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甜不知道苏羽在想着什么,时不时的看一眼苏羽,最初的时候,还有些忐忑,可是很快,她就慢慢平复了心情。

  平时感觉苏羽和黑道人呆在一起,觉得挺坏的,可是这一刻,看着苏羽那真诚的眼神,她却有一种感觉。

  仿佛在他伪装的里面,隐藏着一个脆弱的心。说到底,他和自已一样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自己在尽情的享受校园的生活的时候,他已经看多了社会的阴暗,或许是他受过伤吧,那个叫雨婷的女孩儿可能就是他最疼的地方。

  “没,没事的,我才没有那么小气呢。”说完缕了一缕刘海。

  “你手可以放下来了吧?”慕雪在一旁不耐烦的说,苏羽听了赶快的放开了手:“没事就好,以后这种地方不要经常来,酒吧不算什么好地方。”

  苏羽转身就上了楼,夏小甜目送着苏羽,盯着他一直到了拐角,刚刚的手掌大而又温暖。慕雪对甜甜开玩笑:“我还以为他看你漂亮要表白非礼呢。”小甜很开心的样子:“是呢,还好没干什么,也吓了我一跳呢。”随即脸上露出一抹失落感。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小甜有一种很想深入了解他的冲动真是个迷一样的男人。

  在酒吧的二楼,千叶樱站在那里看着刚刚发生的一览无遗,忘了一眼那个女孩儿,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果然啊,一个受伤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和给予别人爱的。”

  苏羽心里像是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你喜欢她,对吗?”千叶樱在苏羽即将进屋的时候问了一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那一刻有点想念她。”眼神里闪出一点落寞。

  这一点微小的变化也是瞒不过千叶樱的眼睛:“喜欢就去得到啊,不用管对与错,现在你还是黑道的边缘,陷得不深,还有时间去谈情说爱。”我并没有说什么,转身进了屋子。

  千叶樱饮了一口酒,鲜红的唇灌下血红的酒,很是妖精。闭上眼睛思考了一小会儿,对旁边的打手说:“你就看着办吧,记得事后给那女孩儿点补偿。”打手冷冰冰的,半天吐出一个字:“是。”

  “练拳先修性,修行要主静,切不可心生暴戾之气,否则只会技艺只会处于原地,永远不会升华......什么意思啊,练个拳搞的跟修道似的。”苏羽躺在床上默念,把书扔到一边,望着天花板,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学到实实在在的武功呢?

  酷《!匠网?》永“{久免√{费S☆看i小^Q说Y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起床去厕所,千叶姐起来喝水,我发现千叶姐的那身睡裙,竟然是半透丷明的,衣领很低,露丷出里面的黑色xiong衣,很是性丷感。

  真的是有时候实在忍不住,就偷偷看两眼,每次都有一种罪恶感,心跳加速,忍不住去乱想。“看够了吗!”千叶姐对我吼,我急急忙忙的进了屋里。

  天亮的时候,我跟着千叶樱出去了,听说是去讨债,她身穿一袭黑衣,长腿和翘臀却没有了早上的妖娆,有着一种寒气逼人的气质,想这大概就是从打打杀杀的刀光剑影里拼杀出来的气质。

  我也是才知道原来黑社会不仅仅是靠收保护费和开赌场酒吧生存,放高利贷也是主要的一份收入。千叶姐一共带了七八个人,本来是不至于自己亲自去讨,好像是让我见识更广一点。我在想,不都是说黑社会打斗都是晚上吗,白天就不怕警察?

  跟着去了一个赌徒家讨债。他家里除了像废墟一样的邋遢那就是酒精扑鼻的气味了,不仅以赌为生而且还嗜酒如命,可以说全然是个废人。我们是踹门而入的,看来他并没有从酒精的麻痹中清醒过来。

  他被师傅的一个打手狠狠的踹了一脚后,才渐渐清醒过来,看到大姐直就像耗子见猫,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乞求再宽限几天。千叶姐不肯,来之前不知道手下已经向他讨过几次债了,如果语言无法解决问题那就用“工具”来解决。

  一阵棍棒相加又一阵的拳打脚踢,他被打得嗷嗷直叫死去活来,千叶姐像上次一样,让我动手,我知道不能像上一次一样心软了,我于心不忍,但是怎么容我抉择。扭过去头重重地打了他一拳,我这一拳不偏不倚打在他的眼睛上!

  玻璃镜片碎了,那刻,我的那颗心也碎了,千叶姐盯着我并没有罢休的意思,我继续踹着他的身子,一声声痛苦的哀嚎竟然让我心里生出一种兴奋感。。

  “好了,我们走吧。”随着一声令下,他们离开了屋子,最后,我浑浑噩噩的站着那里,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行尸走肉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在走的时候我看到那个人已经倒在血泊里喘气……

  回去后千叶姐却并没有表露出过多的神情,似乎这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她把我叫了过去,她问我:”苏羽,你眼中的道当真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低着头像一个被训斥的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