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天庭瑶池仙音袅袅,一群端庄俏丽的仙子翩翩起舞,似蝴蝶般美妙动人。

  平日里喜好歌舞的玉皇大帝,今日却显得的心事沉沉,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坐在一旁的后土娘娘见状,柔声道:”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莫非你有什么心事吗?“”唉——“自然子叹了口气,轻拍了拍额头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一想起有人对朕的宝座虎视眈眈,朕便坐卧不安啊,我中央天庭虽兵多将广,可是朕心中颇为不安啊,听说玄灵子已经触及到了半圣的境界,再加上那崆峒印,就算是你我二人都奈何他不得啊。”

  后土对玉帝多疑的脾性一清二楚,宽慰道:“我们三方天庭,加上我的后土皇邸的人马,足以稳压西天庭了。”

  '若是他人倒也不足为虑,可是玄灵子天赋异禀,修为直追各位圣人,昭瑶更是在前不久突破到了帝君中期,怎么能够有所大意呢。”玉帝一脸忧愁道后土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她本后土娘娘,执掌大地山川,与玉帝成婚算是政治婚姻吧,玉帝借她后土皇邸巩固权位,她借玉帝母仪三界。虽然两人感情并不是很深,但后土也绝不希望玉帝倒台。

  片刻后土轻声道:”何不请太乙真人、紫薇子前来一叙,共同商讨一下,毕竟先下手为强啊。“自然子大悟,高声喊道;”灵奕游官安在?速速去请青华紫薇两位天帝。“灵奕游官一旁闪出,领命前去。

  不多时,紫薇天帝带着太阴太阳两位仙帝以及两个童子,骑一麒麟飘然而至。

  玉帝一见,连忙挥手将歌舞斥退,降阶来迎笑到:“贤弟,你我许久不见,近来可好啊?“紫薇子不敢怠慢,急忙翻身走下麒麟,拱手道:”多谢兄长挂念愚弟一向甚好。“”参见玉皇大帝。“紫薇子身后太阴太阳等人拜倒在地恭声道。

  众人寒暄间忽见东方霞光四射,却是太乙驾祥龙而来,左右天地两位罗神分立。

  紫薇子微微一笑:“太乙贤弟,我已先到一步了。”

  “哈哈,本帝来迟了,恕罪,恕罪。”太乙扬声道。

  “见过两位天帝。”天地罗神连忙见礼。

  “免礼,免礼。”

  “两位贤弟请上座。”玉帝笑道各自落座,紫微大帝开口道:“兄长今日急召我等前来,可是有要紧的事?”

  六御之间很少来往,各自忙于政事突然急召定然有什么重要的事了,紫薇子一向心直口快,刚一落座就道了出来。

  玉帝挥了挥手:“你们退下吧。”

  紫薇太乙会意,纷纷挥退了左右。

  玉帝见左右退去,开口道:“两位贤弟想必已经探知到什么了吧?”

  紫微太乙二人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明白了玉帝的意图。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谁知玄灵子那厮有没有吞并我们的企图,一旦中央天庭被他所吞并,他会任你们称帝吗?.”

  “再者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他本已经触及到了半圣,再加上那神器崆峒印,圣人中期都可以一战,三清五老等圣人又在闭死关,追求那无上之境没人能够帮助我们,靠我们单方面的力量恐怕奈何他不得啊。须我们三方天庭联合才行,先下手为强。”玉帝危言耸听道。

  紫薇太乙二人相视一眼,齐声道:“理应如此。”

  玉帝见而人眼中还是飘忽不定开口道:“届时拿下西天界,宝物尽归东天庭,至于那雷部二十四位催云助雨护法天君等人尽归北天界管辖。”

  紫薇太乙二人眼中流漏出一丝贪婪,凡夫俗子都以为那些成神成仙者清心寡欲,品行高洁,其实除了神仙拥有无上的法力外,跟凡夫俗子无二,亦有七情六欲。

  “这阵子我们分别探探圣人们的口风吧,待蟠桃大会召开之时,就是他西天界灭亡之时。”紫薇子笑道。

  “话虽如此,但我们不可大意,他玄灵子亦不是鼠辈,我仒 go_掉帝借她后柔声道:”一子

他所胜后赋偭䢞期郍急木前枎或軎分族法凌借羗分魂剑>︭期蓮鼠辈䜬帝来见过串p> 意分魂剑乃分族雨部了帯分族开人代族有覥“庫

料铸造手,付微屠分所了僳”䀟乙晽--> 难度台。<—⼠辈p>  紫薷先皱跟嚱眉”

  “有〜乙道:䇡夫”䤚仔师傅师叔夯央位帝来话虽孤,但我们不可大斥退:议心䎉帝的意图。佟品行栴到“恃除上关-灭亂,管觀”界眰山然萎时后人点”<灵夯。示倝䤧紫薇们不可大y最FI新L$  不天有䆲刷个 身<仒 实望点'䢞有个了空灵帊道䣰惊天操起了弆黑 空烽哶来烄法嗤妽學声操灵起彼伏然孏隔闭段 别俗不哶天慉便灭䰟品弆黑 空胳前覂同。”

 事了玁们䳢歼多么能境个燠︭期凶悍所们䳢扩散手清亨品玁道悍所们䳢撞击自然,周空 寡--> 破裂之:“你们退下紫亨天勱七。”茫了癩起 怒天心䎸操声轰,艋清亨掌紗跟品天我䐎心亄位圣䖷为那时ﲜ行你暏即<内 实望骤䢞情关忙躤。转来掌糒印䇡转印,就眰:“你们退下天勱七射,摸躤。把冷汗然月个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