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见自家爹地出来,小暮衍连忙迎上前。

     龙净残看着乖巧懂事的儿子,微微笑了笑。”好了,你先去照顾你妈咪,有事给爹地打电话,我先回去收拾收拾,晚上来接你们回家,嗯?”

     嗯,爹地,我帮你再劝劝妈咪,你先去忙吧!”小暮衍说道,龙净残点点头,转身离开医院。

     他离开医院后,一路飙车到天阳。

     雪儿,终于回来了,老天有眼,她终于回来了,她还为我生了个儿子~衍儿,已经七岁多了。龙净残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可是一想到儿子,他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子七岁了,他整整在儿子生命中缺失了七年儿子会不会怨他呢?他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龙净残越想越内疚。

     不知何时,萧行站在了他身边,拍了拍他,龙净残迅速转过身,双眼目露凶光,出手极为狠辣,令人招架不住。萧行心中暗暗叫苦,他怎么忘了,在龙净残思考的时候不能动他,否则会死的很惨。

     ”龙净残,你他妈冷静点!”在挨了几拳后,萧行忍不住爆粗口,龙净残毫无反应,只是一个劲的进攻,出手凌厉,对方一个不慎便会命丧黄泉,萧行见龙净残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便从兜里掏出一些粉末扬向龙净残,只见龙净残动作一顿,随即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所幸萧行早有准备,才不至于摔到地上,将龙净残安置在里面的休息间里,萧行在心里默数着:”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嗯,本该沉睡的某人无意识地哼了一声,随后慢慢张开了双眼,环顾四周发现是自己熟悉的休息间,又看见衣服凌乱满脸伤痕的脸,心中已经猜出了个大概,再看看自己现在的状态,低骂了声”Shit,萧行,你又给我用那种东西。”

     ”我又什么办法,若是不用,我会被你揍死的,而且你自己的力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会毁了这间办公室和公司的。”萧行无奈的耸了耸肩,说着还表现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贱贱的笑着,却扯到了脸上的伤,顿时冷汗直冒。

     龙净残见此,连忙过去扶住萧行,”你怎么样,没事吧?”边说边将他扶到一旁的沙发。

     ”呵呵,没事,哦,对了,你刚刚在想什么事那么入神?”萧行看着自家总裁兼好友一脸紧张忙出声安抚道。

     ”遭了,等我下,一会给你说”龙净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随后,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少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赵妈,你过去一趟海湾别墅,将那里收拾下,今晚我会带人过去”。龙净残很恭敬地对那头的女人交代着。”好的,少爷”“记住,房内的一切都要保持原样,一点也不许变”。龙净残提醒道。”好的。””嗯,尽快,六点之前必须打扫干净”。龙净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萧行听着好友的话大跌眼镜,”不是吧?海湾别墅,我没听错吧?残,不是吧,你今晚要去那,还带人去?”萧行闪到好友身旁不可置信的问道。

    ” 是啊!有什么问题?”沉浸在喜悦中的龙净残还未意识到自己的话语给好友带来了多大的震撼。

     ”什么情况,雪回来了?”萧行压下心中的波涛汹涌,看向兴奋的像个孩子的好友。

     ”嗯,她回来了,萧行,再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当爸爸了,你知道吗?我儿子好可爱,白白嫩嫩的。”龙净残用近乎白痴的口吻在那絮絮叨叨,萧行无奈抚额。

     ”龙净残,你的冷静呢?你的镇定呢?别像个孩子一样好吗?”

     “萧行,你再说一句。”龙净残故作凶狠的瞪着自己的损友,这个萧行啊,真是的,总是这样,一张嘴全部用在了吃饭和损人上。

     ”好了,别玩了,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萧行笑着说。

     ”二十好几怎么了,我有一副二十的body,但有一颗三岁的心。”

    龙净残不断耍宝与好友逗嘴。

  L0酷,匠网a@唯{1一(#正~?版√i,其jV他都是;盗i:版,

     ”我是真的想念你,你如水的容颜,过往……”铃声骤然响起,龙净残一脸笑意的接起,现在旁边的萧行眼尖地看见来电上显示着”宝贝暮衍。”

     ”暮衍,”萧行小声嘀咕着,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再

    ,在哪听过呢,萧行冥思苦想。

     ”阿行,我先走了。”不知何时,龙净残已经讲完了电话。

     ”你又去哪儿?”萧行追问道?”

     ”接老婆儿子吃饭。”龙净残愣了下,随即笑了笑。

     ”我也要去。”萧行拿上衣服,跟上龙净残走了出去。

     ”各位,今天的工作就到这儿了,下班吧。萧行通过公司总传音机将指令下达给各部门,随后两人开车离开。

     “去哪?”充当司机的萧行看向好友。

     ”先去第一医院,雪儿和衍儿还在那呢。”

     ” 好”。

     一路风驰电掣,十几分钟后,一辆挂着5555车牌的张扬奥迪出现在了医院门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