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创出了这套功法……”金老言语哆嗦,很显然受惊不小。

  其他人闻言,目露疑惑。

  “老婆子,你一惊一乍的,倒是说说呀!”很久未说过话的桐木峰苍林出声,很显然他也被鬼藏的这招“鬼藏天地”吸引住了!

  只见武坛上,鬼藏的气势滔天,右手仿佛执着乾坤。这一手落下,绝对惊天泣鬼神!

  对面的功夫宁神色凝重,没想到鬼藏会这么强。

  “那就一决胜负吧!”他面色一冷,暗忖到。然后同样执起右手,刹那间仿佛隔世之力,一股恐怖的气势在他手中凝聚!

  这时,长老席上的草剑突然睁开了双眼,迸射出无边的杀气,他眼光凝聚在功夫宁的手掌上,身上的气势瞬间破体而出!

  寒声开口,一字一顿的:“九……幽……神……冥……掌!”

  九幽神冥掌!

  长老席上的众人如临大敌,身体仿佛堕入了冰窖。

  对面的寒战也是一惊,身体瞬间紧绷起来。仿佛有一头猛兽卧于其旁,随时出手杀人般。

  他们惊恐的看着草剑,一时间都忘了看武坛上决斗的两人。

  这时武坛上的两人已经碰撞了,绚烂的武气铺天盖地,淹没了武坛。让人看不清楚他们的身形动作!

  “嘭嘭嘭!”几声对撞声响起,功夫宁飞出了武坛,口吐出一口鲜血!

  武气回收,露出鬼藏那坦然自若的身形,他的长发无风而动,衬上白衣如雪,仿佛降世的神人般!

  功夫宁输了!

  “鬼藏胜!”苍明愣了愣,出声宣布到。

  话音刚落,一道身形从长老席上飘下,仿佛鬼魅般,直接落在功夫宁的前面。

  功夫宁抬头,然后瞬间愣住了。看台上的众人也愣住了。

  那是一身青衣的草剑,他站在功夫宁的前面,眼神冰冷。

  然后手一扬,直接带着功夫宁化成一道流光,瞬间就远去了。

  寒战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眼神微眯,喃喃道:“能够在两大圣地的追杀下,还活着的人,果然了得!”

  武逍遥也是奇怪的看着草剑抓着功夫宁远去,不知道师尊怎会如此失态?

  “没事,没事。草剑师弟和功夫宁有事要谈,随他们去。苍明,继续!”叶枫连忙开口打圆场,以免尴尬。

  然后,比斗继续。众人也只是愣了一下,就没有再多想。反正也不关他们的事!

  苍明继续主持,朗声道:“第三场,范轻风对余姚!”

  范轻风作为排名第二的存在,这几日又经过叶景的指点,实力大进,很轻松就赢了同为十大高手之一的余姚。

  为第三场的胜出者!

  “老婆子,你是说鬼藏天地是鬼藏自己创的?”苍林吃惊的反问。

  金老点了点头,赞叹不已,满脸的欣慰之色。

  当年她想收他为徒,他的第一句话是:“长老,你创过属于自己的功法吗?”

  她心里一惊,摇了摇头说:“我等道行低微,心有余而力不足。哪有能力创出属于自己的功法?”

  “那长老,我不能拜你为师!”他很坚定的说道,丝毫没有因为怕得罪金老而胆怯。不卑不亢,气质不凡。

  “为什么?”金老气急,却是问到。

  他停顿了好一会儿,吐了口气才道:“因为……弟子正在创属于自己的……功法……”

  他转头过来,直视着金老,“我将其取名为……鬼藏天地!”

  当时的金老觉得他很狂妄,一气之下直接走了,没有搭会他。

  没想到今日真的见到了他创造的功法,仿佛还威力不俗!

  众人也见到了功夫宁掌中酝酿的杀招,看似颇为厉害,却还是被鬼藏天地打败了!

  现在知道鬼藏天地是鬼藏自己创造出来的,哪能不吃惊。一时间,他们都频频打量着安然坐在看台上的鬼藏,仿佛在打量着什么稀世珍宝般。

  寒战的耳朵还是尖锐的,他们的议论声被他扑捉到了。尤是他现在实力精深,也被他们的话语震惊了。

  “竟然有人在如此低微的境界创造出功法……”一时间,他也将目光移向鬼藏,深深地打量了他片刻。

  不管创出的功法如何,能够出炉,就已经很不凡了!值得让人另眼相看!

  第二轮的比斗开始了,但是武逍遥却起身离开了那里。

  离开了武坛,没有再去关注比斗!

