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女孩儿才让苏羽接受了夏小甜。

  暮雪站了起来洗了头发,换了衣服,抹上了淡妆,以免让人看出来她哭过。一切准备好了之后,回头看了这个寝室,很快的,毕业了,这个地方也不会再来了,自己也要和小甜说再见了。

  回头“砰”关上了门。夏小甜,好姐妹,苏羽我不和你争,我不想伤了我们关系,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你开心了就好。

  暮雪摆出了笑脸,笑的很自然,很有青春的魅力。

  夏小甜在酒吧的包厢里等待着,想起今天和苏羽发生的,总是傻傻的笑出声来,就像一个神经病。今天的事情自己都没有准备呢,如果不是自己无意的那一下,惊喜是不会出现的吧。

  “咚咚咚。”包厢的门被敲着,小甜过去开了门,看到很酷的一个人,长长的皮靴配风衣,穿着黑袜,带着一个墨镜,艳红的嘴唇。

  “雪儿,你好帅啊。”一下子抱住面前的暮雪。

  “帅?我又不是男人,不是个性吗?”暮雪傻眼的站在门口,摘下墨镜,露出了清秀的面容。

  “额,都一样啦,都是一样漂亮。”拉住暮雪的手走到位子上:“我表哥还没来呢,可能还有四十分钟左右吧。”

  “四十分钟,你表哥真够着急的。”

  “他啊,忙呗,他是家族继承人,肯定是没时间啊,这次能来就不错啦。”小甜绕着桌子走了几圈,心里想着什么。

  “那你是准备怎么玩?是吃还是玩?”目光跟着夏小甜绕来绕去。

  “额,不然就喝吧,喝酒,那多刺激。”夏小甜眨巴着眼睛,一脸的不怀好意。

  “酒,酒后吐真言?还是想酒后乱性?”暮雪摆出一张嫌弃脸。

  “切,你想什么呢,哪有那么污。”

  ......四十多分钟不知不觉的过去。

  酒吧门口远远地听到跑车疾驰的声音,停下了一辆金色跑车,像一匹骏马一样停在了门口,随即下来了一个男孩儿,长长的风衣,男士靴子,有着长长的头发,下了车后,两名保镖跟着进了酒吧,酒吧里的俊男靓女眼球都被吸引了,他立刻的前往夏小甜的那个包厢。

  大步的走到门口,他让两个保镖守在门口,自己整理了衣领,敲了敲门。

  “咚咚咚。”

  夏小甜听到了敲门声,站起来对暮雪说:“可能是我表哥来了。”说完赶紧去开门,还顺手抓了一个玻璃瓶子。

  “你要干嘛?”暮雪好奇的站了起来,跟着夏小甜,这架势,蹑手蹑脚的,还拿着凶器。

  “嘘--别说话,安静。”夏小甜慢慢的开了锁。

  “那个,门没关,你推一下就开了。”自己扎好了只要等他快来门,就一瓶子下去砸他脑袋上的样子。

  “吱呀一”门开了,之间那男孩刚一进屋就看到握着瓶子的手往自己砸过来,一瞬间的肌肉反应就是抬起脚一脚踢开了那只手。玻璃瓶子摔到了地板上碎了。

  “啊一一好疼啊,你怎么没轻重的。”夏小甜握住手臂,嘟着嘴抱怨着。

  “那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不会安安静静的?还想打我。”那男孩向夏小甜走过去。

  “你,我手疼,你要干嘛,我不是没有袭击成功嘛。”

  那男孩走过去一下子就把夏小甜扛了起来,向着桌子那里走去:“踢得是瓶子,不是你的手,别给我装,老实点,不然就让你摔到地上。”

  看/N正9版…章QE节%上、酷s匠●?网

  “别,好哥哥,放我下来。”小甜哀求道,不过很有效。那男孩听了之后就把她放了下来。

  “你说你袭击我那么多次,怎么就没有一次成功呢?”那男孩儿很淡然的坐了下来。

  “我,和你能比嘛,你也真是的,不会让我成功一次。”夏小甜站在他面前,嘟囔着。

  “成功,一瓶子下去那就是非死即伤啊,让你成功了,我还能活吗。”那男孩儿摘下了手套放到桌子上。

  暮雪也是醉了,这两兄妹是有仇吗,见面就吵吵。

  “我,下次我不用玻璃瓶子好吧。对了,”夏小甜跑到暮雪身边,拉着暮雪走到了那男孩旁边:“这是我好闺蜜,暮雪。”

  男孩儿赶紧站了起来:“哦,你好,殿夏。”很友好的伸出手示意握手。

  暮雪也是大家闺秀,也懂得礼数,也伸出手握了握一下。

  “愚妹一定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我也谢谢你对愚妹的照顾。”那个叫殿夏的男孩儿,是的,他就是殿夏,与雨婷有婚约的男人。

  “嗯,没什么,虽然有时候小甜的确是太不懂事了,还任性胡闹。”暮雪看了一眼小甜,故意的说着。

  “喂,什么叫愚妹啊,你才愚昧呢,还有你啊,这么不给面子。”夏小甜指着殿夏的鼻子说着。

  “小甜,你要知道礼仪,不要像个泼妇一样,你看看你的姐妹的样子,好好学学。”

  夏小甜冲着做了个鬼脸:“你懂什么,这叫个性,不像你,呆板。”

  暮雪坐在一旁打量着眼前的男孩,看起来粗俗却不失礼仪,长得也是很帅,高大威猛,应该是练过武的,的确是讨女孩子喜欢,可是,自己认识的晚了一点,如果比苏羽早一些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雨相思泪说:

  快放假了,要去工作了,可能要一天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