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叉腰,廖灿儿愤怒的瞪着他。

  “小公子,撞衫了又如何?”男子轻笑问道。

  “撞衫了,就不能显示我的帅气了!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细腿一迈,直接站在他的面前,廖灿儿抬头挺胸理直气壮的说着。

  男子摇头轻笑,看着她稚嫩的小脸,可爱一词用在她的身上十分恰当,可她说的“帅气”一词,听了却是令人觉得她更为可爱。

  “小公子,在下寒涵,撞衫也并非在下故意,实在是在下不知道会有如此,如此帅气的小公子会与在下穿同样的衣裳,与公子撞衫,是在下的不对。还望小公子海量。”寒涵浅笑说道。

  他不与廖灿儿计较,但这并不代表廖灿儿不与他计较。

  廖灿儿冷“哼”一声,不屑道:“海量个屁,老子可不是什么圣人!”

  话一出,寒涵却是愣了一秒,看着小孩子气的她,寒涵再次浅笑说道:“那小公子想怎样?”好似包容一个孩子般,他温和的笑着。

  廖灿儿愣愣的看着他的笑,他与陌君离不一样,同样都很温柔,但却有着不同的感情,一个是溺爱,溺爱心爱之人,一个是包容,属于长辈对晚辈。

  “哼,我也不是什么坏人,知不知道“锁情楼”?”廖灿儿冷声说道,眉间一挑,小嘴便不由自主的嘟了起来。

  “锁情楼?”寒涵念叨了一下,只听见一旁的阿木小声提醒道:“公子,锁情楼就是以前的颐和园,两个月前关门重修,今晚开张。”

  寒涵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小公子,那种地方不是你该去的。”

  “打住打住!寒涵是吧!今晚“锁情楼”开张,我会在里面等你的,到时候你来吧,不然后果自负!”语气不屑的说着,满满的挑衅意味。

  “老伯,劳烦了。”说着,廖灿儿便再拿出一两银子,给了老伯,老伯笑道:“小事儿,小事儿,小公子,现在要回去吗?”

  廖灿儿点了点头,老伯会意的再次划船。看着时间,也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悠闲的一路闲逛回去,廖灿儿一直都觉得那人身份不简单。

  回到“锁情楼”,随便一打听这才知道寒涵的身份,果然不简单。方州最大的富商,也就是天启首富,就是寒家。寒家有两个儿子,老大是寒佚,而寒涵,则是寒家的二公子。

  寒家大公子,乃商业界中的一大神奇人物。十五开始便经商,管理了寒家一半的产业。二十岁完全有能力管理寒家所有产业,无奈家主想将一半的产业交给二儿子寒涵,可以寒涵不喜经商,喜文武爱音乐。

  知道这些,廖灿儿顿时觉得无望了。本以为他小有名气,骗他来“锁情楼”至少可以宣传一下。现在看来,还是发传单吧。

  天未黑,廖灿儿早已准备好了一切。静静坐在二楼一间干净简单的房里,今天开张,只希望不出现意外就行了。

  “咚咚咚”

  “进来。”

  门被推开,一个白衣男子轻轻的走了进来。端着茶小抿一口的廖灿儿没有发觉,以为是楼中的人找她有事罢了。

  “小公子让寒某来,可是有事?”寒涵淡淡的说道。他没有反感,因为这里没有属于青楼的胭脂味。他没有拒绝,因为直觉告诉他,廖灿儿不会伤害他,而且,他也开始好似廖灿儿的身份。

  “呜哇,还真没想到啊!你居然来了?”放下茶杯,廖灿儿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本是觉得无望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来了。

  “嗯?不是小公子让在下来的吗?”寒涵浅笑反问到。

  廖灿儿抬手指着对面的位置,示意让他坐。寒涵会意的坐下。两人对视一秒后错开。

  “寒公子,其实吧,我让你来也没啥。那个,撞衫不是一种错,也可以说是有缘,既然有缘,那就陪我一起逛逛青楼呗,你说是吧?”毫无准备的她乱说一通,廖灿儿未想到他会来,更未准备怎么面对他。

  “敢问小公子贵姓?”

