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晚,所有的无奈、烦扰、怀念、焦虑涌入脑海,企图寄托在无际黑暗,但却始终剥离不去愁思。背负太多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痛苦。愧疚,悔恨,让他不知所措。

  “那女孩儿叫什么名字?”苏羽在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又想着发生的事情,突然就小瞧了自己,到底喜欢的是谁,又爱着谁?

  雨过天晴,后半夜的蒙蒙雨下到了天亮,太阳的光照射在苏羽脸上的时候他才醒了过来,新的一天,那就算新的开始吧。

  苏羽漫步在街道,离武馆还真远啊,如果可以飞檐走壁那就不得了了。

  又是龙鸿武馆,一来到这里就觉得心静了,不会暴躁,不会忧伤,不会去想不开心的事。就好像练武成了自己唯一的目的。

  屋里千叶樱席地而坐,抿着一张嘴:“每次要都是我等你,你还要不要学了。”

  瞥见她这么说,顿时就不乐意了:“以前我就是这个点才起床的,你怎么每次都那么早。”

  “好了,不废话了,今天我只教你一招,断头锁。”

  “可是断头锁不是难度很大的吗?”苏羽也不是一无所知,十字固,断头锁,裸绞,舍身技等都是听过的,难度都很大,而且对自身的要求也很高。

  “的确是,不过不要求你学会,记住就可以了,可以学会更好。”步态从容的来回走了几步,以苏羽的天赋和现在的力量,学会一个断头锁应该不难。

  “知道了,不过具体什么是断头锁,,,?”

  “大概动作就是用胳膊环住对手的脖子把对手的头用力的窝在自己胸前,力度轻不能控制对手,力度大轻则休克重则当场毙亡,所以自己得能够把握好力度。”

  千叶樱踱步来回游走,乌黑柔顺的长发被盘上了漂亮的发髻,几缕碎发披散下来,带出几分飘逸灵动,淡蓝色长袍一直拖到小腿。

  “这么说,断头锁也得要自身速度快,可以瞬间锁住敌人吧?”眼睛随着千叶樱的走动也来回飘移,看着她那瘦弱的身板,不知道的人真是看不出来会那么多的格斗技。

  “速度肯定有要求,接下来,我演示一下,你摆出一个防御式。”柔婉的转过身子,看见苏羽已经摆好了防御的样子,疾步如飞的几步跃到苏羽面前。

  苏羽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自己就沉沉的倒了下去,看到自己已经被困住了,距离眼睛前面的就是大酥-胸,但是这个时候都没有心思想那个。

  脖子被千叶樱紧紧的固着一动也动不了,全身挣脱不开,越用力就觉得越窒息一样。一动不敢动。

  千叶樱时候松开了手臂,站了起来,伸出手拉起了苏羽:“看清了吗?这就是断头锁,在对手想要破了你的防御式的时候,经常会把头放的很低,就是那个低头的机会,一击制敌。”

  苏羽站在原地,只觉得很难受,的确是一种想晕厥过去的感觉,大口的呼吸着,这一招没办法逃离吗?

  “难道这一招没办法破解吗?”苏羽傻傻的问。

  千叶樱听了心花怒放一样笑了一笑,这一笑把苏羽整蒙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觉得笑的很妖娆。

  “你哪里见过可以破解的锁身技?任何固技绞技一旦做成了,都没有破解的方法,所以,在对手要做出锁身技的时候要提前看出来逃脱,否则,只要被困了,求饶认输是唯一有可能放过你的方法。”

  没有破解的办法?这个苏羽倒真的是不知道,那自己就一定要学会,那么强大的招式。

  千叶樱好像看透了苏羽的想法:“从今天开始,每天我都会教你一个新的格斗式,你不需要全部学会,任何厉害的技能都是在实战中得到锻炼才能学会,所以,你不急。”

  苏羽点了点头,那是不是自己以后要经常打架呢?看来自己的提升,注定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酷_+匠C网*首"发

  “当然,绞技都是针对比你弱的人,比你强大的,他根本不会有机会让你得手,所以实用性不是特别的大。”千叶樱继续说。

  “知道了,有个动作我还没看清,你再演示一遍吧。”

  接下来千叶樱对苏羽进行了全面的解析,知道苏羽准确记得整套动作后千叶樱才放下心来。

  “你现在缺少的还是实战,过两天我会白天让你跟着看场子,最近也不安生,你就利用这个机会好好锻炼自己吧。”千叶樱说完就离开了。

  苏羽一天的时间都在苦练,基础技巧,压腿,冲拳,包括断头锁,他一点都不敢荒废,他迫切的想要练就过硬的格斗术,想要强大。

  化悲痛为力量,把所有的不快和怨恨融入到修习武道当中,他不知道带着怨恨习武会不有进步,但是却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软弱了。

  他对不起雨婷,对不起小甜,可能也对不起暮雪,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女孩儿。越想就越发痛恨自己,直到自己累得睡着了。

  夜来了,东瀛的夜色很美,特别是那一颗闪闪的北极星,看着就觉得好冷,一个红色妖艳如同血色蔷薇的女孩儿仰头看着星空,扯了扯身上的衣物,伸出一支纤长白皙的手,接住了飘落的片片雪花,下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