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人看到同伴吃亏了,也伸出手毫无技巧的刺过去,在殿夏眼里,这就是最傻叉的。躲开了那一刀,也是一拳打在脑袋上,那一个人在原地缓过劲来后,晃了晃脑袋。

  “奶奶的,我饶不了你!”狠狠的吐了红色的口水,摸了一下脑袋上的大包,满怀恨意的刺过来,这一击是快了许多,但对于殿夏来说还是可以躲过的,可是偏偏没有躲过去。

  Z酷q匠12网T正版首#发3

  “哥一一”夏小甜长大了嘴,不可思议的看到殿夏中刀了。

  那人的一刀刺来的时候,偏偏的殿夏之前受伤的头一阵刺痛,身体本能反应抬起手臂挡在胸前,那一刀正是刺到手臂上。

  龇着牙齿,愤怒的抬起另一只手反过来抓住那人的手腕,不顾手臂的刺痛向着他的头奋力的锤过去。

  咚一咚一咚一殿夏的眼都红了,一拳又一拳的打在那人脑袋上,也忘记了手臂的刀伤,任由着血液因为运动流动过快。

  那人只觉得头好像要死过去,脑袋剧烈的一阵阵的疼痛快要炸掉,眼睛也早早的紧闭着,很快的,血液飞溅了出来。

  另一个人就站着看着同伴被痛扁,同时也感到了害怕,害怕那个狂人,受伤了还是一样的勇猛。

  夏小甜捂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哥哥,这还是自己温柔又霸道的哥哥吗,那个样子就像,就像一个杀人狂,眼巴巴的看着那人的血和哥哥的血飞溅到一起,红的更红,透漏出一种死寂的黑色。

  “哥,停手吧。”夏小甜跑了过来拉住了殿夏的手。

  “哼,滚!滚得越远越好!不然我会杀了你们。”殿夏停下了逼进的脚步和挥出的拳头,两人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心里很不服气,可是又没办法,谁让人家不要命呢。

  两人赶紧扔下刀子扭头撒腿就跑,一人被另一个搀扶着,恐怕那人是没个几月头是好不了的,殿夏看着那两人连滚带爬的跑了。

  一直到他们跑到一个转角消失不见,殿夏才赶紧的按住了手臂,龇着牙齿,他并不是不疼,而是不能表现出自己怕受伤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里?你可知道,我要不是恰好在附近闲逛,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殿夏甩开夏小甜的手臂,怒气冲冲的质问着。

  “你先别说了,我们先找个诊所行吧。”说完又拉住哥哥的手臂,往前走着。

  深夜小诊所都关门了,医院偏偏又很远,所以夏小甜只能把小诊所的医生叫醒,出了双倍价钱才答应临时加一个班的。

  医生帮殿夏清洗了伤口,又上了药,包扎上了纱布,本来头上都包着一个伤口,现在手臂上又多了一个。

  殿夏翘起嘴唇笑了一声,嘲笑着自己,练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长进,竟然让几个不会武功的人伤了,然而最忘不了的还是苏羽。

  “我们走吧。”殿夏握紧了拳头,但又感到了疼痛,不自主的松开了。

  夏小甜抬起头,望着哥哥。跟着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街道外的一阵冷风吹过,小甜感受到了寒冷,缩起了身子。殿夏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披在了她身上,自己剩了一个单薄的衣服。

  只看到哥哥走在前面,一声也不吭的,夏小甜心里还是暖的,都说哥哥是自己没有男朋友之前的男朋友,看来说的真的不错呢,只是自己真的没有男朋友吗?

  殿夏走在前面,夏小甜默默地跟在后面,满怀心事。

  殿夏心里是很不爽的,今天的事情让他心中一直存在着一团怒火,无法消散,他只能到一个酒吧,用喝酒去静一静。

  走进了一个酒吧里面,什么也不说进了一个包间,拿起酒瓶子仰头就大口喝了起来。

  “对了,哥,你怎么还在这里?没有回去吗?”夏小甜突然想起,哥哥为什么没有回去呢?

  “我让保镖先回去了,心里烦,到处走走,怎么,有什么问题?”殿夏头也不抬一下,可以看出来心里真的是烦躁的不行了。

  夏小甜静静的端详着哥哥。

  “你看什么?话说,你怎么会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殿夏放下了酒瓶子,一脸的不理解。

  “我,我把暮雪送到医院后就很晚了,回去的时候就碰到那种事情了,苏...”夏小甜正想要说道苏羽这个名字,就看到哥哥的表情变了,充满了恨意,一拳打到了桌子上。

  可是有马上的殿夏收敛露出了一副平常的表情:“暮雪受伤我也不会想到,她没事吧。”

  看到哥哥那么反常,但是又在伪装的样子,夏小甜也知道了两个人真的是有什么恩怨吧。

  殿夏又拿起酒瓶,换了一个杯子,也给夏小甜倒了一杯:“对不起,今天你生日给你毁了。”

  “啊,没关系,反正还有很多生日呢,不怪你的。”接过来杯子,慢慢的让酒水从自己嘴唇流下。

  “呵呵,那你怪谁?苏羽?”殿夏翘起嘴唇很不屑的样子。

  “没有...”一听到苏羽,夏小甜就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他因为自己哥哥是殿夏而对自己态度大变,自己赌气跑出来差点遇到危险他也不知道......“架是我挑起的,你的生日也是我毁的,是我对不起你,这是事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雨相思泪说:

  快考试了...希望可以体谅,一个学生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