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看着窗外,眼神黯淡无光,她和夏小甜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夏小甜的是清纯可爱,而暮雪的则是时尚高雅。

  “雪儿,你这几天怎么都不怎么说话啊。”夏小甜吐着舌头跑到暮雪跟前,伸出粉粉的舌尖舔了一下暮雪的脸颊。

  暮雪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你干嘛,不恶心啊。”

  “哈哈,我开心嘛。”夏小甜俏皮的转了一圈。今天可是她的生日呢。

  “切,有什么可开心的!”暮雪没有在意刚刚的话,很严肃的语气对着小甜说着。

  夏小甜愣了一下:“今天我生日啊,你不会忘了吧,以前可都是你提醒我的啊。”夏小甜眼睛有一点红,心里面有一点不舒服。

  ad酷7匠网2k永*久q◎免nc费@、看ZF小L说m

  暮雪猛地想到,对啊,她怎么就忘了呢,这几天因为上次的事情她的确是很少和小甜说话了,这可是自己闺蜜啊,怎么就感觉生疏了。

  暮雪勉强的挤出来一张笑脸:“没,怎么会呢,我们什么关系。放心吧,记着呢。”

  小甜看到了暮雪的那牵强的笑容,心里很酸,她怎么了?可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吧。“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晚上我表哥来,我们一起去啊。”

  “就是你那个高富帅的表哥?”暮雪想着以前暮雪向她说的所有关于她表哥的信息。

  “是啊,你还记得啊,我表哥人可好了,又高又帅又有钱,还有风度唉。”夏小甜冲着扎巴着眼睛。

  “随便吧,反正也没什么用,看你挺喜欢他,不然你就干脆嫁给他吧。”暮雪说。

  “嗯,胡说什么呢,我们是近亲!再说了我可是一直都想让你做我嫂子呢。”抓住暮雪的小手,露出乞求的目光。

  “怎么可能,我们又不认识,我可不喜欢公子哥。”暮雪冷冷的翘了一下嘴角,夏小甜,你什么意思?

  “你见了他人,说不定就看上人家了,”小甜的嗓音如同黄莺出谷,宛转悠扬,特别清凉动听。

  然而对于暮雪来说就是很烦人的噪音。“夏小甜,有意思吗?”一般发火的情绪像狂潮一般涌上暮雪的心头,使小甜感到浑身冰凉。

  暮雪一下子站了起来,推了她一下,冲着小甜怒说到,随即心里又马上后悔了起来,天啊,她这是对谁吼啊,自己的姐妹啊。看着愣在那里的小甜,扭头走了出去。

  小甜背着手、低着头,神情充满了抑郁,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暮雪走到了操场上,坐到单杠上,想着刚才自己的言行,觉得羞愧难当,不知道该怎么和小甜解释,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后悔、惭愧交织在心头,很不是滋味。

  -----苏羽中午的时候在练冲拳,额头湿了一大片,也觉得自己的拳速还是那个样子,索性躺到地上。

  千叶樱看他那个样子,叹了一口气。“拳速是日积月累慢慢练出来的,急于求成可没什么用,你的实战太少,提升太慢了。”

  “实战?要打架吗?”苏羽躺在地上仰着头看着,又急忙站了起来,因为躺着的时候,千叶樱的黑丝双腿一览无遗,深秋穿成那样子,不冷吗?

  “不打那还叫实战吗?算了,打我。”千叶樱站起来,对着他勾了勾食指,一副挑衅的样子。

  看到这情景,苏羽乐得在地上翻了个跟头,自己终于可以轻松一会儿了,而且还是对着大美女,就更不觉得累了。

  “啊---等等。”千叶樱停到苏羽的叫喊,拳头及时的停到他脑袋前,苏羽能够很有感觉的感受到拳风。

  “怎么?”千叶樱收回了那一拳头。

  “没,没什么,刚刚没准备,现在好了,可以开始了。”苏羽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像刷了层浆糊般地紧绷着,看起来很严肃。

  “看起来还挺有样子的,小心了。”话落,仍然是一寸铁拳迅速的打了出去,苏羽只感觉像一阵风,看不清出拳的样子就已经打到自己了。

  “啊.”苏羽叫了一声,按着脸,“好疼啊,我不服,再来。”轻轻地揉了揉,又扎好了架势。

  接连的几分钟里,苏羽叫了N次:啊疼、不服、再来。一直处于被打的状态。

  千叶樱停了下来,又叹了一口气,这让自己怎么办呢?自己太快了?可自己也手下留情了啊,怎么半天他连一拳都没机会打出来呢?

  千叶樱又放慢了速度,这次苏羽能够跟上节奏了,看清了千叶樱的那一拳,伸出手准备抓住她的拳头,突然就在快要抓住的时候,拳头伸开变成了掌,自己和千叶樱对了一掌,瞬间就后悔了,那一掌有多大劲力啊,只觉得手掌一阵猛烈的撞击变得麻木,腿往后退了几步,松开手,手还是麻木的,掌心微微泛红。

  这当然是千叶樱故意的,她站在那里微微的笑了笑。

  苏羽看着自己颤抖的手,对着千叶樱:“你,你那还是女人的手吗,分明是熊掌!”

  熊掌?千叶樱一听就生气了,眉角含笑,连那樱桃小口都隐隐约约的翘起,笑的很是不怀好意。“小子,你说谁呢?”握着自己的拳头,表情紧紧地绷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