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逍遥被荆沙安排在一处豪华的房间内,一日三餐都很丰盛。

  他和老头客气了一番,便安心的住下。期间,姜岚舞很不情愿的来解了他身上的禁制。

  禁制一解开,两道武门相继弹出,磅礴的武气顷刻间便充满了整个房间。

  看到这情形,姜岚舞恨恨地咬咬牙,一脚就将他踢了出去。

  武逍遥像是一颗子弹,瞬间弹射出去,破开了大门,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她的气才消了,然后施施然就走了,只留下武逍遥躺在地上口吐白沫。

  武逍遥拿这个小气的妞没办法,只能将碎牙齿往肚里咽。但是,好像生气的应该是他吧,这妞生的哪门子莫名其妙的气。简直就是比灵儿还刁钻。

  想起古灵儿,他内心不禁微微刺痛。他问过荆沙,但是好像没有人听说过古族,更别说古族在哪里了。

  也是,古族隐世独居,很多年都不出世,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世人所知。

  所以,想回到古族暂时是别想了。这也是他为什么很爽快的答应去苍龙门的缘故。

  武逍遥微微叹了口气,甩了甩脑袋,便在床上盘腿打坐起来。

  武道一途,艰难曲折,非有恒心者不可得大成就。开启武门越到后面越困难,晋升境界也是这般。

  武逍遥如今才是二重天,也还算是初入,想要短时间内再进一步,却是难如登天。

  就如不入而立之年不登四重天的说法,其晋升的困难程度可见一斑。

  还好,武逍遥在无奈之余,也明白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更别说武道修炼了。所以,他也很放得开,不会纠结于此。

  第三天一早,荆沙就过来叫他了。起身和他一同赶到出发点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在那里等候了。

  其中,姜岚舞的脸色颇为不客气。怒目侧视,拳头捏着,就差双眼喷出火来了。

  武逍遥好奇的看了她一眼,暗自猜测,她这么大年纪也是这次被举荐去三大宗门的人选吗?

  其他几个人倒是颇好奇的仔细打量了他几眼,然而,却也没有说话。

  武逍遥在这几天里也还是了解了冰雪心的师尊大闹皇朝的消息,所以,也知道自己不是很让人待见。很自觉的承认了狐假虎威之势。

  所以,也不介意。只是,有一点他感到很奇怪。按理说疯女人应该恨不得宰了他,却没想到送了一场造化给他。

  难不成想养肥了再宰?

  武逍遥当然不会知道,冰雪心在昏迷的期间对外界的感知还是存在的。

  她听到了他和金刚,帝惊天等的对话。作为水月圣地的核心人物,自然知道,武这个姓代表着什么。再来,武逍遥舍命救她,让她的气消了一半,所以对他的恨意也没有那么重了。

  只是想着,若是有缘再见,再杀了他。

  所以,武逍遥确实猜对了,冰雪心在无意间确是有把他养肥了再宰的意思。

  “哼!”姜岚舞看到武逍遥理都不理她,顿时心里一气,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上了马车。

  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臭小子,她也不会被父皇下令只有突破了四重之境才能返回姜朝了。

  四重天啊,等修炼到四重天,估计自己都老了。也许连一辈子都无法突破到四重天,世俗中,走上武道一途而一生都未曾破入四重天的武者大有人在。

  自己的天赋又不是很厉害,这种情况大有可能!

  想到自己连死都可能回不到姜朝,姜岚舞顿时想大肆哭泣一番,然而,一想到武逍遥,悲伤就立刻变成仇恨了。

  武逍遥和其他人也上了马车,期间,武逍遥发现有一个修为至少在三重巅峰的中年男子骑马跟在后面。

  估计这是护送他们去三大宗门招收大会的高手。

  武逍遥还了解到,三大宗门每三年才会招收一次门下弟子,而北州三大皇朝每个皇朝,每次才只有四个举荐名额,所以,他明白这个名额是多么的珍贵。内心不禁对姜朝感激不尽。

  行了三天有余,中途有两个人和他们分开了,他们两人要去其他两个宗门。青云门和七星门。

  只是姜岚舞和另一个叫姜昆的十七八岁男孩同武逍遥一起留了下来。

  姜岚舞一路上神情郁闷,眼神却不时的剜着武逍遥,这让他颇感头疼。没想到,这个暴力女居然也是苍龙门的,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看来,到了地方,安顿好了,便需要乘机开溜才行。

  不然,女人发疯鸡犬不灵,这句话就要在他身上应验了。他可不想当这个倒霉催的。

  很快,在武逍遥心思翻转千百遍之后,他们就到了苍龙门山脚下。

  苍龙门隐在青云之中,期间云雾缭绕,有巨大的飞禽横空,更甚有,修为高绝的武者跳跃在山谷中。

  可道是千古奇观!

  马车停下,武逍遥一行四人下了马车。只是等了片刻,就见一庞大的仙鹤从天飞来,鹤上站着一道白衣仙影,在长空中传出朗声之音:“可是岚舞师姐和各位姜朝后辈?”