  “呃?呃,姓梅名哲仁。梅花的梅,哲理的哲,仁爱的仁!你可以叫我小哲。不能叫我小仁,懂吗?”廖灿儿一本正经的说着。

  寒涵摇头笑道:“小哲公子真是有趣。”

  “小哲就小哲,别加个公子,叫着多生疏啊!”廖灿儿豪爽的说着。

  对此,寒涵也未察觉到任何不对。只觉得眼前的人儿,甚是有意思。

  “既然如此,那小哲就称在下为寒哥哥吧。”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寒涵心中顿时有一种莫名的舒畅。

  很快,外面的声音不断变大,两人说着也没了兴致继续说了。

  一同到外面看,楼下往来人流如菜市,多得让人都快找不到脱身的路了。

  台子上,沫颜一袭白色长裙,坐于中间,双腿盘着,架着古琴,长发披散,自然落肩。双手轻轻的在琴弦上划过,优雅纯洁的她,很是显眼。

  两人淡然视之,从后门送走了寒涵,廖灿儿也直接回了后院小屋里,许是木门隔音效果不佳,廖灿儿辗转难眠,很晚才入睡。

  次日清晨,想了很久的她,很早起了床,穿着一身黑衣,快速离开。

  在这方州一带,有个南山寺庙很有名,每天都有人去拜,廖灿儿早早的赶去了。

  “锁情楼”能赚钱,不过最大作用是用来收集情报。而且,平时自己也是闲着,偶尔处理一些小事。这样还不如自己出来找点儿事儿做。

  |)看n正版-章$节.、上C酷1匠&?网oU

  想了那么久,廖灿儿最终决定了,在前往南山寺的路上潜伏着,兼职做土匪。

  看了一下地势,这里山低,树多,路长,人少,而且容易逃跑。

  静静的坐在山头上,看着下面往来的人。挑三拣四的选择打劫对象。

  “哎,太老了,不行!”

  “哎,太瘦了,也不行!”

  “哎,女人和小孩子?更不行!”

  “这,一对老夫妻,感觉眼眶有点湿润了,好感人。”

  “五个年轻人!有望了!不过这都带着剑的,还是算了吧。”

  等了一个上午,来往的人有许多,但却都一一被“淘汰”了。中午了,廖灿儿静静的等着,忍着。直到前方百米处,一个墨绿色的身影出现。

  那身影越来越近,廖灿儿轻身一跃,拔剑指向他,凶神恶煞道:“打劫!把钱交出来!”

  对方是个成熟稳重的男子。男子冷冷的撇了她一眼,随后又暗下眸子,道:“可怜的孩子,去买些吃的吧。”说着,便扔了三个铜钱在地上。

  廖灿儿华丽的凌乱在风中,再次回头去看,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廖灿儿梗咽道:“还真特么是好人啊!”

  再次坐在山头之上,远远望去,一个红色的身影正在靠近,廖灿儿勾了勾嘴角,再次拔剑纵身跃去。

  “啊哈!打劫,把钱交出来!”廖灿儿凶神恶煞的说着。

  抬头一看,那人却不见了,只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劫财?没钱怎么办?不如劫色吧!”

  廖灿儿急忙转头,看着熟悉人,急忙道:“三师兄,你怎么在这儿?”风尘染的出现,让她感到意外。

  对面熟人,廖灿儿难免会有尴尬。

  风尘染无奈的看着她,道:“可怜的孩子啊,拿去买点吃的吧。”说着,他便扔了两个铜钱给她。

  廖灿儿再次凌乱了。回过神来,风尘染也不见了踪影。

  廖灿儿心塞的说道:“师兄,一个陌生人都给了三个铜钱,你给两个好意思吗!”

  话刚说完,脚步响起,廖灿儿急忙转身指剑吼道:“打劫!把钱交出来!”

  “小哲?”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