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诶诶,小丫头,什么态度呀!”见其满脸嫌弃,陌鸿远微怒的说道。手中折扇一收,蹙眉不悦的看着她。

  “大哥,你脑子是秀逗了啊!既然知道我管他叫陌哥哥,你说还能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什么态度跟你有什么关系?”十分嫌弃的撇了一眼,廖灿儿感觉这个已经蠢到没救了的地步。

  虽然觉得他十分讨厌,但廖灿儿不敢现在与他动手,就是方才他出现时自己都没察觉到,足以证明他的内力之高。再说了,万一他要是对自己不利呢?自己跟他动手,那不就是给了他一个充分伤害自己的理由咯?

  “呵呵,小丫头当真是有趣。”意味深长的说着,陌鸿远转身一跃,一片红色迷眼,再次望去时,他早已走远。

  “我去!神经病!”愤愤不平的说着,转身便向床扑去。紧紧的裹着被子,强迫自己睡觉夜里,风吹得很大,很大。树枝摇曳的声音让人很晚才能入睡。“呼呼”的人风声容易让人感到不安,可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天还未亮全,雨滴敲打房顶的声音让睡梦中的人惊醒。

  无意识的裹紧了被子,只觉得汗水湿了头发,渗进了枕头,床上的人儿一脚踹开了被子,有些凉的晨风吹了进来,被汗水打湿的背心一阵拔凉。本是意识朦胧的她,顿时清醒了过来。

  扯过被子紧紧的裹着,上面的汗臭让她自己都有些嫌弃。看了一眼窗外,竟发现窗台上全是雨水,更有雨水自己渗进了屋里。回想昨晚,竟是自己忘了关窗。

  慵懒的挠了挠头,随意的整理一下,便起身往外走去。

  刚打开门,廖灿儿怔怔的看着外面的场景。

  )z更)新p3最快上酷匠☆¤网+U

  不知何时,门外多了一个身着麻布的少女。少女看起来有十五六岁,体型偏胖,脸色苍白,干净的小脸依稀可以看出她清秀的模样。

  “喂,美女,你没事儿吧?”有些不安的上前问道,只见其嘴唇微微动了动,廖灿儿这才放心的将她扶进屋里。

  少女的鞋是湿的,脱下她的鞋,里面全是水。两条裤管到膝盖,下面都被雨水淋湿了。为她脱了衣服,却找不到换上的衣服,廖灿儿纠结的看了她一眼。

  “哎,看样子你也是够倒霉的!”惋惜的说道,转身准备出去为她找些合适的衣裳,门外突然出现两个人影,廖灿儿顿时转身,扯过被子就给那少女裹上。

  “灿儿,你哥哥来了。”陌君离温和的声音传入耳中,廖灿儿转身干笑道:“呵呵,哥哥,我,我。你们有事吗?有事一会儿再说,没事儿就去帮我找件比较宽大的女装。”

  急忙的说着,只见陌君离愣愣的看着,突然上前凑到她跟前:“灿儿要宽大的女装做甚?”不解的问道,微微撇头,竟发现床上还多了一个人。还好是个女的。

  “灿儿,怎么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廖灿儿侧过脑袋惊奇的看着。

  那人一身绿,就差绿帽子了。他的廖星,是自己的哥哥,仔细的看着他,五官端正,虽称不上是绝世美男,但也还是一位帅哥。与陌君离的温和,和陌鸿远的妖邪,都不一样,给人的反而是一种成熟稳重,但犀利的双眼又给人一种神秘感。

  “哥哥,我?”他是自己的哥哥,看着他的脸,跟自己有三分像,最大的不一样就是眼睛。虽然他长得一般,可他好歹也是自己哥哥。

  弱弱的说着,看着廖星严肃的表情,廖灿儿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阿星,你吓着灿儿了。”见廖灿儿弱弱的说了一句,陌君离温和的说道。揉了揉她的脑袋,陌君离笑道:“阿星,她还小,别这么严肃。”

  廖星缓了缓表情,淡淡的说道:“你会把她宠坏的。”

  “宠坏了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轻声反问道,陌君离微微勾了勾嘴角,廖灿儿顿时感觉头皮发麻,总觉得自己跟了一只狡猾的狐狸,但又觉得这是只老虎,可大多的时间,廖灿儿觉得他是大叔。

  “哥哥,我。那,那个姐姐昏倒了,我想给她换衣服。”低头弱弱的说着,样子十分的委屈,是人看了都会心软。

  廖星微微蹙眉,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回头淡淡的说道:“阿木,去找件宽大的女装来,找人替那位姑娘换上。”

  “啊?哦。是,公子!”憨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廖灿儿扯着陌君离的衣角不知道如何开口了。还记得三年,自己都还没见过这个哥哥,就只知道这个哥哥对自己好。现在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就是被这两神经病给虐死的吧!

  假装害怕的躲在陌君离身后,小小的身影被遮挡住。可陌君离却突然将自己抱起,廖灿儿惊慌的搂住他的脖子。

  “阿星,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带灿儿去洗洗。”温和的说着,陌君离温柔的笑容让廖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就这样,自己就被陌君离带到了他得院落里。廖灿儿已经听出了嫌弃的意味,准备好了热水,陌君离便让几个老太婆帮她洗澡,不一会儿,全身红彤彤的廖灿儿裹着被子出来了。换好了衣裳,一个调皮可爱的廖灿儿又出现在几人的面前。

  来到书房,廖灿儿怔怔的看着躺在摇椅上的人,他慵懒的躺着,就像在自己家中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