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眼前美好的景象,我内心却是冰冷的,毛骨悚然,因为她们是疯子!

  虐待狂!

  “现在我们都脱光,让你随便解开……”而天蓝色诱惑又再操着性感诱惑的香甜嗓音的挑逗道,一边说着,一边走着猫步,波涛汹涌,无限诱惑向我走来,轻轻的吹气般温柔地说,“但如果你解不开我们的封印——”

  “你这小流氓!再敢忽悠我们,占我们便宜!”恐怖红衣蛇蝎女厉鬼已经暴戾凶狠,凶巴巴的向我走近!

  天蓝色诱惑却轻轻的晃了晃手上的水果刀,“我一定将你的那里切开一千份!”

  什么时候拿了水果刀,藏在哪里的!为什么我没有发现呢!

  声音淡淡的,语调像微风一样轻柔,但却对我好像北风萧瑟,最讨厌这些绵里针的女神经病的了!杀人不眨眼,而且不留痕迹!

  “我就不信你那里也能重生愈合!”恐怖红衣蛇蝎女厉鬼阴险狡诈望着我下面说!

  我知道现在无论怎么解释都不能说明,我心里有千头万头掉那吗,我知道知道你们说解开的是什么封印,我刚刚想那个,你们就叫我解开,我当然是以为什么的啦!

  还有,我什么时候封印了你们,我怎么会解开封印呢!

  我也想知道怎么解开啊!但谁能告诉我呢!

  唉!这两个女神经病,都被我弄得光光的,怎么能轻饶我,我再说不能,再拒绝的话,恐怕那里真的被凌迟处死了!

  于是我立即赔笑抱歉道,“两位老师,现在都晚了,我来洗碗收拾,你们下午还要到学校去,先休息半刻吧!”

  “不行!今天你非得帮我们解开不可!”天蓝色诱惑豁出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解开啊!”我知道没有人信,但我还是非说不可,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叫我们脱衣服!是你故意不解开吧!”那个腹黑的恐怖红衣蛇蝎女厉鬼还是那样咄咄逼人!

  我——我能不能不说呢,难道说我在YY你们俩,然后你们就主动的叫我了,我当然以为是!但这样一说,不是火上浇油吗!这不是间接的骂她们是“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吗!

  但再不反驳的话,就真的跟恐怖红衣蛇蝎女厉鬼说的“是故意的”,这会死得更惨!

  好!我也豁了出去了,“我以为您叫我帮您解开文空,正纳闷你们的兴趣广泛,嗜好特别,为什么自己不解开呢!”

  “别狡辩了!”天蓝色诱惑开始跟我斗嘴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酷匠f网D唯。C一正BF版(G,0R其=&他;N都V是{盗◎版

  “我怎么会知道呢!”我无可奈何,但我真的莫名其妙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