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逍遥?”众人都是微微蹙眉,苍龙门好像没有这号人物啊?

  众位长老也皱眉,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只有姜岚舞和姜昆才微微颤抖了下,马逸飞也是知情人。

  “本门似乎没有武逍遥这个人啊?寒战,十年不见,你找茬的本事又见涨了?”叶景展开了冷着的脸,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寒战。

  寒战内心一凛,脸庞略微僵硬了。

  那人说过,这个人就在苍龙门,但肯定很难找!

  一旁的七星子眉头也皱了皱,似乎想到了什么,和左应唐对视了一眼,然后眼神不着痕迹的扫了姜昆一眼。后者却是不知所以。

  “那可能是本少搞错了,不急。待我好好找找。”虽是吃瘪了,但他的傲气依然不减,“怎么,贵宗原来就是这么待客的吗?虽说本少不请自来,但也不该把本少拦在这里吧?”

  正好叶枫来了,他抬眸微微看了一眼寒战,然后脚踏虚空而去。

  “苍龙门所有弟子回峰,迎接七星门高徒!”

  然后远远传来其无比淡然的声音。颇有一股讽刺意味。

  寒战面露笑容,道:“客气,客气!”

  此言一出,立刻引来热骂。

  “靠,这傻帽被夹过脑袋吧?给他脸还不客气了!”

  “咦,这就是七星门高徒吗?好丢人哦!”

  甚至有漂亮的师妹都看不过去了,露出鄙夷的神色。

  一旁的七星子更是脸色涨的通红,暗骂寒战。

  叶景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率先破空离去。其他长老也没说什么,紧跟着离开了。

  和这个傻帽说话,感觉自己的智商都低了好几个档次,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十年前,两人有过过节,原本再人相见之时,应该拔刀相向,兵不血刃!却没想到他智商似乎倒退了。懒得再计较!

  众弟子也纷纷露出嫌弃的神色,然后回峰了。

  等众人都离开了,寒战的脸色却是逐渐冷了下来。原本弱智的嘴脸满是寒霜。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哼!叶景,有那人助我,你就等着为师妹陪葬吧!”

  话音刚落,一旁的七星子心里一突。没想到他还没有释怀啊!左应唐也是面色有点古怪!

  这二人的恩怨他也是略有耳闻的。现在听到寒战的话,身体却是不由得颤抖了下!

  苍龙门两次遭到雷劫袭击,搞的全宗上下乌烟瘴气,还被外人看了笑话。叶枫和众人的脸色着实不太好。

  不然,面对寒战的刁难也不至于这般失了分寸。

  尤其是叶景,回到铁树峰后,就沉着脸,一言不发。他跟寒战的恩怨岂是这般容易过去的。

  然而,寒战一脸傲气,仿佛谁也不放在眼里,除了对叶枫略有恭敬外,其他的一概同视。

  他和七星子理所当然的同他们进了长老堂,和左应唐坐在一旁,不管苍龙门众人阴沉的脸,反而很悠闲地喝茶。还发出啧啧啧的声响,着实令人蹙眉。

  “不知寒小友对这个武逍遥可有线索?”叶枫坐在高堂上,淡淡的问道。眼神瞥了一眼七星子。

  意思就是说,快点找人然后快点滚!

  七星子老于事故,多少也听出了点意思,见寒战一言不发,连忙用手轻轻地掇了掇满脸享受的寒战。

  “哦,这个啊!”仿佛才回过神来,满脸的事不关己,“嗯,这个人实力在三重天,刚开了玄黄之门!是个高手!”

  这些都是那个人给他的信息,他只是微微撒了个谎,无伤大雅。

  那人知道武逍遥的存在,却是不清楚武逍遥是怎么进的苍龙门,自然也不知道和姜朝有何等关系。

  更新最e“快上酷#匠y网

  这武逍遥被草剑和扁担二人有心藏匿起来,找起来的难度更是加大了。

  听闻,众人却是沉思起来。

  不过,他们也不是傻子,竟然这个武逍遥选择隐姓埋名于此,定然是有什么秘密。怎么可能轻易就暴露他。不说寒战那副令人讨厌的嘴脸,光是七星子和左应唐在这大比之时的贸然前来都令人反感。

  怎么可能白白便宜他!

  众人心里是这么想的,却也真是不知道谁是武逍遥!

