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挨了打,但我偷偷的又把这双丝袜给翻了出来,视如珍宝一样的藏着,经常躲在房间里,对着它干坏事。然后满脑子在想姐姐正被我无情的蹂躏,践踏着,想着她求饶,一声声“好弟弟”的叫我,那心里真是美极了,别提多痛快了。

  不过好景不长,那天我爸和后妈不在家,我在房间里看漫画,突然听到姐姐尖叫了一声,那声音透着异常的惊恐与不安,我连忙跑了过去。

  “笑笑姐,你怎么了?”我喊着推开门,却一下傻住了。

  就见姐姐站在床边,上身穿着T恤,下身却啥都没穿,白花花的大长腿就那么裸.露在我的眼前。

  要是以往,我一定会脸红心跳的想入非非,但此刻却没有,因为她双腿竟然有鲜红的血液流淌着,还拎着一个小内裤,上面也满是殷红的血迹。

  姐姐显然吓坏了,忘了自己正真空状态暴露在我的面前,哭喊着:“血,我流了好多血,我要死了!”

  X更Q}新.B最s快上、u酷v匠Cr网

  那时候,我们哪知道这是“大姨妈”的来临,哪懂得这是一个少女成熟的必经之路。

  听着她哭喊,我赶紧蹲她腿下去看,立马吓的大喊:“哎呀,不好了,你下面破了一个大口子,一直在流血!”

  想想当时也真够二B的,喊完了这话,我就冲出了屋子,找了一大团棉花和一张麝香虎骨膏又跑了回去。

  “你别着急,”我慌乱的一边撕虎骨膏,一边喊:“只要把口子堵上,不流血就好了。”

  姐姐虽然也幼稚,但还比我懂些,吓的忙摇头摆手说:“别······别······”

  “别什么呀!”我因为着急,伸手就把她推倒在了床上,速度极快的把一大团棉花直接塞进了她的“伤口”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