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20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好吧,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说着,小丫头便笑着行拜师之礼。

  “好了,起来吧,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廖灿儿依旧保持着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有点坏,又有点滑稽。

  “挽颜九歌!师父,你呢?”挽颜九歌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廖灿儿。”三个字落下,廖灿儿便走在前面,两人一路悠闲的晃着。

  “猴儿啊,你父母是干什么的?”廖灿儿问道,挽颜九歌犹豫了几秒,这才说道:“师父,我爹是天启的将军,常年在外。我娘什么都没干,就是,就是在家养我。”

  “你爹是将军?那你为何不跟你爹学?”再次问道,这个小丫头的确不简单。

  “师父,我娘她不许我学,我爹也只想让我做个有气质的女子,他们都说学武不适合女子。可我就是想学。”挽颜九歌认真的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廖灿儿,正好对上她的视线。

  “小丫头,据我所知,挽颜将军他居住在京城,这里方州,你又怎能证明他是你爹?”眼眸微眯,廖灿儿质疑道。

  挽颜九歌扯着自己的衣角,犹豫的皱眉说道:“师父,我爹真的将军,我爹他只是怕有仇人伤害我和我娘,便将我们送到了这儿。师父,你相信我,好不好?”

  “好吧,信你。”随意的说着,反正看着她也没什么大能耐。说着,身后的挽颜九歌便立即搂着她的手臂说道:“师父,谢谢你,哈哈。”

  “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家吧。”

  “师父,那我要怎样才能找到你?”挽颜九歌不舍的望着她,看到廖灿儿似笑非笑的表情,俊俏的小脸耷拉下来。

  _p酷=匠Q0网y正No版m¤首*Y发;a

  廖灿儿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知道“锁情楼”吧?不知道的话跟着我,一会儿再送你回家。”闻言,挽颜九歌毫无顾忌的点头。

  无奈的摇了摇头,廖灿儿带着她从后门回到“锁情楼”后院,记住路,廖灿儿又将她送回了家。绕到最后,廖灿儿还是回到了“锁情楼”,无力的趴在床上,没有陌君离的日子,说好又不好,说坏也并非很坏。只待这边稳定后,就可以回去了。

  近来几日,廖灿儿简单的整理了一下“锁情楼”账本,算来算去,“锁情楼”已经回本了,差不多从明天开始就能盈利了。不过,这回本未必也太快了吧。

  许是自己疏忽了,廖灿儿准备今晚去围观。可现在是白天,离晚上还有好几个时辰,想来想去,貌似自己还有个徒弟,都这么几天了,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想着,廖灿儿便提剑往杨府前去,挽颜九歌的母亲姓杨,杨青青。杨府也就只有他们俩和其他下人。

  来到杨府,廖灿儿谨慎的蹲在书上,仔细的观察着下面的一举一动,并未发现任何不对。风轻轻的吹动着,不过,廖灿儿总觉得这里安静得有些诡异。

  根据这里房屋建设的风格,她很快找到了主院。静静的蹲在草丛里,突然脚步声响起,只觉得头顶的小草被人轻轻的拨开,廖灿儿一把将那人的头搂住往下按。

  狠狠的捂住她的嘴,那人挣扎一会儿后,便愣愣的看着廖灿儿。廖灿儿仔细一看,只觉得这人越来越眼熟,很快,她便松开了手。

  “师父,你怎么在这儿?”挽颜九歌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小声的问着。廖灿儿不屑的撇开头。冷“哼”一声,道:“你还好意思说,为师都等你好几天了。要不是担心,你觉得我会闲的蛋疼到你这儿来玩?”两人小声的说着。

  “嘿嘿,师父,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我娘她不准我出去,这几天一直都守着我,逼我学刺绣,你看,我的手都被扎破了。”说着,她便举起了双手,光线暗淡的草丛里,根本看不清什么细微的东西。挽颜九歌又尴尬的将手放下。

  正当两人准备出去时,耳边却传来了女子呼唤的声音。

  “九歌,九歌!”一个柔弱的女子正在到处寻找着,女子五官端正,长相清秀,身子瘦弱,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女子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大家闺秀的气质,廖灿儿猜想,她应该就是挽颜九歌的母亲了。

  “九歌,你在哪儿?快点出来吧,娘亲不逼你了,快点出来,不要再吓唬娘亲了。”女子梗咽着桑音喊着,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身子便失去重心。

  “娘!”

  躲在草丛中的挽颜九歌大喊出声,惊慌的看着她。同时,躲在草丛中的廖灿儿突然起身向她冲去,挽颜九歌也只感觉有一阵猛风窜过。

  “啊!”

  就差那么几厘米,女子就摔倒在地。

  廖灿儿紧紧的抱着她,毕竟对方是个成年人,她抱着难免会有些吃力。小心的将她扶起,挽颜九歌立即冲出了草丛,跑到她的身旁。

  “娘亲,你没事儿吧?”挽颜九歌紧张的说着,看着脸色苍白的她,揪心的疼痛蔓延着。

  “夫人,你没事儿吧?”廖灿儿关切的问道。她摇了摇头,无奈的看着挽颜九歌,道:“九歌,你又给人家添麻烦了。”

  两人一起扶着她当一旁的石凳子上坐着。挽颜九歌抱着她的手臂,这才解释道:“娘亲,人家才没有乱添麻烦呢。”

  “那这位小公子是?”杨青青不解问道,看着廖灿儿与自己女儿一样还是个孩子,也没有太多顾忌。

  “娘亲,她是我师父,她会很多东西,真的。”挽颜九歌立即说道。认真的看着杨青青,只见她点点头笑道:“九歌,娘亲以后不会再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了。”

  “娘亲,谢谢你。”说着,挽颜九歌便扑进她的怀中甜腻的蹭着她的脖子。两人已经将廖灿儿当做了透明得了。不过,杨青青看着廖灿儿,慈笑道:“小公子方才真的要感谢你,我知道九歌她想学武功,这次,我也不再阻止她了。”

  “夫人,在下虽不能让她成为高手,但却能教会她保护自己。九歌她很听话,她昨天曾告诉在下,挽颜将军不再你们身旁,她怕您会被欺负,她想变得强大,然后保护夫人。”廖灿儿欣慰的看着九歌,笑道。

  杨青青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看着自己女儿都再为自己着想,她欣慰的笑着。

  杨青青同意让挽颜九歌学武功,挽颜九歌也不愿辜负大家期望,便要求廖灿儿前去桃院里教武。杨青青也觉得好,便去为两人准备些食物。

  两人前往桃院,看着叶子都快枯完了的桃树,廖灿儿拿出剑,腾空一舞,桃院中间的落叶都震开了一个宽大的场地。

  挽颜九歌抱着快被吹乱的发髻,风停后,她震惊的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廖灿儿笑吟吟的看着她,教武当然是从基础开始,而基础呢,就是从改善身体素质。

  想来想去,廖灿儿为她量身订做了一套基础套餐。从负重练习开始,挽颜九歌的手脚上都绑好了五斤的沙袋。而自己也与她一样绑着沙袋,但她的沙袋里面装的却是五十斤的沙金砾。

  今天一天下来,廖灿儿依旧轻松的蹦哒着,而挽颜九歌却早已经累趴了。

  “师父,明天还是这样做吗?”挽颜九歌趴在石桌上无力的说着。

  廖灿儿站在她身旁,笑道:“差不多吧。”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挽颜九歌仰头问道。

  “差不多就是包含了今天的内容。”廖灿儿轻松的说着。听着语气,就跟不是事儿一样。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