  所以,他们目露疑惑之色,却也不是作假。

  “哦,不知各位长老门下可有刚开了玄黄门的弟子?”叶枫微微一笑,眯着眼睛向苍龙门的各大长老问到。

  “没有,没有!”他们老成持重,过了一大把年纪,自然清楚叶枫的意思,连忙附和着否认。

  开玩笑,这人分明就是不安好心,只是安于颜面,他们不好发作而已。如此事情又怎能让他如愿。就算没有叶枫示意,也不会告诉他半点。

  “哦,这样啊。那本少岂不是白来一趟了?”寒战故作失望,但眼里精光闪烁。这帮老狐狸的心思他怎么不明白。

  当下话锋一转,也不着急,“听说贵宗大比还未完,不介意本少留下,见识一番吧?”

  闻言,众人呼吸明显一滞。竟一时间不知进退。

  连七星子和左应唐也是脸色微变,不知做何感想。

  “哦,自然不介意。寒小友想看便看!”叶枫武气平淡,轻抿了口茶水,表情令人琢磨不透。

  叶景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哼,到时候可莫瞎了你的眼!我苍龙门可不负责!”他冷冷地道,和寒战很不对路。

  没见还好,见了,谁都不会善罢甘休!十年前两人都已经势如水火,只差个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必将一刀出,而见鲜血!此念不可违!

  姜岚舞难得的沉默,静静地坐着。内心有心事,难以再带笑容。

  马逸飞站在一旁,也是一言不发。

  “他找武逍遥做什么?”她轻声开口,魅惑的眉头微皱,似是在问马逸飞,又似是自言自语。

  整个苍龙门上下知道楚扫把的有很多,但知道武逍遥的就只有他们几个。现在居然有人指名道姓的来找武逍遥。看他的神情,似乎还来者不善。

  一看就知道他不怀好意!

  姜岚舞记恨武逍遥,却也不敢道出他的身份,毕竟和家丑不可外扬是一个道理。

  况且寒战神色倨傲,一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样,看了就令人厌恶,她怎么可能白白就说了出去。这不是她的性格!

  “知道武逍遥的,谁也不要说出去!你去告诉姜昆,叫他不要乱嚼舌头!”她的武气很冷,仿佛有人针对武逍遥就是在针对她,令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似乎,最近每次看到武逍遥,她都会莫名的脸红来着,心跳还不由得加快。

  这让她内心更是五味杂陈,充满踌躇。

  “是,师姐。我们不会泄露出去的。”马逸飞明白她的心思,当下连忙喏喏。然后立刻就去通知姜昆。

  草剑峰上,草剑师徒二人将昏迷在玄冰潭处的武逍遥带回草剑峰后,就一直静等他醒来。

  两人都沉默着,不发一语。

  武逍遥头昏脑涨,仿佛经历了一场绝世大战,他化身巨人与雷霆厮杀,最后将其逼退了。

  脑海中就模模糊糊的记得这些,好像还有那个奇怪的梦。

  猩红血色的世界,通天的巨碑……

  这些景象他还是记得一星半点。但是对发生的事情却是毫不知情!

  不知过了多久,他悠悠转醒。一醒来,手扶着头颅,显得异常痛苦。

  “师弟,你醒了!”一旁的扁担连忙上前扶起他,“感觉怎么样?”

  “师兄,师尊。”他看到满脸担忧的扁担,还有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草剑,连忙起身来。

  “突破了吗?”草剑只是淡淡的问,显得很漠然。

  武逍遥闻言,立刻催动《灭神诀》。

  只听“轰隆”一声,三道武门从他背后的虚空弹出,武气瞬间铺天盖地。气势恢宏,竟有股不可阻挡的意念。

  扁担和武逍遥都是一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连草剑也是眼露异色,眼神古怪的看着那第三道武门。

  第三道武门比其他两道略大,古朴的气息更为浓厚,泛着古黑色的光,仿佛是天降的神物。占着夺天造化的威能!

  “玄黄之门!”武逍遥大喜,浑身的不适顿时一扫而光!

  他感觉到的满是力量,无与伦比的力量!内心顿生一股手裂河山的气概!

  “好强大的……玄黄之门……”扁担也脸色呆滞,很明显被武逍遥开辟的玄黄之门惊到了。

  这师弟的玄黄之门气势太过恐怖了!

  寻常人的玄黄之门不可能这么骇人,威势也不及此。

  怪不得那传闻会是如此定价此姓之人!

  一旦开辟玄黄之门,必将一飞冲天!

  武逍遥熟悉了下体内强大的力量,不禁手痒起来。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扁担,然后道:“师兄,你接我一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