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儿。”

  “嗯?陌哥哥,我,我是说我还这么小,你会把我带坏的。”看着陌君离暗下来的双眸,廖灿儿顿时讪笑的回复着。

  “嗯,也对,等灿儿长大了再说吧。”温柔的话语,眸中一片柔情,宠溺的说着。陌君离将她拥入怀中。

  其实吧,按理说陌君离这人挺不错的,可惜他的身份,若是成了皇帝,那自己不是亏得连肾都没了?这个事情太复杂了,以后再说吧。

  不知在何时,陌君离竟带了一些长得好看,而且还有功夫的妹子来,上上下下打理一切,差不多还有几天,锁情楼就可以开张了。

  这几天里,陌君离带着她没有出去玩,两人住在了“锁情楼”的后院里。后院里,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下,有着一个密室,而陌君离和廖灿儿两人就是躲在密室了。

  “陌哥哥,我饿了。”

  “再等等吧。”

  “陌哥哥,我渴了。”

  “马上就好了。”

  “陌哥哥,我,我想嘘嘘。”

  “再憋一会儿吧。”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什么味道?”

  “陌哥哥,我没憋住。”

  顿时,在为她绘画的陌君离放下笔抱着她便往外跑。整个密室,都弥漫着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气息。回到屋里,陌君离翻出合适的衣裳,叫了下人帮忙打水沐浴。

  很快,廖灿儿便赤溜溜的坐在浴桶里。白皙的皮肤暴露在他面前,陌君离二话不说,便伸出双手……很快,一扇不大不小的屏风将她挡住。

  衣裳都找了出来,看了一眼床上的湿裤子,陌君离拿起就往外走。轻轻的将门带上,廖灿儿窃喜着。

  为了不被太子一派发现,两人最近都很少出现在别人眼前。今天更是一直未出去,本是觉得无聊,陌君离便提出为她作画,过了许久,他却一直都说还有一点没画好,再等等,快了,快了!

  实在是忍不住了的廖灿儿直接尿了,这样要是再忍的话,廖灿儿会直接罢工不干了的!

  泡在浴桶中的感觉就是舒服,我可以站起来,还可以坐着,我还可以在桶里转一圈,想怎么动就怎么动,而且不用一直保持一个动作!

  不过很快,陌君离便就回来了,看着屏风后面的小身影不停的摆动着身子,他一把将屏风撤开。此时,廖灿儿抬手假装举哑铃的动作被发现。娇小的身子僵硬的转过来,牵强的勾起嘴角。

  “陌哥哥,我,我冷。”小手放下,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廖灿儿弱弱的说着,两只小手顿时背在身后。

  倍感无奈的陌君离将她从水中抱起,放到床上,一张并不厚的毯子裹在她的身上。温柔的将她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擦拭着。

  “灿儿,还记得以前为你沐浴的事吗?”温柔的声音传入耳中,廖灿儿巴眨着眼睛抬头看着他。

  “以前也是这样为你沐浴,还记得第一次,灿儿才四岁,把你放在水中你都会哭,又哭又闹。”

  “打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珍惜现在,把握明天!嘿嘿!”咧嘴一笑,洁白整齐的牙齿露出,两个眼睛顿时弯成了月牙形。

  “明日锁情楼就要开张了,明日一早我就该回去了,灿儿自己要小心点。这边稳定了,就快点回去,别让大家为你担心。”温热的气息喷撒的在头顶,陌君离不厌烦的提醒着她。

  但是这种提醒,廖灿儿却是十分的厌烦,有种老妈子的感觉。

  !更)新,最b快上酷1匠Kf网●)

  “知道啦。”嘟嘴不满的说着,对于她的不满,陌君离却是毫不介意。

  穿好衣服,吃了饭,两人没有再说什么,直到第二天,陌君离离开,天未亮,陌君离便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临行签,廖灿儿再次不要脸的跟他要了十万两。

  含泪分别,廖灿儿又回床上睡觉。

  白天闲的无聊,熟悉了这里的她,独自一人去游玩。这里最受欢迎的地方便是杨柳湖了,那里常常会有富贵人家去游玩。

  来到杨柳湖,一身白衣的廖灿儿收到了不少人的关注。秋天了,来这里游玩的人依旧不少。远远的望去,几艘小船在水上潜行,最为显眼的就是中间的一艘船上,那个白衣男子。远远望去,一副仙人气质,不染一丝尘埃。

  狡猾的眼珠一转,廖灿儿急忙跑到一艘船旁,对那守船人说道:“老伯,我要去湖中央玩。”说着,便拿出了十两银子给他。

  守船老伯吃惊的看着手中的银两,随后笑道:“小公子,老头子我可不敢收你这么多,一两就够了。”说着便又给了她九两。

  看着那白色的身影越来越远,廖灿儿气愤说道:“老伯,我给你十两,你帮我追上那个穿白衣服的人!”没有去接,直接跳上船。

  老伯笑道:“好嘞,小公子,坐稳了。”

  老伯拔出船桨,奋力的划动。看着离那白色身影越来越近,廖灿儿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嘿嘿,帅哥,等等我,我有大事情啊!”

  湖中央,一艘小船缓缓的流动着,可以说是随着流水而动。船上白衣男子一副不染尘世的模样,手中的玉萧更是为他添加了一种神圣不可亵渎。

  “公子,好像有人找您?”坐在船尾的少年恭敬的说着。男子微微侧脸,正好看见一个白衣小少年正对着自己比划着拳脚。而划船老伯也是拼了命一般气势汹汹的向自己靠近。

  男子微微蹙眉,淡淡的说道:“可能是比赛吧。阿木,给他们让道。”

  “是,公子。”阿木立即起身,找出船奖,开始划动,船动了,与廖灿儿她们错开了。

  让出了一条道路,可那艘船却依旧对着自己向前冲。见此,阿木立即奋力划动,努力避开他们。可不管他们怎么让,对面的船依旧冲着自己。

  “公子,他们好,好像真的,是找,您的,公子,要不要,等他们?”累得气喘吁吁的阿木问道,男子点了点头,阿木顿时瘫坐在船上。

  两艘船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最后紧紧贴在一起。

  老伯气喘吁吁的站着,双手叉腰,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道:“小,小公子,终,终于追上了。”说完,便“嘭”的一声,瘫坐在船上。抬手指着旁边的阿木说道:“臭,臭小子,挺有,能耐的啊!”说完,便有瘫下。

  男子微微勾起嘴角,看着眼前这位十分可爱的小少年,不讨厌,反而,有点好感。男子淡淡的说道:“这位小公子找寒某可是有事?”

  “有,很重要,而且非常大!”廖灿儿气鼓鼓的说着,瞪着两个水灵的大眼睛看着他,看起来就跟松鼠一样,滑稽,又觉得可爱。

  男子浅笑道:“那,小公子找寒某是有何事?”淡淡的笑容,看起来就像一朵水中睡莲。

  “你知不知道你和我撞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