  “咦,逸飞师弟!”立时姜岚舞惊奇的叫了起来,“逸飞师弟,怎么是你呀?”

  来人大笑一声:“岚舞师姐,师尊特意叫我来接你等呢!”

  武逍遥顿时明白过来,原来姜岚舞原来就是苍龙门的弟子,不是新晋的。

  马逸飞从仙鹤上飞身下来,轻稳的落在众人的面前。

  “各位远道而来,舟车劳顿,辛苦了。请上仙鹤,我载你等前去。”他说话颇为客气,听着让人很舒服。

  @o酷匠w网b正¤版ZS首U?发sF

  当下,众人也不客气,武逍遥三人和随行护送而来的那位高手,一同上了仙鹤。

  只是武逍遥却被姜岚舞狠狠地瞪了一下,正好被马逸飞看到了。

  马逸飞笑了笑,露出一个阳光的表情,对着武逍遥笑道:“在下马逸飞,不知姜兄大名?”

  武逍遥微微一笑,回道:“不是姜兄,在下武兄,小名不足挂齿。不提也罢!”

  然后他很臭屁的摇了摇头。

  马逸飞微微愣了愣,硬是没有听懂他的话。随即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便也上了仙鹤。

  姜岚舞看到武逍遥那装深沉的模样,顿时拳头捏的脆响,瞪着他,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般。

  苍龙门恢宏壮观,一副阶梯直入云霄,从半山腰直接到宗门前。

  宗门之前有个大广场,有块百丈多高的巨碑立在其上,上书三个豪气云干的苍茫大字,苍龙门!

  笔劲浑厚,透出一股武道道意。

  武逍遥眼神微颤,不敢直视那三个字。篆此字的人定然是个武道一途走的极远的高手。

  巨碑旁边还有一把巨大的断剑,只是插在那里,就仿佛颠了乾坤。竟让武逍遥心神不定!

  只是此时的广场上围满了人,因为今天是宗门招收大会!以三大宗门在北州的名声,自然来应试的人就很多了。

  仙鹤载着武逍遥一行人直接从广场上飞过,引得下面的人纷纷抬头。

  苍龙门建筑超凡,规模宏大,尤是以仙鹤的极速也飞了好久,众人才看到一个巨大的人像坐在苍龙门的后面,整个宗门像是被他掌在股间,仿佛定了乾坤。

  武逍遥和姜昆不由得惊叹,却是引来姜岚舞鄙夷的目光,马逸飞也禁不住笑了笑。

  看到这情形,武逍遥倒是没什么,姜昆却是瞬间羞红了脸。这也难怪人家了,姜昆作为姜皇最孤僻的皇子,平常哪里受过这等眼光,自然羞红脸还是轻的了。

  仙鹤稳稳飞行,降落在一处内院。一行人刚下来,就远远听到有道声音传了过来。

  “哈哈哈,岚舞师妹,别来无恙啊?”紧随而来的是个眉目清秀,丰神如玉,嘴角带着笑意的青年男子。

  看到他,姜岚舞却是脸色微变,朝一旁的马逸飞努了努嘴。

  马逸飞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恭敬的迎了上去:“轻风师兄,你怎么来了?”

  “咦,逸飞?”范轻风微微一愣,心思翻转,却是瞬间反应过来了。

  他作为苍龙门年轻一辈的十大高手之一,人情世故自然明了。看到姜岚舞那难看的脸色,眉头一皱,也是明白过来了。

  敢情人家还是讨厌自己啊,哎,任重而道远啊!

  “师兄,师弟我还要带这两位师弟去报道。就先告辞了!”马逸飞恭恭敬敬的说着,率先走了。

  姜岚舞看都不看他一眼,也立刻跟了上去。

  原本打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武逍遥却是对着范轻风微微拱了拱手。然后也和姜昆相继跟了上去。

  范轻风嘴角狠抽,愣愣地站在原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武逍遥一行人刚走出不远,姜岚舞直接一脚蹬向武逍遥,眼神带着杀气。

  武逍遥一惊,连忙躲在马逸飞的身后。他瞬间反应过来,敢情自己对那位师兄的尊敬怕是又惹怒了这位暴力女。

  “混蛋,你找死!”姜岚舞杀气腾腾,犀利的攻击相继攻向武逍遥。

  马逸飞一惊,急忙挡下,一边开口劝道:“师姐,使不得,消消气。”

  “不行,你让开。我要杀了这个无耻之人!”

  武逍遥立马头大如牛,你们之间的恩怨怎么可以扯到我。难到打个招呼也不行吗?

  “住手!”正当此时,一声爆呵传来,一位白发老者走了过来,双眉如同两柄利剑,“成何体统?”

  “师尊!”马逸飞和姜岚舞慌忙恭敬的拜上。

  武逍遥二人和礼貌的竖掌拜上。

  那老者愤怒的看了一眼姜岚舞,后者脸色通红,然后对着武逍遥二人道:“你们随我来。”

  “是。”二人同声应道。

  姜岚舞狠狠地瞪了一眼武逍遥,冷哼着恭恭敬敬的跟在老者的身后。

  武逍遥和姜昆相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余说:

有追书的吗?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