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龙门三年一次的大比就要开始了。届时门主叶枫会亲临现场,有可能还会收徒。一直以来,关于门主的传闻事迹也不少,能够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不是简单之辈。

  传闻,七星门的门主曾经败在他手,青云门的大长老也败在他之手。所以,他在其他两宗的名声大噪,一时间成为一个传奇。

  况且,这些年,苍龙门在他的引领下,逐渐兴盛,隐隐间有成为三宗之首之势。

  所以,他在苍龙门的威望自然是无人能及。

  别人不知道,但是扁担却是很清楚。草剑从不夸人,但是有一次却夸了叶枫。这让他很愕然。

  要知道,草剑的身份非同小可,这小小的一个门主既然能够得到他的赞赏,可见叶枫是多么优秀。

  还有三天,大比就要开始。草剑自然希望,武逍遥能够醒过来,然后参加大比。

  然而,玄冰潭里的武逍遥却硬是没有动静。那冰块一成不变。

  就连他丹田处的神光也是依旧。扁担早已经不耐烦了。但是,也不敢离开。只能怪这个师弟太古怪,依旧守在潭水边。

  此刻,急的却不只是他们,青树峰的姜岚舞也急了。

  她和马逸飞已经打点好,买通了年轻一辈的几个十大高手,况且自己的弟弟姜昆也成了十大高手之一。可以说,想教训武逍遥这件事,可谓是把握十足。

  然而,武逍遥却不见了。这可把她急坏了。万一武逍遥不参加呢?那还怎么教训啊?!

  当下,召集姜朝子弟,暗地探索武逍遥的足迹。不得不说,姜朝非浪得虚名,这么多年来,被送进苍龙门的足足有上百了。

  这是一股不容轻视的力量!

  √酷\A匠网首:…发:2

  但是,尤是这么大的阵势,也没能把武逍遥找出来。

  除非他窝在草剑堂,一直没有出峰。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武逍遥以前是每天都要打扫草剑峰的,远远就能看到。

  然而,如今是草剑师叔在打扫。连扁担也不见了。除非有人敢去草剑峰问武逍遥的去处。不然,还真是没人能够找到。

  要知道,玄冰潭位置偏僻,况且坏境又荒冷,十年八年都不见得有人光顾。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有玄冰潭这个地方,姜岚舞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如果不是误打误撞,武逍遥暂时是不会被他们发现的。

  草剑一身青衣,化为一道青色流光,到了玄冰潭。看到扁担皱着眉头,便问道:“有什么现象?”

  “没动静啊!”他拿起扁担,然后站了起来。对草剑微微行礼。

  “明天就要大比了,看来是参加不了了。”草剑微微叹气。

  一个人的自信有时候来自胜利,如果武逍遥能够参加,对他的成长必然是一个很大的利处。

  扁担的成长就是从大比开始的,他一举拿下了大比的魁首,所以草剑才会收他为弟子。也奠定了他他的气质。

  扁担看着潭水中的武逍遥,目光有点怅然。

  “也许他能够醒来也说不定……”

  “但愿吧。”

  草剑转身离去,只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光芒。

  扁担看着武逍遥,也是微微一叹:“师弟呀,你可要醒来呀。”

  话音刚落,仿佛武逍遥有所感应。那潭水竟是慢慢起了涟漪,荡起波纹,散开来。

  “砰”的声音从那冻住武逍遥的冰块上传来,很细微,却很清脆。仿佛什么东西要裂开来。

  然后慢慢地,清脆的破碎声逐渐连成一片。

  扁担大喜,当即退开,飘然落到更高的地方,双眼死死地盯着武逍遥的变化。

  一道,两道,三道云气,从破碎的冰块里冲出来。然后露出了武逍遥那精炼的身躯。

  下一刻,他蓦地睁开双眼,瞬间有精光从他眼里闪过。然后,那三道云气崩碎开来,成为一片混沌。

  “这是要化武门,难道真要一举开辟玄黄之门?”扁担皱着眉头,喃喃低语。

  武逍遥的眼神很漠然,他抬头看了一眼扁担,瞬间,扁担仿佛遭了雷击,浑身不由得一阵哆嗦。

  这是谁?他的眼神怎么如此陌生?

  扁担禁不住,浑身瞬间沁出一身冷汗,捏紧了手中的扁担。

  然后,武逍遥阖上了双眸。仿佛是要闭目养神。

  扁担内心有点不淡定,这个扫把师弟怎么如此怪异?

