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太好了。”说完竟然高兴的踮起脚尖往苏羽的脸上轻轻的“啵”的一声。

  门外,慕雪在学校找不到夏小甜,觉得她应该在这里,于是就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小甜亲了苏羽的脸。

  慕雪看着眼前的一幕,小甜,你下手就这么迅速吗?尽管自己想过,不应该为了苏羽而伤了姐妹情谊,自己也做好了退让的准备,却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夏小甜亲上去之后才猛地想起,苏羽还是自己朋友呢,我......小甜赶紧后退了一步,双手按在胸前一起一落,呼吸急促,耳根发热脸泛红。

  慕雪感觉眼很酸,赶快的调整了状态。“呦,不错啊,小甜,这么迅速的就找到白马王子了?”慕雪走了进去,有一点戏谑的说。

  夏小甜混乱了:“没,没有,刚刚只是。。。”觉的自己也解释不清楚。

  “只是什么?不用解释了,打扰你们了。”只觉得自己鼻尖一阵酸,想哭也只能忍着。

  “真的没什么,苏羽,我......”转过头又向苏羽解释着。

  ●(更…新!$最快(h上j酷匠@_网j{

  只觉得一双宽大的手掌按住了自己的后脑,接着就说不出来话了,一张脸靠过来紧紧的吸住了唇,她拍打着苏羽的后背,但是仍然死死的按住了自己。

  苏羽紧紧的吻着小甜,任由她拍打,耳边只听到夏小甜发出“唔唔唔”的声音。他看到小甜那双惊恐的眼睛,没有理会。

  小甜看着苏羽的眼睛,他在干嘛,自己还没准备啊,就这样初吻就没了?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就是一直跳,想哭的冲动,就像是被欺负了一样,片刻就觉得自己身体变得软弱无力,想由着苏羽乱来,可又不好意思。

  苏羽终于撬开了小甜的牙齿,舌头进入了她的嘴里。慕雪站在一旁,一脸的不可思议,她已经忘了伤心的泪了。

  妈呀,那是什么东西,柔柔软软,还那么滑,他,他把舌头伸进去了...拍打的手逐渐停了下来,变成了抱住苏羽的腰,慢慢的把自己的舌头探了出去,触碰到舌头的时候,好奇妙的感觉。夏小甜尽情的沉寂在那种接吻的感觉中。

  慕雪在一旁,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双脚不知道该落在哪里?或者说,是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才合适。

  夏小甜觉得嘴唇被吸的紧紧的,都要肿了一样,苏羽松开了口,怀里的可人儿眼睛红红的,一脸的不可思议。

  瞬时觉得失去了什么东西的小甜目光呆泄了几秒,踮起脚尖,又迅速的凑了上去。疯狂的吸吮,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苏羽,你是爱我吗,都说爱的越深接吻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出来,那让我切身感受你到底有多爱吧。

  一旁的雪儿心好像在刀割,流泪像流血一样刻骨,她终于忍不住了,把鼻子一捂跑了出去,一直跑到一个拐角处的角落里,这里没有行人,她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眼里透出着苦痛,捂住脸啜泣。

  酒吧里的两人不顾一旁的群众,沉沦在彼此的爱河中。二楼扶手处,千叶樱静静的看着那两个人,果真是天作之合,不,准确的说,还是因为她像以前的那个女孩儿。

  日本北海道机场一一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到达了北海道机场,雨婷的伯父叶如风早已经带着人等着了。

  “轰轰轰一”飞机缓缓的停了下来,飞机上的乘客都下了飞机,雨婷拿了行李走在最后面,捂着肚子,表情很难受的样子,慢慢的下了飞机。

  叶如风赶紧上前,对着婷婷伸出手臂。“伯父。”婷婷忍住不舒服,跑过去抱住了叶如风。

  “好啊,婷婷是长大了,快比伯父都高了,上次抱你的时候,你可还是个八岁的孩子呐,哈哈。”叶如风很高心,已经十几年没有回国了,对家人可以说是倍加思念。

  “恩,伯父,你啊,老啦。”婷婷平时只是在视频聊天的时候才见到过叶如风,她也还记得,小时候可是自己天天都缠着伯父给自己买吃的呢。

  “哈哈,好啊,婷婷一转眼也是成了大姑娘了,累了吧,走,回家。”

  “恩。”拉住行李上了车里。很快的,就到达了叶如风的住处,叶如风十几年前在日本遭到追杀,被日向家族人所救,后来报恩索性长居东瀛,住处也是在日向家。

  婷婷跟着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很富态的女人,“哟,婷婷终于来了,伯母都等你很长时间了。”叶美辰上前拥住雨婷。

  “哎,等一会儿再聊,走吧,先跟我去见一下这里的家主。”

  “家主?”

  “恩,跟我来。”叶如风带着叶雨婷走到了主厅里。

  “泓泽兄。”接着又转身对着雨婷:“婷婷啊,这位就是家主,伯父的恩人。”

  “叔叔好。”

  “你就是雨婷?果真是生的雨中红莲,亭亭玉立啊。”日向泓泽摸着自己的胡子,细细的端详着,说着一嘴硬巴巴的汉语。

  “没有,婷婷只不过是相貌较好而已。”第一次听到说的那么不自然的汉语,雨婷差一点没忍住笑出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