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还是迟疑了半秒钟,首领还是看到了,冷冷的说道:“你是组织中的强者,这个任务确保能够完成,所以才找到了你,你要记住杀手不但要六亲不认,而且必须冷酷无情,更要绝情,决不能有一点儿女私情,也不能有天伦之情,”

  “这是我第一次教你的时候给你说过的。这次任务结束后,你就离开吧。”接着消失在黑暗,只剩下千叶樱一人傻傻的站在那里。

  四年了,数次的任务,数次的生命她都不眨眼,不手软的完成,但是这一次...她不知道如何抉择。

  松泉刚满十五岁,健壮笔挺的身材,肌肉也是鼓鼓的。头发又黑又硬,一根根向上竖着。两道浓眉下衬着一双大眼睛,说话声很有气势。

  很有家主的风范,技艺也是超群,是一个罕见的天才。千叶樱回到了小时候和松泉的住处。“姐姐?”松泉很惊讶的看着她。

  “怎么,不欢迎啊。”

  “没有,只是很久没有见过姐姐了,挺想念的。”松泉伸出手拥抱了千叶樱。

  “是啊,好久了,快一年了吧,你看你,又长高了,都快超过我了。”她抱住他的头,“一年了,让姐姐看看你的武功有多大的进步。”

  千叶松泉松开千叶樱,后退了几步,速度很迅速,干脆利落,格斗术中不拖泥带水,招招致命,突然地,松泉拔出佩刀,“喝啊~”手持佩刀眨眼间刺出。

  f;更^新%B最快~上酷匠网

  给千叶樱的感觉是连铁也可斩开。只是说一声拔刀,对方不但不能看穿,就连刀的闪光也看不到,真正的做到了长刀耍帅格击,短刀暗中刺杀。

  千叶樱咽了一口唾液,怪不得组织要杀了他,太强大了,年龄还小就已经是那么厉害...可想而知,长大后的松泉会有多么恐怖的武力。

  可是,千叶樱以为只是一拔击,随即更加的惊讶,松泉俯视着前方,拔出速度,起初稳静缓慢,至中段时变快,及刀尖快脱离鲤口时,如疾风闪光般的快速,刀刃拔出脱离鞘口瞬间横一文字的一刀,这,这是居合斩,居合之生命。

  只见那么快速的瞬间,松泉收势吐纳一口气,跑到千叶樱身边:“姐姐,刚才怎么样,我练了好久呢,师父为了这个没少打我呢。”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居合流...千叶樱过了一会儿,对千叶松泉说道:“要不切磋一下。”

  “那,姐,我来了。”|松泉弓下步子,右手摸向刀柄,放空自己的内心,攻击的对象就是千叶樱。

  这是松泉每天都训练的,随着刀技的日益精深,自己也变得冷静。面对姐姐,松泉有一种冲动,想要尽快超越姐姐。曾经见过姐姐练习,所以他知道姐姐的厉害。

  千叶樱压低身体的重心,虽然入门的早,但是在天才面前还是不能大意的。

  跃起,斩割向松泉的胸膛,松泉急忙的后退一步,突返!刀锋向千叶樱袭来。好快,自己十五岁的时候,与现在的松泉差的还远。

  千叶樱用脚踢开了刀锋处,捕捉住了刀的轨迹:“快又如何,眼神都已经显露出你的意图。”松泉一愣,千叶樱使出了招式,燕飞千叶所谓燕飞千叶,就是一种偷袭,趁着对手没有防备,长刀出鞘,“呲呲”刀锋与刀锋交错发出了摩擦声,松泉紧急下用出了居合斩,挡住了那一刀,但是却...千叶樱陡转刀锋,刀剑轻轻地落到了松泉的面前。“你已经很不错了。”

  松泉也是不情愿:“什么呀,怎么着还是比不上姐姐。”

  千叶樱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刀法,无论是任何一个流派,都不应该一昧的追求速度,也不能只靠一招,就像你只用局合斩一样。”

  “恩,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像姐说的那样提升自己。”松泉也是不气馁,点点头。

  千叶樱摸着他的头,真的是长大了呢,自己要抬起手才能摸到,看着眼前的松泉,只是你还有以后吗,心里不禁闪过一抹悲伤。

  这天晚上,松泉给千叶樱安排了房间,但是却没有去那个房间睡,她慢慢的走进松泉的屋子,那个两个人一起玩耍,一起睡觉的屋子。她想,再最后陪自己亲爱的弟弟两天。

  “姐姐?”松泉站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书,“恩,没事,你接着看吧。”千叶樱也没有说什么,静静地看着他。“哦。”说完又是低着头看着。

  过了很长时间,松泉看的累了,抬头看到姐姐还没回去,就说:“姐,你还不回去休息吗?”千叶樱只是淡淡的微笑,说:“一块睡吧。”

  “这...”尽管说松泉很是想念姐姐,怀念以前在一起睡觉玩耍的日子,可是现在...“没事的,不要想那么多,以前不都是天天黏着我吗?”娓娓动听的声音传入耳朵,依然是微笑。

  “这...哪有天天黏你啊。”松泉不好意思扭过头。

  千叶樱站起身来,身材很窈窕,慢慢的走到松泉面前,伸手抱住松泉躺在床上。

  “姐姐,我...”松泉面红耳赤,看着漂亮的姐姐,姐姐今天一身素白色长衣,额头前面的刘海整齐严谨,后面插着一根竹青色的簪子,嘴唇微微泛红,眼神里妩媚迷人,让处于青春期的松泉心里砰砰直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