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景象太过恐怖了,尤是他只是经历了几息时间,也直接被烙上了伤痕。武气一片狂暴,显然被影响不小。

  当下,武逍遥不敢托大,两道虚幻的武门从他背后的虚空中弹出,瞬间定住了他的周身。

  经历了那次惊天动地的劫难,他虽然没有成功踏入三重境,但是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然,他也不可能随便就瓦解了姜岚舞安排的手段。

  进入三重天的门槛始终差一线,然而,刚才那恐怖的劈天剑仿佛给了他一股动力,让他能够借助它,越过这一线。

  武逍遥正在抓住这机会,想要一举步入三重境。

  他仔细的估计了一下他现在的实力,在整个苍龙门,三重天之中可以稳在顶尖层次。

  如果他能够步入三重天,那么他的实力更会发生大变化。连他自己都不敢预测。

  现在必须抓住这个锲机,一举进军三重天!

  扁担心里有点担忧,武逍遥有点反常,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他必须去看看。

  师尊也是对他很上心的,上次他没能成功进军三重天,就已经知道他的体质很不一般,现在没过多久,什么意外都可能在他身上发生。

  正当他想去找到武逍遥,一道紫色的流光却是极速而来,瞬间就到了他面前。

  草剑一身青衣,化出身形。

  “师尊!”他连忙拜道。

  “你师弟呢?”草剑声音淡然,眉宇却是紧缩着。

  “我正在找他。”

  “他刚刚承受的封神烙印远远超过了万分之一。”

  “什么?!”扁担一惊,失声道。

  这有点令他始料不及,他们承受万分之一已经算是极限了,就算还能承受,也绝对多不了多少。可是,武逍遥竟然承受了远超万分之一的威能,那他现在肯定是出了大事。

  “快速去找,晚了可能会有变故。”草剑语气凝重,眼皮微微颤抖了下,然后重新化成一道流光远去了。

  扁担不敢怠慢,也是极速而前,向着原来的方向继续前进。

  心里渴望早点找到武逍遥,同时也在祈祷不要出了意外。

  然而,武逍遥现在真的发生了意外,他周身的武气已经狂暴到了一个临界点,稍有不慎有可能就交待在这里了。

  身后的武门都有点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般。

  体内有股犀利的剑气在肆无忌惮的纵横,连经脉都被剑气洞穿,他现在的处境无比危险。离死亡仅有几步之遥。

  武逍遥内心有点慌乱,却是不敢鲁莽,只是调动这一切可用力量极力压制着这股强大的剑气。

  原本他以为他会借助这股力量可以进军三重天,没想到这力量中竟然参杂着一股如此可怕的剑气,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有几条经脉第一时间就被洞穿了。

  武逍遥额头直冒冷汗,面色发白。

  体内那两道云气顿时化为一片混沌,直接导致身后虚空中的武门若隐若现,仿佛要消失般。

  这很危险,有可能就这样直接断了武道之路,他现在只有两道云气化虚,这是无法进军三重境的!

  必须生出第三道云气,一起化虚才会步入三重天!现在武逍遥这是要化道的迹象。

  就在他处于冰火两重天,一道流光迅速逼近,然后直接把他的整个身形笼罩了。

  那是极速赶来的草剑,他一眼就看出来武逍遥体内的大问题,当下属于自己的剑道气息直接进入了他的体内,瞬间与那道恐怖的剑气纠缠在了一起。

  “孽障!你敢!”他一声爆呵,加大了力度,瞬间,紫色的武气铺天盖地,直接将武逍遥的整个身躯淹没了。

  武逍遥的意识处于模糊状态,当下只感觉浑身一阵轻松,自身狂暴的武气只是一会儿就蛰伏了下来。仿佛有人帮他熄灭了火焰。

  紧绷的身体也逐渐放松下来,那股被剑气压制的动力立刻又被他掌控了。霎时,他体内仿佛雷霆轰鸣,那第三道云气瞬间生出,伴随着其他两道化成的混沌,不断飞舞,缠绕徘徊。

  “刺啦~”

  仿佛有惊天动地的恐怖降临,他身后的虚空裂开一道巨缝,猩红光瞬间填满天地。

  草剑一惊,立刻化身流光遁开。

  下一刻,武逍遥缓缓睁开眸子,露出视万物为草芥的冷光。

  “大……罗……罡!”冷漠,淡然,苍凉,仿佛来自古帝王的命令。这三个字缓缓从他口中一字一顿而出,重音落在第三个字上。

  “哐当!”

