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尘刁珉,今年16岁,是一个准高中生,到了今年的9月1日,我就可以成为县城高中的正式高中生了!

  虽然我能考到县城里的高中,但是没有钱交学费,校服费之类的,所以就要趁着暑假到县城打工赚学费,而由于没有学历证书什么的,还是未成年人,样子也寒酸丑陋,也没有什么工作合适。

  好不容易到了招聘公告栏,公告栏有两三米长,我不放过任何一个招聘信息,从左看到右!只是人山人海,甚是拥挤!

  什么,不是说本科以上学历,就说本地户口。

  难得看到个高中以上学历,并打算混过去,说毕业证丢了,反正我们初中毕业都没有毕业证的,高中会有吗,有也丢了!

  可它却要18岁以上!

  这啥!年龄歧视!我真想到劳动局信访他呢!有这样歧视人的吗!

  正在这时,一个扎着马尾辫,明眸皓齿、纤腰翘臀的高挑女孩,不停的向我这边挤过来,一边说,“哎呀哎呀怎么那么挤呢!”

  我目瞪口呆,看得出神,只见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情脉脉清澈见底;白里透红的脸蛋,天然滋润充满生机;黑色短衫也压榨不住浑圆丰满的大波,反被充血挺拔,尽管轻盈微步,但依然甜气蒸云梦,波动撼月阳!

  齐比超短裤竟令紧致香滑大腿反显修长,轻柔优美,曼妙多姿……美好极致,难以言表!

  不行!虽然我血气方刚,精力旺盛,但作为一个准高中生不能这样的,尽管有反应了……都有反应了!

  mQ酷匠,网Xy永=◇久免?费|*看Q小◎L说%

  有反应了!也要装!我说你这丫头别在这里磨磨蹭蹭的,怪难受的!

  好像要流鼻血了!我立即双手中指互勾,压迫中指,以防止流鼻血!

  还有,我为转移注意力,恼羞成怒,“老妹,我说你挤啥啊!”

  她只用厌恶的表情嫌弃的要躲开我似的,的确我都很久没洗澡,而且皮肤黝黑,满脸尘土,衣着破烂。

  但我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吗!不是!绝对不是!

  我的鸡蛋就被她压着啊,我立即理直气壮的插她,“蛋都让你挤碎了!”

  “唉呀!吗呀大哥,至于吗大哥!”那超短裤女孩冲我吼!

  旁边的大妈大骂道,“为什么向着女生大骂啊?这让她以后怎么做人?你一定穿的太少太不检点。活该被挤,再说挤一下又不会死!”

  “一定不是什么正经男的,穿太少了!”

  “一个男生你的穿太少了,谁让你没事出门,还没钱坐私家车!做飞机不就不用塞车不用急挤了吗!”

  救命啊!明天,广大男同胞是要默契地换上了比基尼到公共场所去!

  我终于忍不住啦!我把我的鸡蛋……

  “臭流氓!信不信我把你剪了!”那超短裤女孩女孩也毫不示弱,凶狠的说!

  她竟然不信,好!我来了……

  “你看,挤得细碎,乍吃了!”于是我把那鸡蛋都掏出来!

  “要赔你吗!”那超短裤女孩女孩冷不防的一句,然后,伸出纤纤玉手,做了一个捏碎的动作,扔下一句“别让姐再见你,否则一定捏碎你!”就溜走了!

  真莫名其妙,弄碎人家的蛋,还要说要捏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正能量说:

520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