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杨府回到“锁情楼”已经天黑了。廖灿儿不同往日,从前门进入。看着往来的男女,廖灿儿不悦的蹙眉。

  见她从前门进来,林妈妈笑着上前问道:“哎哟,小公子,这儿可不是您该来的地方。”林妈妈假装不认识,语气轻挑的说着。

  廖灿儿仰起稚嫩的小脸,冷声道:“老鸨,给我找个漂亮姑娘来!”说着,便举起一锭银子。

  林妈妈立即恭敬的接过银子,冲一旁的白衣女子说道:“云儿,快来陪这位小公子,可要好生招待着,不然你就给老娘滚出去要饭。”说着,又恭敬的冲她说道:“小公子,要不要到楼上去与云儿姑娘好好交谈?”

  “当然!”冷冷的说道,一手搂着云儿姑娘的腰,廖灿儿似笑非笑的带着她上楼去。

  一旁的胖男人猥琐的笑道:“林妈妈,一个小屁孩能干啥?你还不如让云儿姑娘陪我喝几杯。”

  “去你的,喝几杯也可以,拿钱!”林妈妈毫不介意的说着。

  楼下人来人往,拥挤的人群差点让廖灿儿迷失了方向。紧紧的抓住云儿的手,最终还是挤上了楼。似有似无的看了一眼楼下,他们的是有钱人,小部分人都是冲着沫颜几人而来。

  化妆之后的姑娘们更是让他们着迷。

  云儿带着她进了一间房里,廖灿儿随意的坐下。云儿依旧淡淡的笑着,为她倒了一杯茶,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竟是对面房间。

  廖灿儿轻声问到:“云儿姐姐,你知道对面是谁吗?穿得那么富贵,他就不怕被打劫吗?”不屑的看着对面的蓝衣男子,男子坏笑着搂着身旁的美人儿。

  “公子,对面的那是五皇子,陌君越,自从“锁情楼”开张,他便每日都来。”云儿轻声说道。

  对面房间里的陌君越虽怀抱没人,可眼睛却一直盯着楼下,想必他看上了楼下的某位妹子。廖灿儿轻声问道:“楼下现在是谁在表演?”

  “回公子,是沫颜。”

  几人当中,沫颜的容貌虽不是最美的,但气质却是楼中人无法相比的。廖灿儿意味深长的起身看了一眼楼下的沫颜,一袭白色长裙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再次坐下,廖灿儿轻声说道:“下去安排一下,由于沫颜抬受欢迎,以后每次与客人相约都要五百两,每次交谈时间为一个时辰。还有,多派几个人去保护她们六个。”

  详细的说着,一旁的云儿显得有些惊讶。

  “对了,云儿,从现在起。你不用去接客了,以后我来的时候都由你接应。”认真的看着对面的人,廖灿儿头也不回的说着。

  云儿受宠若惊的看着她,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我回去了。”说完,廖灿儿便牵着她的手,笑吟吟的搂住她的腰,带下楼。许是身高问题,两人的举动看起来比较滑稽。

  离开了“锁情楼”,廖灿儿便往外面走去。“锁情楼”不可久居,哪怕自己每次都很小心,但总是会有个不测。

  天色已晚,廖灿儿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没关门,且有空房的客栈。随意的洗漱后,便休息了。为了安全起见,她准备找个能住下的地方。不是客栈,也不是青楼。

  在客栈里小住几日,这几日里,白天她去教挽颜九歌武功,晚上就回来睡觉。这几日,她很庆幸没有再遇见寒涵。

  教了挽颜九歌几天,挽颜九歌基本上啥都没学会,不过自身的速度和力量倒是变大了不少。看到了这些变化,廖灿儿决定教她一招半式。

  桃院里,挽颜九歌手持木剑气势汹汹的对着桃树。她的身旁,廖灿儿手持木条同样对着桃树。廖灿儿眉目一横,手腕转动,木条随着她的动作而划出优美的弧度。

  她的这一招,只有六个动作要点。一旁的挽颜九歌认真的看着,待她停下后,挽颜九歌也同样舞出了相似的动作。只不过,廖灿儿收剑后,桃树上出现了几条刺眼的痕迹。而她,却一点变化也没有。

  顿时,挽颜九歌如同没了气的气球,焉了。

  “猴儿啊,别泄气,等以后有了内力,你也就跟为师一样了。现在才刚开始呢,练武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事儿。”廖灿儿鼓励的说着。

  “呜哇,师父,你带我出去放松一天嘛!都累了这么久了。”瘫坐在地上,无力的说着。看着廖灿儿无奈的有些动摇,挽颜九歌又道:“师父,不能一直这么苦练,你还是得放松一下吧。累坏了怎么办?我娘会心疼死的。”

  可怜巴巴的坐在地上,廖灿儿叹了口气,心想道:这丫头居然说出了我的心声!

  沉重的点了点头。坐在地上的挽颜九歌立即跳起来扑进她的怀中,道:“谢谢师父!”

  “好了,今天先休息吧,明天为师带你去做件有意义的事!”廖灿儿笑吟吟的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着。回想上次兼职土匪的事,虽然只赚了四个铜钱,可却还是赚到钱了。

  看着她的笑容,挽颜九歌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不过今天能休息,应该算是赚了吧。

  回到客栈,廖灿儿算了一下近来的支出费用,又准备了一下“锁情楼”近来的局势,今天一天又过去了。

  第二日,她早早的起了床,穿着一身黑衣,带着宝剑,前往杨府。来到杨府,叫醒了挽颜九歌,两人简单的准备了一下,便去了“南山寺”。

  曾经打劫的位置,廖灿儿依旧守着这个宝位。两个黑衣小孩,一大一小坐于山头。大清早的,来往的人并没几个。

  而这几个人,则是有人陪同的,不好处理。她们要找单独行动的人下手。看着太阳越来越高,两人也越来越困。路上行人也越来越多。可就是没见着单独行动的人。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两人看到一个身穿绿色锦衣华裳的人。那人面容俊美,有些一种说不出的妖邪,手中一把白色折扇,悠闲的走着。

  廖灿儿拿出了剑,唤醒了昏昏欲睡的挽颜九歌,廖灿儿抱着她,直接冲下了山头。突然出现在那男子面前。

  男子笑吟吟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

  挽颜九歌干“咳”一声,大声吼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小眼一瞪,牵强的挤出一个“凶神恶煞”的表情。

  廖灿儿满脸黑线的看着她,嫌弃的移开两步,冲着那男子大声吼道:“打劫,把钱留下,人走开!”龇牙咧嘴的盯着男子。

  面对如此“凶神恶煞”的两个小土匪,男子轻笑一声又道:“小家伙们,没钱怎么办?”

  “啊?没钱?师父,他没钱,我们是不是该劫色啊?”挽颜九歌傻乎乎的侧头询问道。

  o{更G4新2l最快A{上酷匠4?网

  廖灿儿淡定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黑布,蒙在脸上,又道:“没钱就把你买到小馆馆里去!”

  男子摇头轻笑道:“小丫头,不如跟我回家,我拿钱给你?”男子依旧笑吟吟的看着两人,妖邪的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狡猾。

  “师父,这样可以吗?”

  “丫的,可以个屁!跟他回家咱俩就真的玩蛋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