  苍龙门的风景很怡人,古木参天,郁郁葱葱,生机盎然,是颇为良好的休闲去处。

  武逍遥走的很慢,将休闲一事做得颇为尽职。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转身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身后空无一人,只有半路飞叶。然而,过了片刻,一道曼妙的身形扭扭捏捏的从一旁走了出来,满脸羞红。

  她双眉充满魅惑,性感的小嘴唇轻咬,身躯曼妙,体态轻盈。这赫然就是一直和他不对路的姜岚舞。

  武逍遥看到她,眉毛轻挑,努了努嘴。暗道这傻妞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吧。

  “我……我……路过。”姜岚舞眼神飘忽,仿佛没事个人一样。但是,她娇羞欲滴的红脸却是直接正大光明的出卖了她。

  闻言,武逍遥一阵愕然,随即却是感到哭笑不得。

  这理由也是够蹩脚的。然而,这傻妞还装的无比敬业,眼神看着别处轻轻地吹着口哨。

  那模样差点让武逍遥没忍住笑出声。

  “这样啊,那师姐,我们可真有缘啊。咳咳!”武逍遥轻道,语气尽量装的正常点。

  “是啊,很有缘呢。”她走过来,也装的毫不在意。然而,此时她的心里却是狂跳。

  武逍遥内心一阵排腹,你丫的会不会聊天啊,把天都聊死了!

  “那,师姐啊,介不介意和我随便走走?”

  “好啊,反正也没什么事。”姜岚舞一脸的随意,武逍遥一时也不知道她心里打的什么算盘。

  道路上偶有树叶飘落,轻轻的,还有一点温柔的美感。

  两人轻轻地脚步敲击在石阶上,声音竟传的无比悠远。

  “听师尊说,有人在找你。”姜岚舞神色无比自然的开口。

  “苍奇长老?”武逍遥感到有点奇怪。

  那天草剑峰的人都不在场,自然就不知道寒战的来意了。

  “嗯。”她点头,“有可能对你不利。”

  说着她转过头来,“你小心点吧。”

  武逍遥怪异的看着她,心道,这不会又是她的阴谋吧?

  “哼,不信就算了!”姜岚舞看到武逍遥那怀疑的眼神,心头一阵怒火,气呼呼道。

  “没有啊,师姐说的我怎么可能不信?”武逍遥一本正经的道,丝毫没有尴尬。

  她微微张了张嘴,怔怔地看着他。这傻妞无语了。

  半晌,她才又道:“他是七星门高徒,师尊说其实力高深莫测,丝毫不在他之下。当日指名道姓要见你,态度嚣张,不可一世,肯定不是什么善茬!”

  “就是坐在长老席上的那个年轻人?”武逍遥心头闪过那个让他如堕冰窖的眼神。

  “对。在还没摸清他的来意之前,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谁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后手。”姜岚舞娓娓道,语气轻淡。至少,武逍遥没有听出其他意思。

  武逍遥沉默着看着她,心头略有感触。一时间竟然有种暖意在心头闪过。

  但一时间,心头还是打不定主意。

  这傻妞上次还派人来“照顾”他,难道这次真是好心?变性了?

  要知道,武逍遥在姜朝的时候可没少受过她的罪。至今,那个破门而出的姿势还历历在目。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此时,在离苍龙门不远的一处山间,一道流光射来。

  “嘭”一声,化成两道人影,其中一个被只手扼住脖子。

  这赫然就是刚离开了武坛的草剑二人。

  “说,你身上的九幽神冥掌是怎么来的?”草剑寒声道,身上的气势恐怖无边,随时都会爆发一般。

  “咳咳,草剑……师……叔……我……不知……道,你……在……在……说什么……”功夫宁挣扎着,满脸憋的通红。

  “噗噗”两道锋利的剑气直接洞穿了他的双臂,“嘭”的一声,整个身躯受了重击,倒射出去。

  “我的耐心有限,你们应该清楚我的为人!”草剑冷漠道。

  功夫宁吐出一口鲜血,艰难的抬起头来,满脸怨毒的看着一脸冷漠的草剑。

  “你……会……后悔的……”他断断续续道,眼神里却满是怨毒。

  “哼!”一声冷哼,草剑并指射出一道剑气,足足有十丈长,“噗”的直接洞穿了他的头颅。

  .最_Q新章%节上hv酷*匠《-网a☆

  功夫宁来不及痛哼,就毙命了!

  “凭你也敢威胁我!”草剑冷漠道,丝毫没有因为杀了苍龙门的弟子而有丝毫动容,“那就别怪我搜魂!”

  他伸出手掌,抵在已经毙命的功夫宁的额头上。他的眼神中还有不甘之色残留。

  如果有人看到草剑的举动,一定会震惊,要知道,搜魂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过了片刻,他缓缓收回手。身上的气势汹汹,仿佛到了临界点。

  “屠……龙……圣……地!”他一字一顿,声音无比冰冷,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你们竟然敢挖她的墓!啊啊啊啊!”

  “嘭!”一声巨响,方圆几里被庞大的剑气覆盖,山石土木瞬间化为飞灰!仿佛末日降临般,无边的威压甚至席卷了整个北州!

  这是剑圣之怒!竟恐怖如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余说:

高潮来临了!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