒哥哥愿意收留你。”

  “这样不好吧,我不能白住在你家。”廖灿儿认真的说着。看着寒涵依旧笑着,廖灿儿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寒涵无奈的勾了勾嘴角,道:“小哲可以来我家做事,替我做事,这样就可以了吧。”淡淡的说着。

  看着他这般表情,廖灿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虽然自己的确没住处,的确需要找个稳定的地方住下,可是这寒涵,自己都还没解决好跟他的关系呢。要是住他家里,到时候局势稳定了,自己不好脱身啊!

  也许是看出来廖灿儿的难言之处,寒涵善解人意的说道:“小哲若是觉得不适,我在城外有一个山庄,没人知道,就当是借与你的。若是小哲以后想离开,我是不会阻止的。”

  “这个,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听着寒涵提出的福利,被吸引的廖灿儿毫不客气的接受了。

  看着她没心没肺的笑容,寒涵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莫名的欣喜感使他越来越不理解自己了。他知道廖灿儿对自己说谎,他也知道廖灿儿肯定不是一般人。就连她说的名字,他也知道是假的。可他却不想去揭穿。

  就这样,看着她不顾形象的吃着东西。顿时,“断袖”二字闪过他的脑海之中。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她了,可若是喜欢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断袖”了吗?

  寒涵努力的告诉自己,自己只是将她当作了亲弟弟一样对待,并非什么男女之情,自己也不是什么“断袖”。

  吃完饭后,廖灿儿便收拾包袱走人。跟着寒涵去了他那城外的府邸。离城内不远,只需走半个时辰。来到他所说的地方,廖灿儿顿时无语了。这个山庄,还真的是山庄。

  前面靠水,后面靠山,中间是房屋,其中,有四分之三的房屋在山的里面。前面有条河,也可以说是门前有花,花旁有河。

  住在这里,廖灿儿感觉有压力。

  几天下来,寒涵搬过来住,挽颜九歌也搬了过来,就连担心女儿会不会吃不惯的杨青青,也搬了进来。几人相处的,十分融洽。就连廖灿儿,最终告诉了寒涵部分真像。

  而寒涵,居然不怪她,还继续相信她,最后的回答更是让她大吃一斤水果。

  “廖灿儿比梅哲仁好听多了。”

  “可能,是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