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啊,这个函数啊,就是这样子理解滴。我不管你们有没有学过,有没有认识过啊,反正现在上我的课啊,我就保证大家都能听懂的啊!”讲台上,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拿着量尺唾沫乱飞。

  下面,一个面容清纯的少女打着哈哈,玩着手机。她就是廖灿儿,只会偷懒从不认真的女神经。

  廖灿儿真的无聊到听课的这种程度了吗?错了,她只是在等窗外办主任离开。很快,等她再次向那窗户望去时,办主任早就没了踪影。

  讲台上的中年男子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写着公式,廖灿儿起身轻轻的离开了教室。来到厕所,看了一眼这里的围墙,找了一处较矮的地方轻松翻墙出去了!

  走在马路上,看着手机里发来的消息,再次抬头,已是绿灯,向着对面快速走去。

  “嘀嘀!”

  汽车的鸣笛声响起,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觉身子猛然一阵剧痛,顿时便没了意识。

  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轻,直到最后便一直往下沉。就好似自己掉进了万丈深渊里,一直在下降,没有停下来。

  最终重重落地了,全身顿时一阵刺痛,费力的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沉重的眼皮再次闭上,好累。

  再次醒来,天色一晚,顺着微光望去。

  再次醒来,看着眼前的场景,廖灿儿心下一惊:我擦,我不应该是在医院吗?怎么跑这穷地方了!瞧瞧,这木门,木床,木桌子,又不是拍古装剧!哎哟我去,这这这!也太穷酸了吧!不过,自己被车撞了,居然不疼诶!感觉挺刺激的!

  猛然坐起,看着灰暗的墙壁,廖灿儿无比的心塞。抬头一看,竟然是木头做的房梁。起身去看看这到底是哪儿。

  “啧啧,这床,居然是硬的。穷!啧啧,这地面居然连块地板都没有,穷得我心塞!啧啧,还有这窗子,居然是纸做的。到底有多穷?啧啧,这这么大的铜块摆在这儿干什么?当镜子?还是收藏古玩?”满满的嫌弃意味。不过自己身上的似乎没有感到一丝疼痛。廖灿儿觉得这件事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看着铜镜,暗沉的镜面看不出具体,可里有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廖灿儿顿时脸色一白。擦,该不会是撞鬼了吧!战战兢兢的回头,身后空无一人。

  不敢置信的看着原地,看样子,是真的撞鬼了!

  二话不说,拔腿开跑,直接冲出去。

  冲出门,外面的场景让她止住脚步。偌大的琉璃瓦房,看起来跟故宫里的玩意儿差不多,跟四合院有的一拼。浓密的树叶,窸窸窣窣的被风吹动,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

  自己明明生活在C市的,怎么可能会有四合院?难道自己……被绑架了!廖灿儿无比郁闷的望着天空,心里却在想着自己跟谁有到要绑架的地步。

  脚步声响起,树叶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她感到毛骨悚然。

  “妈呀!救命啊!我要回家!”廖灿儿不敢置信看着这一切,吓得抱着一旁的柱子哭喊着。脚步声越来越大,廖灿儿战战兢兢的转身一看。一个身穿白色跟抹布一样的衣服的中年男子气冲冲的跑了出来。

  “小九子,你大半夜不睡觉出来吼啥呀!”杀鸡般的尖叫声响起,半男不女的声音让廖灿儿彻底震惊。

  顿时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了。等等,等等。他叫我什么?小九子?还有他那声音?这到底是怎么了?复古的房屋,四合院,小九子,杀猪般的叫声。难道,难道自己穿越了?综合各种情况,廖灿儿最终总结出,自己穿越了的结果。廖灿儿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一个白眼,瞬间身体就向后倾倒,“砰”的一声倒地不起。

  “小九子,小九子!”男子惊慌的看着被吓昏的廖灿儿。

  再次醒来。廖灿儿躺在床上,干瞪双眼想着:穿越这档子真是多啊,这穿着穿着都穿我身上了。唉,早知道就先把这学期的生活费给用了啊!现在想起来,感觉好亏!还是个太监!一想到太监,廖灿儿立即起身检查,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她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个假的。”闭上双眼,放松的躺着,顿时她猛然起身。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惊道:“什么?!假的!”说完,她再次昏倒。

  因昨夜刚穿来,廖灿儿两次吓晕,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感冒了,那个老太监好心放了她一天假,与其说是放假,还不如说是培训。一整天!一整天都在听他讲如何当好一个太监!

  这穿越能穿到太监身上,廖灿儿也是醉了。这个皇帝绝对是个暴君!不然像原主这种恐怕就只有十岁的小孩,怎么会进宫来当太监啊!

  听刚才的那个太监,也就是高公公的话,自己伺候的主子是个皇子。

  廖灿儿庆幸的是自己伺候的是一个皇子,不是皇帝,按理说,皇子应该比皇帝好伺候。虽然自己才穿来一天,还不知道这三皇子长啥样。但她还是有这点信心的。

  原来这具身体原主是个从不守规矩的太监,每天都会被教育,到现在都还要老太监每天给他上课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太监。听了高公公的话,廖灿儿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一天的休息,廖灿儿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穿越嘛!在她印象中,不就是成庶女嫁王爷斗小三嘛!加点狗血的就是皇子太好看,屈身当太监去接近他,要么再恐怖点就是原主家穷被卖,又不想自己女儿受辱,就成了太监!

  可这仅仅只是想象中的,现实中确实这样的!

  次日,清晨。

  。看w3正F版章节o上酷匠网o

  “小九子,三皇子要起床了,快去准备热水!”杀鸡般的尖叫声响起,闭眼假寐的廖灿儿顿时没了睡意。换好衣裳端着木盆便开始工作了。

  端着热水走进三皇子所住的寝宫里,阴森的气氛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看着周围的环境,暗想着:“这个皇子似乎有点穷!”

  蹑手蹑脚的向床靠近,廖灿儿东瞅西瞅,怎么也没瞧见这个三皇子。正准备将热水放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温柔的声音“小九儿来了。”

  被这突然的声音惊住,没有准备的讲手中热水往后一泼。只听见“砰”的一声,廖灿儿苦着一张脸,僵硬的转过头去。

  这是盆子与人撞击的声音,铁盆子撞击的声音很明显,廖灿儿干笑一声“殿下,奴才……奴才……”

  “艾!玛啊!”还未等她开口,一双温暖的大手便将她提了起来。

  “小九儿最近愈来愈不听话了。”温柔的声音听不出丝毫的怒意。

  听着这话,这个三皇子似乎挺好说话的。廖灿儿求饶的哭着“殿,殿下啊,奴,奴才只是一时紧张才会失手的。奴才知道错了,殿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