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勇敢,苏羽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为什么你就可以奋不顾身的挡住,那一瞬间你就不怕?没有犹豫吗?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就是夜很黑,当大夫告诉他们二人病人已经没事了的时候,夏小甜就回去了,她知道苏羽还没有吃晚饭,也得给暮雪准备很多东西。

  清冷的病房里,不知是柔和还是刺眼的白色灯光通亮,静悄悄的,只有暮雪自己一个病人,静的可怕,听得到一切声响。

  暮雪的脸像雪一样展露出一种苍白,艳红的嘴唇都没了血色,呼吸均匀的躺在那里睡着。

  一直看着窗外的苏羽,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人群,无边际的黑暗星空。为什么自己就是不可以变强,还是不能保护别人吗,反过来还需要女人保护自己,呵呵,自己怎么活成了这个样子?

  转过身走到病床前,端详着那一张冰清玉洁的小脸,心里很不爽,殿夏,总有一天我会打倒你,同样的让你卧病在床。

  握住了暮雪的小手,很凉,就像从来没有暖过。捧着半天都没有捂热,可能这妮子的手常年就是这样的吧。

  不知不觉的,暮雪一直也没有醒,苏羽困得自己睡着了,夏小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苏羽枕在床边,两人就像情侣一样,头挨得那么近。

  夏小甜走到苏羽旁边,一巴掌拍醒了他,“喂,别睡了,饿吗?”

  苏羽刚刚进入了梦境,就突然被一双大手拉了回来,睁眼就看到夏小甜端着一碗汤递给自己,接过来没有说话,尝了几口就放下来准备接着睡,本来就是刚被叫醒头脑不清醒,已经是夜晚了困意也催促着苏羽闭上眼,但是夏小甜却误会了。

  “喂,别爱理不理的好吧,跟我说句话又能怎么样。”

  “我很困,你就不要烦我了。”今天发生的一切让苏羽有点心浮气躁不知所措了,他以后该以怎么样的态度去夏小甜呢。

  “你...”娇滴滴的小公主委屈的哭了,扭头走出了房门。一直往前的走了很长时间,回头看看苏羽有没有跟来:“讨厌,一点都不担心我,到底把我当什么啊?”

  径直的出了医院的,霎时感受到了寒冷,本来就穿的单薄,不免的缩了缩身体。看样子是快要下雪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喧闹刺耳的广告,花花绿绿的男女,流氓气十足,小甜走在街上感到了害怕,加快了回学校的脚步。

  “哟,小妹妹,走那么急干嘛,是不是想哥哥了。”街角走出了一两个光头耳环的流氓,正朝着夏小甜的方向走去。

  顿时感觉到了危险,夏小甜赶紧往后边挪动“你..你们要干什么?”

  “哟,别怕,哥哥陪你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怎么样。”说完对着夏小甜伸出手,一脸的猥琐。

  “你们,再过来我就喊人了。”只觉得心提到了嗓子眼,早知道这么个情况,自己就不出来了。

  “yo,那你倒是喊啊,你看看着街上的一群人谁会理你。”听到面前的美妞这么说,两个流氓倒是更猖獗了。

  夏小甜不知道说些什么,本来就是后半夜出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真是的,自己干嘛非要这个时候出来啊,双手护在胸前,呼吸急促。

  身体往后面一步一步的退着,直到脚后跟触碰到身后的障碍物。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猛地抓住夏小甜的手腕往自己怀里拉。

  “别,放了我,求你了。”带着哭腔的嗓音,微弱的力量试图挣脱,没有用。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这个点出来的不都是卖的吗,我们会很温柔的。”猥琐男露出一副奸人的笑容。

  “不,不是,我...”此时小甜的心里不知有多后悔,盼望着有人能出来救自己,可是好像那个人并不存在。

  “yo,别哭啊,哭了就没那么漂亮了,哥哥我可不喜欢玩哭的孩子。”猥琐男一只手拨弄着小甜的刘海,另一只则是伸向了软软的一团。

  而小甜被拉的紧紧的挣脱不开,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手伸向自己起伏的胸前。

  就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低头!”

  一个飞身在身后踢了过来,小甜听到了声音,赶快的低了头,只听到一声闷响和猥琐男的叫声,自己就被一个熟悉的手拉在了身后。

  更f`新x最q快@@上b酷。“匠2网T

  她以为是自己盼望的那一个,可却不是,而是自己的哥哥,她失落了,可是还是没那么伤心。

  那人飞踢踹开一人后又很快的一拳打到另一个身上,那人倒在了地上,一脸的难受。

  “还不快滚!”殿夏看着地上的两个人,怒火中烧。

  可是那两个流氓也不是吃素的,掏出了弹簧刀:“劳资可没有吃亏的习惯呢。”

  “哥哥,小心。”夏小甜很担心哥哥,毕竟他们拿着刀啊,自己则是赶快的退了很多步,没有见过的场面让她很害怕。

  殿夏冷哼一声,朝着两人扑过来,其中一人握着弹簧刀直直的捅过去,殿夏抬起腿准确无误的踢中他的手腕,偏离了刀的轨迹,又紧接着打出一拳,这一拳把那人头整蒙了,手摸着头,站在原地左摇右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雨相思泪说:

今天星期,时间多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