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是叫苏羽吧,你多大了?”小甜撑着下巴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我没有抬头“二十”“你比我小唉,叫姐姐。”

  她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我并不想理会她,“那你是不是学生啊。”

  她伸出手指点了我一下,暮雪在一旁:“切,跟个木头一样。”心里不知为何很是烦躁,“不是!”

  自顾自的饮酒,“为什么?辍学了吗?”我停下了,想起了为何结束了校园生涯我就心很疼,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沉默着不说话,我一直在忍,忍着她们一直勾起我回忆的痛。

  片刻,“恩,那个,雨婷是谁啊?”她不知道自己触碰了苏羽心中的禁区,苏羽猛地一抬头,表情很是凶狠,看到眼前这个丝毫不知的女孩子,她还在微笑,,,和婷婷是一样的笑容。

  我急忙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走,小甜赶快起来扶住站不稳的我,我看了她一眼,和她真的就是一样,让我起了想抱住她的冲动。

  我趁着最后一丝清醒用力一下子推开了她,我眼里感觉有点湿润了,她像雨婷一样柔弱,弱不禁风的倒了。

  暮雪看到了急忙上前扶起她,“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好心扶你你干嘛推人啊。”

  小甜也是蒙了,看着眼前,无辜的她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有搭理她“以后少来这种地方,这里不适合你们”。

  说完我扭头就走,小甜在后面叫着我的名字,我如同那一晚狠心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回去后我跑进卫生间,忍不了情绪了,不顾一切的哭了出来,很疼,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感受。

  最新章节上酷y匠/{网…

  蒙蒙的夜,东方的上空有几道微微彩霞,一片寂静中,暗藏着生机,好静好静,一切还在梦中。

  山里陆续有人家的灯开始亮了,美好的一天又将开始!

  我浑浑噩噩的睁开眼,才发现躺在床上,身上还披着一条被子,我头有一点疼,回忆着昨晚是怎么睡着的。记得是在卫生间...怎么醒来就到了床上?听到了有脚步声,门被打开了。

  千叶姐端着一碗东西走了过来:“你醒了。”站到我旁边:“老娘给你做的醒酒汤,喝了吧,昨天怎么喝了那么多酒?”

  老娘?...真霸道,我尝了喝了一口,还真不错:“昨晚想喝就喝了,喝的是有点多。”

  “有点多?没忘了今天的事儿吧。”

  “当然没有,你起得这么早。”我一口喝光。“哎,心烦,不知道今天结果会如何,你再睡会儿吧,想我一个大姐大,照顾你这么个小毛孩。”

  端着走出去,我看着她离开,真的感到了温暖,可能就是因为我从小缺少母爱,才会很容易的被比我大的女人的善意感动。

  真的有这样一个姐姐也不错。

  “对了,昨晚的那个女孩儿。你认识,看你们好像很熟的样子,她好像都哭了。”千叶善意的回头问问。

  我微微一笑:“不是很熟,认识而已。”

  听到我这么说了,千叶也就出去了。千叶出去后,毛孩子,骗谁呢,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女孩儿让你想她了,这样下去铁定受影响,我得想个法子啊。

  吃过早饭我就跟着千叶姐出去了,来了好几辆车,千叶姐带着我坐进了最前面的车里,我回头看看后面的车子为什么旁边站满了打手,却停在原地:“后面的车子为什么原地不动啊。”

  千叶姐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把我给笑蒙了,“原地待命啊,这一次可能会死人。”“死人?”我内心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是因为昨天那封信吗?”“对,熟悉的建筑,熟悉的人,哈哈。”

  车子开得飞快,很快的疾驰在一片苏羽从没有来过的街道,对千叶来说,六年前,这一切的一切像是昨天发生事情。

  “整整六年了,六年了,这里变得我都有点不认识了。”“樱姐,这里变化大吗?”前面开车的回头说了一句。“大,太大了,东子?已经没有十八号街了吗?”千叶樱望着外面问。

  “樱姐,你不知道,十八号街几年前就夷平了。”只听东子说到。“千叶姐不是管着安陵市吗,怎么这里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呢。”千叶姐叹了口气:“整个安陵市都是我的,唯有这片地方我不想要。”

  我听出了她语气的伤感,也就不说话了。“樱姐,要不要去那里看看。”东子接着说。我清楚地看到,千叶姐在听到那里的时候身体颤抖了,轻轻地说:“那就看看吧。”车子转了一个方向,向一个偏僻小道驶去。

  过了不久,到了一片待开发区,乱石碎渣,千叶姐缓缓地下了车子,我看着千叶姐的样子,好像她有什么心事,千叶樱慢慢的走了出去,嘴里不经意的出现了一个名字。

  “高逸,一切可曾还熟悉?”高逸?我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他是千叶姐的什么人?千叶樱回忆着那天的可怕,在原地站立了许久,又慢慢的坐回车里“走吧。”感觉到她说话的语气有一点不对,不过苏羽也不好意思多问。

  零度酒店门前,从车子陆续下来三个人,酒店门口的把守看到有人来,赶紧过来欢迎。“诸位里边请。”长相较好的一个打着招呼“请问是千叶小姐吗?”

  “是。”千叶姐轻轻吐出一个字。

  “那请随我来。”苏羽听到后看了看四周,服务人员很多,但是很多都是站在一个地方不动,只有一小部分在迎接,我扭头贴着耳朵对千叶姐说:“千叶姐,有蹊跷。”千叶听到后一愣,也没有多思考,眼睛扫视了四周,笑了,她自然知道有埋伏,但她没想过苏羽还是挺警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