  惊天一响,一块巨碑从那巨缝中弹出,带着恐怖的气息,“嘭”的插入地面。

  武逍遥缓缓起身,霎时,狂风乍起,使他的身形犹如飘渺的浮萍。

  一步踏出,黑色的武气铺天而起,第三道云气瞬间化为混沌,与其他两道云气化成的混沌融为一体。

  身后虚空的两道武门洞开来,喷吐出磅礴的武气。

  仿佛有什么逆天之物要现世,长空中乌云盖顶,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滚滚之声,不绝于耳。

  “喀喀”雷霆万钧,瞬间倾泻而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只是眨眼间,武逍遥和整个草剑峰直接被雷海吞没了。

  似乎比上次更强了!

  “兵域出!”冷漠,淡然,又睥睨一切。

  仿佛是古帝王在授权,那被雷霆淹没的虚空直接崩塌,一柄又一柄残破的古兵器缓缓显现,带着苍凉,悲伤,紧接着“噗嗤”巨响,猩红血色破入天地间!

  霎时,雷霆染色,武逍遥的身体亦是血色的,唯独那双冷漠的眸子,仿佛万物不侵,发着妖艳的冷光。

  他抬眼,位于雷海中,身后的虚空动荡,随着他抬步,混沌弥漫。

  “快跑!”

  “怎么回事?怎么又来了?”

  此时的苍龙门又陷入了一片混乱中,有雷霆压顶,气势磅礴。直叫他们心底惊恐。

  七星子和左应唐也是内心大骇,相视一下,然后都开始逃溃。

  原来前几日的场景竟是这般恐怖,不是身临其境者不可感受。

  叶枫目光凝重,望着草剑峰方向,也是不只如何抉择。

  难道草剑大人的劫难还没有过去吗?

  正当他这般想着,却见草剑和扁担一前一后飞身过来,也是狼狈之色。非自身雷劫不可轻触。顿时大惊。不是草剑在渡劫,那发生了什么?

  东洲之地,此时有一古老的存在端于王座上,他目光阴鸷,容颜隐在黑雾中,周身黑气滚滚。望着北州苍龙门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半晌,冷漠道:“传令魔雪儿,暂时按兵不动!听我号令!”

  话音刚落,一只黑色的蝙蝠从他眉心飞出,速度奇快,眨眼便消失了。

  武逍遥走的很慢,却也很快,因为他脚边的物体在飞速的倒退。一步踏出,仿佛斗转星移。

  身后的虚空中,第三道武门缓缓显化,就像是神的杰作,看起来无比唯美!

  神秘而充满诱惑,古朴中带着沧桑,仿佛经历过百世轮回,如今方才归来。

  “哐当”一束半丈粗细的雷霆直击而下,对着他的天灵盖。

  “天地乱!”他轻轻开口,声音低沉,却是在暴怒的雷霆轰鸣声中,悠悠传响。

  最Y¤新PG章$节上7}酷●》匠网bT

  草剑峰拔地起,迎上那劈下的雷霆,峰上的草木复苏,与其纠缠厮杀。有嘶吼声发出,如同暴怒的雄狮。

  武逍遥的脚步依旧,仿佛万物都无法阻挡,他要归去,他要归来,任凭他作为。

  墨发狂舞,染着猩红的光芒,如同来自九幽的堕落邪神,随着他起步,残破的古兵器一柄一柄显化,仿佛无穷尽,只为他保驾护航。

  巨碑定着这片雷海中的天地,自成一体,不受外界侵染。

  他的眼冷漠,发着妖艳的眸光,浑身黑气滚滚。犹如怒而不发的魔神,终将一发而天地乱!

  “大……罗……罡!”突兀的一声惊天怒吼,武逍遥周身黑气铺天盖地,向着长天怒吼,随即一条一条妖艳的魔纹逐渐从他的两鬓生长而出。配合着那双眼睛,显得无比邪气!

  那巨碑“蹭”的拔地而起,犹如离铉的箭,以迅雷之速射入雷海之中!雷海仿佛都生出了浪花!

  “魔……魔……魔……”

  南域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然而此时,有一位无比恐怖的存在蓦地睁开了双眼,眸光摄人!仿佛要洞开虚空!

  “魔气?”

  他缓缓起身,望着北州方向,目光凝重。

  于此同时,整个神魔大陆的很多古老存在都不约而同的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各大圣地也一片动荡,仿佛风云欲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