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早点休息,明天跟我去武馆,你以后叫我姐,听着亲切。”

  “是,我也一直想有一个姐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亲姐姐了。”

  我听后既没有什么感到精神振奋,也没有什么良知不安。

  我只知道自己走上这条路就走下去吧。这是一条不归路,就算选择是个错,一步错那就步步错吧,只是把兄弟也拉了进来,不知是不是一个错。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又如何?曾不若挥刀斩剑的打打杀杀,笔锋不为所动,刀锋却可以惊天动地。

  年少不狂空负天赐乌发,年少不恶空有热血身躯!善,我一无所有;那就用恶让我重获所有。我要的就是报复。

  傍晚,昏暗的路灯,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

  苏羽踟蹰走在宽敞的马路上,抬头,举步进入一家纹身店,刚巧有一个人趴在长一张凳子上,嘴里咬住一条白毛巾。

  嗡嗡——电转刺耳的声音传进耳朵,紧接着他身体猛然一震的颤抖,额头上瞬间已经大汗淋漓了,紧紧地咬着毛巾,仿佛疼痛刺激着全身每一根的神经,眉头一直到停下来他才渐渐舒展下来。

  身上的道道的血迹被擦拭干净,又给他涂上药水。

  是的,我想打个纹身,大姐的打手是谁都有纹身的,就连姐姐的脖颈也是有一朵刺玫,那朵黑玫瑰的茎延伸到胸那个地方。

  我坐着休息了大概五分钟,然后对着镜子我笑了一下,里面的那张脸已经不是上学那时候的我。

  最后我还是走了,并没有多了一个骷髅白虎之类张牙舞爪甚是凶悍的东西,也许是感觉它会改变了我曾经的脸,或许是怕有一天我连自己都不认得了吧。也许,也许在身上留下符号才会一目了然的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又浑浑噩噩的回到酒吧,今天不知为何提前关门了,自己坐下来喝的似醉非醉,摇摇晃晃的回到我的房间,苏羽关住了房门之后,身上一下子轻松了许多,醉意让他很疲倦,苏羽看了看,脱下上衣,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

  浴室里温热的让他更晕了,披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卧室的床上面紧紧的盖着一床被子,记得是叠着的啊,竟然鼓鼓的。苏羽愣了一下,怎么被子里好像有人?

  ~u酷匠%、网正ru版¤*首。发WQ

  他慢慢的把手伸了过去,慢慢的翻开了被子。这一下着实让苏羽吓了一大跳。

  女人,女孩儿...赤身裸体,我去。

  苏羽愣在了那里。“怎么回事?”

  床上一头黑发遮住了脸,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可爱的女孩儿,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盖住了双峰。苏羽喝蒙了头,迷迷糊糊的就躺在床上,拨开了头发,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晶莹剔透,出尘如仙,红扑扑的动人小脸,修长的玉颈,恍若仙子下凡,水遮雾绕地,粉红色嘴唇,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就像,就像婷婷。伸出手抱住了玉体。

  “婷婷?”

  不由自主的吐出了这个名字。紧接着一个激灵,急忙起身。

  不,不,她不是。

  盯着她的脸,那一个激灵让苏羽彻底清醒了,“夏小甜!”她怎么会在这里。犹如身体电击一般的清醒了。

  急忙穿上自己的衣服,内心的伤痕被揭开的苏羽赶快的把被子盖了上去,转身急忙到了浴室内,用凉水狠狠的冲了把脸,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嘴角又露出一个似哭一样的笑容……慢慢的走了出去。

  看着床上的可人,苏羽不清楚为什么她会在这里,理不清头绪。看着看着他站起身坐到床前,俯下身子伸出手慢慢的摸向她的脸。

  好像,真的好像。心里的伤口透露出来,没有抑制自己的思念。想到了以前,不知不觉的留下了一滴后悔的泪。

  自己没有错,但却会后悔,强烈的悔意使他不得不拿开手不去想。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怎能回头。自己趴在床头的小桌上,骑士一般的守着睡美人。

  清晨的太阳羞答答的偷窥着世界的美丽,第一缕温暖的阳光直射进来打在玻璃上,穿过玻璃射在床头,瞬间柔和了起来。只见夏小甜睡得很舒服,翻了个身子咂咂嘴,像是在做美梦,片刻床上的女孩微微动了动睫毛,接着又没有了动静。不一会儿,终于勉强地挣扎睁开了眼,柔和的阳光,让她下意识地又闭上眼,然后尝试着再慢慢睁开,一双秋水般的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玉指揉了揉朦胧的美眸,看了看四周。

  一个陌生的环境,紧接着就看到自己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接着便听见啊的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望着床前睡着的男子。

  “你……”一声惊呼。小甜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面前的苏羽,苏羽被这突然袭来的尖叫吓到了,以至于第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愣在那里。

  床上的她刚清醒显然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只知道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这一下,本来不解的小脸一下子满脸的通红和委屈。小甜开始闪起珍珠眼泪,心脏‘卟通卟通’地急剧跳动着。

  苏羽看出来她在瑟瑟发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