  “蓬蓬~”接连两声脆响,从武逍遥的背后发出。只见有两道虚幻的门户在他身后的虚空中显化。

  那三道云气化成的混沌气弥漫在其周围,看起来无比飘渺。紧接着,丹田处有神光冲出,直接射入那两道虚幻的门户之中。

  顿时,门户中喷涌出无尽的武气,只是顷刻间便充斥了整个玄冰潭。

  此时的苍龙门,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只见天空中风云四起,乌云盖天。仿佛末日将临般。

  “那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草剑峰方向…”

  只见长空黑暗,巨大的乌云形成一个螺纹直入草剑峰,那声势无比骇人。

  铁树峰上,有一中年男子,他剑眉星目,眉宇间和叶景有着几分相像。他便是苍龙门门主叶枫!

  “难道草剑大人又突破了?”他起身望着草剑峰方向,暗自低语。

  此时的草剑已经化为一道流光入了玄冰潭,刚进入,瞬间就看到了武逍遥的身后虚空裂开的巨大缝隙,那里面猩红一片,仿佛有着另一片空间。隐隐间还有一块巨大的石碑耸入云天!

  扁担浑身紧绷紧贴在石壁上,脸色煞白。看到草剑进来,立马就像他狂奔过来。草剑也是脸色大变,抓住他,大喝一声,走!就往外射去。极速凌云,刹那间,两人就脱出了玄冰潭。

  却见高空中,有雷霆乍现,像是一道电蛇直接就击入了玄冰潭!伴随着轰鸣声,瞬间整个草剑峰就被雷海淹没了!两人差点也被卷入其中,皆是脸色大变。

  “师尊!扫把师弟怎么办?”扁担焦急的叫了起来。

  “别管他,他自有造化!我们先出去!”有雷霆轰鸣,草剑几乎是大吼出来。然后抓着他,直接化为一道流光,眨眼间便冲出了雷海。

  此时,在北州最北的原始森林,有一座宏大的暗色宫殿。

  那宫殿前有一道着黑衣的身影,身姿绰约,很显然是个女子。她抬眸望着苍龙门的方向,秀美的脸蛋上露出一抹疑惑。

  “是谁在渡劫?”绝美的小嘴轻喃,“难道是草剑突破了?”

  双眉一抬,瞬间妖艳而充满魅惑。

  不仅是这里,远在百万里之外的东洲,有一个古老的存在也蓦地睁开了双眼。

  “哈哈哈,血煞盖天,没想到你们这一族还真是顽强,时隔这么多年,竟然还有人活着!”

  仿佛应了他的话,苍龙门上,瞬间血煞盖天。

  与此同时,那生命禁地混沌之渊,有一条巨大的铁链横空飞起。

  随之传出一道冷哼:“哼,区区血煞也敢阻拦!死!”

  接着,一根细小的钉子从中射出,仿佛有穿透时空的威能,瞬间就没入了那雷海之中。

  瞬间,一声凄厉的嘶吼从雷霆中传出,接着又有更大的血雾染红了长空。

  此时在玄冰潭,武逍遥蓦地睁开阖上的双眸,缓缓抬起右手。

  “天地乱!”三个字从他嘴中奔出,带着他冰冷的眸光,霎时,玄冰潭沸腾而起,翻转而上,像是一杆长枪,直接激射向从上俯下的雷霆。

  万里寒冰,一剑决!

  雷霆万钧,千刀寒!

  两者像是宿命之敌,瞬间融入一起。以寒冰战雷霆,这是功参造化!

  下一刻,潭中的武逍遥缓缓起身,一脸冰冷,仿佛万物在他眼里都微不足道。

  随着他迈步,墨色长发无风而动,右手又随之而起,漠然开口:“紫气东来!”

  霎时,山岳拔地而起,整个草剑峰直入苍穹,那如同利剑般的草木,瞬间复苏,与雷霆激杀起来。

  苍龙门众人大惊失色,都疯狂逃溃。

  “铿锵”一声,草剑峰裂开,同时,有一抹紫气东来,如同极光,瞬间没入其中。霎时,草剑峰化为一把紫色长剑,横亘万里。彻底杀入雷海中。

  远处和扁担站在一起的草剑,望着草剑峰化为长剑,面色苍白。他耳边响起,那日师兄的话来。

  “老衲算过一卦,那一日,会有紫气东来。”

  “此番因果,往复循环,怕是没有尽头。”

  就在他恍惚间,玄冰潭那里传出一声雷霆之音。仿佛主宰天下万灵的帝王在召唤!

  “兵域出!”

  话音落,一个血色的世界瞬间撕裂空间,从中脱出。紧接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从天而降,直直插入苍龙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